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國際娛樂 > 正文

安宰賢首度回應婚變:沒對不起具惠善 婚後患抑鬱

具惠善、安宰賢

安宰賢

據台灣報道,韓國女演員具惠善18日深夜在社交網站沉痛曝光婚變,指責老公安宰賢因倦怠期變心,21日更加碼指控男方醉酒狀態時,竟與多名女性有聯繫,令她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對此,安宰賢搞失蹤4天以來,終於在21日晚間7點半左右打破沉默,“我很愛具惠善、尊重她,所以結婚了。”他表示,兩人早在7月30日協議離婚,這三年雖然很幸福,但同時承受著艱辛。

安宰賢21日發文,他認為婚姻是兩人間的私事,因此不打算對外公開,但20日遭指控酒醉狀態與多名女性聯繫,令他忍無可忍,決定出面解釋一切。他坦言,結婚三年來,雖然過得很幸福,但同時承受著艱辛,“結婚後的一年四個月內,我接受了精神科的治療,並服用抗憂鬱的藥物,結婚以來,我盡全力做好丈夫的義務,從沒做過任何丟臉的事。”

安宰賢透露,當他看見具惠善發文表示“想要守護家庭”,他與女方進行了長時間的通話,但兩人達成的協議卻被扭曲,令他對於婚姻正式失去信心,“看著她持續說著被扭曲的故事,我再也沒有自信與她繼續維持婚姻生活。”

聲明尾段,他向經紀公司、節目組等遭受牽連的人道歉,“抱歉到很想死,我沒臉見你們,現在真的只有對不起的心。”文內,他同時向老婆(具惠善)表達歉意,但字句堅決表示“我無法理解你,全都是因為我的不足才造成的事,對不起。” 

安宰賢聲明全文:

因為我個人的事引起非議,非常抱歉。我很愛具惠善,很尊敬她結了婚。我真心希望我們兩個人都是公眾人物,能夠安靜地結束這一切。所以即使是突發性的公開,我也想保持沉默和接受。但是過程前後都取消了,只公開了片面的部分,歪曲了事實,給周圍的人帶來了損失,再加上受到了昨晚酒醉中與很多女性聯繫的懷疑和陷害,再也無法保持沉默,所以寫了這篇文章。

雖然因為各自的喜好而開始的過去三年的婚姻生活也很幸福,但對我來說,這段時間在精神上是很累的。我們嘗試著改善我們的關係,但要拉近兩者之間的距離並不容易。最終沒能找到合意點的我們在協議下決定分居,為了讓五隻動物和她的生活更舒適,我離開了家。之後經過持續的對話,終於在7月30日和具惠善的離婚達成了協議。

我支付了具惠善算定的離婚協議金。具惠善出示的明細單中包括了對家務的日薪,結婚當時她捐贈的捐款等。我決定完全遵從這些意見。但這絕不是因為我有婚姻破裂的歸責理由,而是我想從經濟上為愛過的妻子做一點貢獻。但幾天後,具惠善以第一次協商的金額不足為由,要求一起生活的公寓所有權。

之後我也向所屬公司告知了離婚的事實,8月8日有代表會議,有著對離婚的挽留和時機進行勸解的時間。

但我對離婚的看法並沒有改變,8月9日晚上,她在分居中我一個人居住的公寓里對門衛大叔謊稱丟了鑰匙,然後拿了一把備用鑰匙進來。並且一邊對我說“不是無端侵入,而是老婆。”然後翻著我的手機開始錄音,對於當時正在睡覺的我,這種行為太突然,太可怕了。在看我的手機簡訊的時候,代表問了與兩個人見面後說法不一樣的部分(我說沒有要求過房子,沒有這個權利,也沒有要求的理由)是對此的回復的信息,我沒有罵過具惠善。那天晚上,我覺得再維持婚姻生活對雙方都是一種傷害,我再次堅定了離婚的念頭。

過了幾天,她告訴我她想要離婚“選任了律師,送來了協議書和言論發布文,並計劃於28日向法院提出申請,讓我選律師。”

在追加要求的情況下,我必須申請到貸款,房子也要賣掉,我只能把所有的事情告訴公司。這並不是為了公司介入我們個人的事情,而是作為簽約的所屬演員,為了共享今後發生的情況。

我結婚後一年零四個月來一直接受精神科治療,並服用抑鬱症藥物。作為結婚生活的丈夫,我盡了最大的努力,從沒有做過羞恥的事情,我想保護我的家庭。”她在經過長時間的對話之後,歪曲了彼此達成的協議,給他人造成了傷害,並且一直只講述自己歪曲的事實。看到這樣的她,我只覺得自己沒有繼續維持婚姻生活的信心。

因為我們個人的事情而受到損失的公司,節目播放當天受到損失的《我家的熊孩子》的相關人士,以及我的電視劇拍攝現場的相關人士們,我對你們表示我深深的歉意,我沒有臉面,只懷有想要道歉的想法。還有我對在進行這件事的妻子感到對不起。但是的確是很難理解的事情。都是因為我的不足,沒能整理好我的個人事務而發生的事情,我真心地向大家道歉,對不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新浪娛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