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小粉紅」發出死亡威脅 香港抗議大潮下的極端民族主義

香港民主活動人士羅冠聰在抵達美國一個星期內就收到」小粉紅」們大量的人身攻擊,包括死亡威脅。在香港這波因反對《逃犯條例》觸發的抗議大潮中,具有極端民族主義傾向的中國大陸「小粉紅」們再度出征,掀起新一輪網路暴力的高潮,任何與他們政治立場不同的人都可能成為目標。

香港民主活動人士羅冠聰在抵達美國一個星期內就收到”小粉紅”們大量的人身攻擊,包括死亡威脅

"你這個漢奸走狗反動派賣國賊!信不信我殺了你。"

"耶魯的校友可以動手了。"

"學校等你,你躲不掉的。開始美國式槍殺案。"

這些只是羅冠聰(Nathan Law)在一個星期內收到的無數人身威脅中的一小部分。

26歲的羅冠聰是香港知名的民主活動人士。在中共官方眼中,他是香港“暴力示威策劃者”、“‘港獨’頭目之一”。

上星期,羅冠聰抵達美國,準備在耶魯大學攻讀碩士課程。很快,他的社交平台就被各種人身攻擊、包括死亡威脅攻陷。

“我不知道這些信息從何而來,但這讓我深感不安,”羅冠聰星期二(8月20日)在推特上說。

羅冠聰通知了校方和當地警察部門。他們也對他的安全表示擔憂,並在關注事態進展。

在羅冠聰看來,這些向他發出威脅信息的人是在“濫用言論自由和互聯網自由,用他們自己的國家所沒有的自由,來散播恐怖虛假信息。文明國家不應該容忍這種行為。”

在香港這波因反對《逃犯條例》觸發的抗議大潮中,具有極端民族主義傾向的中國大陸“小粉紅”們再度出征,掀起新一輪網路暴力的高潮,任何與他們政治立場不同的人都可能成為目標。

過去幾天來,悉尼華人記者許秀中(Vicky Xiuzhong Xu)成了“小粉紅”圍攻的對象。上周六(8月17日),她為《悉尼先驅晨報》報道了當地一場親北京的集會。

在許秀中的鏡頭中,那些衣著時髦、情緒高昂的年輕示威者揮舞著五星紅旗,舉著“向香港暴亂SAY NO(說不)”的標語,高喊:“我們愛中國”、“你們不喜歡香港,滾XX蛋”。

那次直播後,威脅、辱罵、人肉搜索隨之而來。

“你被白人輪姦了”、“你父母養你還不如養塊叉燒”,回憶起網上這些針對她的污言穢語,許秀中說,這些網路暴力令她作嘔。

但是她說,她不怪這些學生,甚至同情他們,因為她自己也曾是他們中的一員。在中國大陸出生、長大,讀完大學後留學澳洲的許秀中說,直到2016年,她還在墨爾本大學的課堂上背誦中共國家媒體在人權問題上的論調,在一次課堂演講中為朝鮮政權辯護。當老師說她被“洗腦”後,她向校方舉報了這名老師。

“老實說,我可以看到2016年版的自己出現在星期六的那場集會上,拿著大喇叭大聲辱罵那些支持民主的香港人,”星期二,在為《悉尼先驅晨報》撰寫的一篇評論文章中,許秀中這樣寫道。

她說,和這些學生一樣,他們都是中共教育體制的“受害者”,從上學的第一天就被教導要熱愛祖國,忠於共產黨。

許秀中說,來到澳洲後,政治學課堂上的學習挑戰了她的固有觀念,另一個轉變的契機來自做學生記者期間和中國異見人士、難民們一次次面對面的訪談。

在其中一次訪談中,一位前政治犯向她講述了監獄裡的強迫勞動,給她看了自己皸裂的雙手。那一刻,許秀中說,她真正理解了極權政府的殘暴。

“我需要聽到他的聲音,看到他的痛楚,才能去感受壓迫的重量,找到我身上的同理心和人性,”她寫道。

“小粉紅”圍剿的目標還在擴大。一天前,推特用戶Duke of Qin在網上了公布60位經常在英文媒體上報道中共的女記者的照片,其中大部分為華裔。

“哇,這麼多貪財的女漢奸,”一位地址標明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推特用戶回應道。

現在看來,至少部分“小粉紅”的行為是受國家主導,有官方撐腰的,比如羅冠聰赴美留學的消息就被中共國家電視台的官方微博賬號大肆炒作,一舉登上微博熱搜。一位在加拿大的留學生對美國之音說,上周末在多倫多舉行的親北京示威活動是由中共大使館通過華人學生團體組織的。每位參與抗議的人可以得到100加元,還能去中餐館吃一頓。星期二(8月20日),中共官媒新華社盛讚這些參與抗議的學生“愛國愛港”,體現了“中國大陸青年該有的樣子”。

許秀中認為,與其對這些“小粉紅”的行為感到震驚和害怕,民主人權的支持者應該試著去理解他們、教育他們、與他們展開對話。西方大學的教授、同學、民眾有責任向這些國際學生傳授民主價值、言論自由和文明,再由他們自己去對中共的事做出判斷。

“我從一個愛國主義學生到新聞記者的個人經歷證明這是可以做到的,”她說。

“小粉紅”們的網上暴力沒有動搖羅冠聰支持香港民主抗爭的信念。

“不管面對怎樣的威脅,追求正義和人權應該繼續下去,”他在推特上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