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真的嗎?中國要發生「史無前例」的企業違約

8月20日,據中共官媒《新華網》報道,證監會原主席肖鋼在由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舉辦的《資管行業未來市場格局與業務模式研究》報告發布會上表示,目前風險可分為資源錯配的風險、期限錯配的風險、剛性兌付的風險,以及由此產生的系統性風險的隱患。

中國證監會原主席肖鋼在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會議上表示,把握好處置風險力度避免企業出現大規模違約。中國企業債出現大量違約,外資銀行稱達到“史無前例”水平。

8月20日,據中共官媒《新華網》報道,證監會原主席肖鋼在由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舉辦的《資管行業未來市場格局與業務模式研究》報告發布會上表示,目前風險可分為資源錯配的風險、期限錯配的風險、剛性兌付的風險,以及由此產生的系統性風險的隱患。

肖鋼認為,過去幾年銀行信貸資源的配置給國有企業比較多,而民營企業融資、中小企業融資大多是從信託貸款、委託貸款等渠道來的。切斷了這類資金來源以後,使得中小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的融資難問題凸顯出來。在去年以來到今年上半年,整個的信用環境趨緊,特別是2018年的下半年,社會融資總額驟然下降,直接對基建投資、經濟增長造成了負面的影響,進而又對整個金融市場帶來了衝擊和波動。

肖鋼建議從三方面防止風險爆發:

第一,要實現金融供給的平穩接替,確保各項業務和產品不發生驟然式、斷崖式下降;第二,要確保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第三,避免地方政府、中小銀行和企業出現大規模的、大面積的違約事件。

天風證券孫彬彬團隊8月14日發布的研究報告顯示,2019年,信用債市場違約依然頻發,民企信用風險持續暴露。2018年違約率有明顯上升,而從2019年的情況來看,截止至7月末,違約率也已達到了較高水平。違約主體絕大多數是民營企業,在全部違約主體中的佔比高達91.41%。主體行業分布較分散,相對集中於綜合、化工、建築裝飾及商業貿易行業。

過往數據表明,2018年,無論是以美元還是人民幣計價的中國企業債均出現大量違約。專家認為,對於債務水平已經很高的中國來說,這不是一個好兆頭。

據新加坡DBS銀行2月份報告顯示,以人民幣計價的債務違約增至“史無前例”的1196億元人民幣,是2017年的四倍還多。

日本野村銀行估算的金額甚至更高,它認為2018年,中國在岸債券——或者說以人民幣計價的債券的違約量已達1596億元,比2017年違約量的4倍還多。

中國企業發行的以美元計價的債務也出現相同趨勢。野村表示,2018年,此類債務的違約量達到70億美元,而一年前幾乎沒有。

DBS分析師在報告中表示,企業債券違約潮,這是經濟放緩加劇衝擊金融市場的新跡象。

DBS銀行特別提到房地產業,表示“令人擔憂的是,很大一部分借貸是以短期債券的形式出現的”,並補充稱,房地產市場放緩加劇了房地產開發商面臨的融資壓力。

8月16日,中國國家發改委回應為何限制房地產企業到海外融資,並表示其風險過高。目前房企海外發債已超萬億,其中絕大部分是美元債,人民幣貶值匯兌損失加大,恐有資金鏈斷裂風險。

據澎湃新聞報道,一位房地產機構的分析師說,“借新債還舊債,一直以來都是房企慣用的融資方式,今年也不例外,但高槓桿房企融資成本本身就比較高,融資相對較難。”

事實上,匯兌損失在去年已經發生。例如,當代置業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匯兌凈虧損為2.05億元人民幣。

Wind數據顯示,2019年房企海外債到期規模為237.57億美元。2020年和2021年,房企海外債到期規模將分別達297.86億美元、316.38億美元,房企償債規模正在逐年走高。

隨著官方對境外發債新規的實施,以及人民幣匯率“破7”,房企的借新還舊面臨更高的成本,更大的不確定性,再融資壓力空前加大;不排除會出現更多的美元債務違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