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人民幣貶值不利經濟 中國專家說了大實話

8月22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大跌,收創近11年半新低,人民幣貶值成為對經濟的雙刃劍。專家表示,人民幣貶值對國家經濟增長有好處是過時觀念。

8月22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大跌。(圖片來源:Adobe stock)

8月22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大跌,收創近11年半新低,人民幣貶值成為對經濟的雙刃劍。專家表示,人民幣貶值對國家經濟增長有好處是過時觀念。

8月22日,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收跌近250基點至7.0875,創近11年半新低;當天人民幣中間價報7.049,亦較前日跌57基點再創逾11年新低。

據《路透社》報道,交易員們表示,中美近期均釋出打長期貿易戰的意圖,短期內料難有妥協空間。“很多購匯,午後有止損,加劇了人民幣貶值,”一中資行交易員稱,“後面需要看客盤和監管層的態度。”

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22日表示,8月中旬中美雙方通話後約定兩周內再次通話,雙方經貿團隊一直保持著溝通。他同時表示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正在履行內部程序,將於近期發布。

另一中資銀行交易員指出,月中有油盤等購匯需求,時點因素也有些影響,至於能跌到什麼位置,大行的態度很重要。

有消息傳國有銀行拋美元護盤,指中國國有銀行在現貨市場以7.07元人民幣兌1美元的價格出售美元,以防止本地銀行遭受更大損失。

本月早些時候,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自2008年來首次跌破1美元兌人民幣7元的關鍵水平,隨後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進一步加劇了兩國貿易戰的和解難度。

中國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在央行網站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在美國指責中國操縱人民幣匯率後,中國既不會讓人民幣貶值,也不會改變其管理人民幣匯率的方式。

8月21日,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警告各國政府,不要試圖通過貨幣寬鬆或市場干預來壓低本幣匯率。

瑞穗銀行最新研究報告認為,中美貿易戰的下一個關鍵點將是9月初舉行的貿易談判,如果談崩可能會再次引發貿易戰升級擔憂,這將會影響市場情緒至年底。

美國的關稅已經加劇了中國經濟放緩的困境。宏觀經濟研究公司凱投宏觀美國分析師亨特(Andrew Hunter)告訴美國之音:“對剩餘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25%的關稅,將給國內物價帶來比過去幾輪更大的上行壓力。”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日前在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上表示,“過去一直有個觀念,即貨幣貶值對一個國家經濟增長有好處,是為了得利,這是很過時的觀念。”

黃益平進一步解釋,一般認為人民幣貶值對匯率有好處是考慮貿易渠道,比較疲軟的貨幣有助於擴大出口競爭力,所以對增長是有利。但現在越來越多的國家資本項目變得越來越開放,資本更多流動以後,除了貿易渠道外還有金融渠道。在金融渠道,如果貨幣貶值會導致更強的貶值預期,推動更多的資本外流,其實不利於經濟增長。“2015年下半年貨幣貶值時,凈資本流入明顯減少,原因在於大家持有人民幣的意願會下降,這對經濟增長是不利的。有很多實證研究發現,今天中國金融渠道的作用已經遠遠超過了貿易渠道的作用。”

對於未來應怎麼辦,黃益平建議,一是要對最壞的情形做預案,但盡量避免主動去打大規模的金融戰。二是加快走向有管理的清潔浮動,由此可以增加政策的透明度。更重要的是要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包括明年IMF要重新對SDR做評估。最後,歸根到底還是通過改革開放,這方面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8月12日發表的調查分析顯示,中國資本凈流出在今年第二季度大幅增加,從第一季度的210億美元增至850億美元。

“考慮到美國額外關稅的風險和中國被列為匯率操縱國,人民幣很可能面臨更大的貶值壓力,從而可能出現資本外流,”法國外貿銀行首席亞太經濟學家加西亞(Alicia Garcia Herrero)在郵件中表示。

在大規模資本外流的風險下,預計中國執行更嚴格的資本管制措施。這包括加大對跨境收購交易的審核和國內信用卡海外支出的監控,並增加企業和個人將資金轉移至海外的難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中國記者文龍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