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要史無前例企業違約 降價成趨勢天津新樓降價1/3 像打仗中企「每天都在賠錢」

中美貿易大戰仍無和解跡象,對中國經濟的衝擊正全面浮現。中國證監會原主席肖鋼在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會議上表示,中國企業債出現大量違約,外資銀行稱達到“史無前例”水平。美國企業法律顧問說,現在大量中企“每天都在賠錢”。天津和廣州等一線城市的樓盤正降價換量求生存,大陸智庫認為這已成為趨勢。負債354億,中國又一房企巨頭倒下,26年企業陷困境。中華民國財政部關務署統計,大陸企業為了維持出口,正將“中國製造”洗白為“台灣製造”。政府正在嚴查中。

真的嗎?中國要發生“史無前例”的企業違約

中共證監會原主席肖鋼在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會議上表示,把握好處置風險力度避免企業出現大規模違約。中國企業債出現大量違約,外資銀行稱達到“史無前例”水平。

8月20日,中共中央級喉舌《新華網》說,證監會原主席肖鋼在由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舉辦的《資管行業未來市場格局與業務模式研究》報告發布會上表示,目前風險可分為資源錯配的風險、期限錯配的風險、剛性兌付的風險,以及由此產生的系統性風險的隱患。

肖鋼認為,過去幾年銀行信貸資源的配置給國有企業比較多,而民營企業融資、中小企業融資大多是從信託貸款、委託貸款等渠道來的。切斷了這類資金來源以後,使得中小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的融資難問題凸顯出來。

在去年以來到今年上半年,整個的信用環境趨緊,特別是2018年的下半年,社會融資總額驟然下降,直接對基建投資、經濟增長造成了負面的影響,進而又對整個金融市場帶來了衝擊和波動。

肖鋼建議從三方面防止風險爆發:

第一,要實現金融供給的平穩接替,確保各項業務和產品不發生驟然式、斷崖式下降;第二,要確保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第三,避免地方政府、中小銀行和企業出現大規模的、大面積的違約事件。

天風證券孫彬彬團隊8月14日發布的研究報告顯示,2019年,信用債市場違約依然頻發,民企信用風險持續暴露。2018年違約率有明顯上升,而從2019年的情況來看,截止至7月末,違約率也已達到了較高水平。

違約主體絕大多數是民營企業,在全部違約主體中的佔比高達91.41%。主體行業分布較分散,相對集中於綜合、化工、建築裝飾及商業貿易行業。

8月16日,中共國家發改委回應為何限制房地產企業到海外融資,並表示其風險過高。目前房企海外發債已超萬億,其中絕大部分是美元債,人民幣貶值匯兌損失加大,恐有資金鏈斷裂風險。

據上海黨媒澎湃新聞報道,一位房地產機構的分析師說,“借新債還舊債,一直以來都是房企慣用的融資方式,今年也不例外,但高槓桿房企融資成本本身就比較高,融資相對較難。”

Wind數據顯示,2019年房企海外債到期規模為237.57億美元。2020年和2021年,房企海外債到期規模將分別達297.86億美元、316.38億美元,房企償債規模正在逐年走高。

撤出中國的美企:像在打仗,中企“每天都在賠錢”

路透社周三(8月21日)報道引用Capstone國際分部總裁拉里·索文的話說,雖然在2018年7月,美方開徵首批對中國大陸500億關稅之後,他的企業主打商品都沒有出現在清單上,但他的直覺是,美中關係正在惡化。

圖說:一名工人在運輸鋼材

這位70歲的企業總裁說,他在2018年聽說美國準備對中國商品徵稅時,就知道事情不簡單,於是他準備把原定從中國製造的新產品,觸摸屏“智能傢具”的製造鏈移至泰國。

他表示,搬離中國的過程並不容易,整個過程簡直像在籌備一場戰爭,這是他“30年來所做過的最艱難的業務”。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索文就從日本採購照明產品,後來他的業務轉移到台灣,然後轉至中國大陸。索文於2012年擔任Capstone國際香港分部CEO,與從香港收集的中國製造商網路打交道。

“你有包裝,組裝,審核,人工,管理費用,零部件,物流,運輸需要轉移”,索文首先在曼谷找到了一家傢具廠和合適的裝配工,在2019年2月,他成功的訂購了一批智能傢具組件。

在這期間,美中雙方首腦在阿根廷G20峰會上達成了停火協議,美中兩國開始長達數月的談判。但索文並沒有因此終止搬出中國的計劃。

“我不認為會演變成貿易戰,但現狀已經難以改變”,索文當時說服了自己,不過,他在說服中國合作企業的時候遇到了難度,在2019年早些時候,他在深圳,東莞和廣州的供應商認為美中兩國會在談判後達成協議,不情願將部件和原材料送到國外進行裝配。

經過幾個月的往來,一家中企終於同意在泰國供應索文的商業產品。索文的商品中將有35%的組件在泰國生產,因此該產品被認為是泰國產品,免徵美國關稅,這表示索文的遷移完成了。

路透社引用索文的貿易律師莎莉·彭的話說,她清楚中國正在發生什麼,當工人被解僱時,中國工廠的樓層是如何倒空的。很少有業主擁有重新尋找新的出口市場的專業知識或資源,因此大多數人束手無策,抱希望於美中兩國能達成貿易協議。她說,這些企業“每天都在賠錢”。

“他們(中企)相信最終企業會全部回來”,70歲的CEO索文說,但他本人顯然不這樣認為。

天津新樓盤降價1/3;房企以價換量求生存

天津市團泊一個樓盤在8月份直接將樓價下降了1/3,導致業主維權。不僅僅是天津,大陸一線城市廣州某樓盤也將價格下降了20%。大陸自媒體智庫智谷趨勢認為,部分房企為了活下去,以價換量求現金。

智谷趨勢的消息顯示,廣州番禺的祈福繽紛匯樓盤從2018年高峰期的4.8萬(人民幣,下同),一路降至4萬出頭,最近幾天,又從4.2萬直降到3.6萬,一次性付款3.4萬,降幅20%。

而天津團泊的富力新城其中一個樓盤雍景豪庭,在今年8月份,129平米的房源總價直接降到88萬一套,合6800一平米,很多在萬元高價買入的業主的資產瞬間縮水三分之一,引發業主維權要退房。

而在富力新城降價之後,團泊另一個樓盤直接降到了5000多元/平米。

智谷趨勢對此表示,廣州番禺的祈福繽紛匯、天津的富力新城大幅降價都不是偶然的,不出意外,今年下半年,還會有為數不少的樓盤跳樓大甩賣,以價換量,用降價來換取活下去。

智谷趨勢對此解釋道,今年下半年,中共對房地產信貸持續收緊,房企賴以生存的信託、信貸和債券融資渠道也越來越窄,高度依賴現金流的房地產企業正在極致承壓。在這種情況下,房企的資金鏈一旦出現危機,陷入滯銷的遠郊大盤會最先被拿來降價,富力新城的大降價就是在這種背景下發生的。這是城市和房企無序擴張造成的必然惡果。

智谷趨勢認為,今年下半年,在嚴峻的信貸形勢下,“我們會看到越來越多的郊區大盤加入降價求生存的大軍。”

負債354億 中國又一巨頭倒下 26年企業陷困境

作為安徽第一大房企、房地產百強企業的國購集團,前幾日有消息傳出,公司負債纍纍、多地項目停擺,一時引起網友熱議。其實從去年開始,國購就接連被傳出次負債違約的消息,而且國購在安徽的其它項目停工爛尾的現象,可以說是接二連三。

截至去年6月份,國購投資實現總營收33.29億,同比減少26.04%;凈利潤僅1.72億,同比減少41.75%;資產總計471.12億元,同比增長9.94%。但在公司負債方面,國購投資負債合計達到354.79億。

據國購集團官網介紹,公司成立於1993年。

台灣查獲多起中國商品“洗產地”案件

受美國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征的巨額關稅影響,中華民國財政部關務署統計,今年5月到8月初,官員們查獲了15起疑似中國商品轉運台灣後“洗產地”出口美國的案件。相比於4月統計的五起案件,近三個月來陡增10起。

去年8月到今年8月初,台灣海關累計查獲了15起產地標示不實或報單產地申報不實的案件,涉案商品包括電腦、手錶、自行車等。

這些涉嫌把“中國製造”洗產地成為“台灣製造”的案件,已被移交給經濟部等相關主管機關作進一步調查。

今年5月,美國把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關稅提升到25%,並對華為發布了“出口禁令”。跡象表明,美中貿易戰升溫後,涉嫌“洗產地”的案件數量明顯增加。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