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花千萬買條魚 廉價的中國富豪正成為世界笑話

1200萬一條魚10億一幅畫

十年前,一位煤老闆心血來潮,在國外一個拍賣會上花重金拍得一幅名家油畫,當私下有朋友問他為什麼喜歡這幅畫時,他回答:“油大”。

如今,中國富豪在藝術品拍賣上已經脫離最初“畫得像不像”、“尺寸大不大”這樣的初級審美階段,但聽起來並不理智的“天價拍賣”依然不斷上演。

2019年年初,日本東京一個拍賣會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一位來自中國台灣的女子吸引,她叫鍾瑩瑩,江湖人稱“錦鯉女王”。只見她把食指輕輕伸出又收起,拍賣價格以100萬的單位上漲,面對日本養魚園株式會社社長成田隆輝的圍追堵截,最終,她以2億300萬日元(約為1230萬人民幣)的價格,贏得了這場拍賣,而這個天價所購得之物,是一條白底紅斑的錦鯉。

這位鍾瑩瑩其實不過是經紀人而已,真正的有錢人,很少願意在拍賣會這樣的地方拋頭露面。據她說,她是受一位大陸買家的委託,來買這條“超級錦鯉”,這位大陸買家非常沉迷日本的錦鯉,這次是買給他做退休禮物。當有人問鍾瑩瑩委託她的大陸買家是不是馬雲,鍾瑩瑩並未正面回答。

中國富豪對日本錦鯉的喜愛,是有特殊含義的,錦鯉代表著好運,純正血統的日本錦鯉,往往價值不菲,但能夠拍到1200多萬一尾的,還是創下了記錄。

除了對好運錦鯉的喜愛,中國富豪們在全世界拍賣會上創下的驚人記錄還有許多。

2015年,號稱“只買最貴的”大陸富豪劉益謙,以10.84億人民幣的價格拍下了莫迪利安尼的油畫《側卧的裸女》。

在此之前,劉益謙多次以天價拍賣震驚了世界。比如3.48億人民幣拍下了“大明永樂年御制刺繡紅夜摩唐卡”;2.8億港幣拍下了明成化鬥彩雞缸杯;3.08億人民幣拍下了王羲之的《平安帖》……

這位初中肄業,以倒賣股票發家的富豪,在買遍了全球的拍賣會之後,開了兩家自己的拍賣行和一家美術館,成為了知名的藝術收藏家。

這種通過天價購得藝術品的行為,多年來被圈內人士稱為“廉價的奢侈”。

因為這些藝術品原本的市場價值,要遠遠低於成交價,而通過激烈的拍賣爭奪,將價格哄抬到幾倍甚至十倍以上,已經脫離了藝術本身,成為了某種炫富的手段和更為隱秘的商業模式中的一環。

在這些經典的藝術品面前,文化程度和底蘊修養本就不高的中國富豪們,唯一能與這些作品產生交集的,就是他們快要溢出來的錢包。

只要有中國人的拍賣場就會有10倍的成交價

拍賣圈有句話:“只要有中國人的拍賣場,就會有10倍的成交價”。當第一批中國富豪走進西方的拍賣會時,他們帶著緊張、激動的心情,往往因為沒見過這樣的場面,而失去理智地瘋狂加價。

後來,見了些世面的中國富豪們,還會通過購買藝術品來彰顯他們品味的提升,用這樣高調的手段來顯示他們正處於事業巔峰。

比如在萬達的王健林還喜歡在國外大筆投資的時候,就花了1.27億人民幣購買了莫奈的作品《睡蓮池與玫瑰》,1.72億人民幣買下了畢加索的作品《兩個小孩》。王建林當時還表示,將繼續關注像畢加索這樣大師的作品,再接再厲。

可是,在王健林海外投資“受挫”之後,就很少見他在公開場合高調亮相了,更不要說製造這樣的天價拍賣新聞。看來,敢不敢公開去拍賣會買藝術品,也是看一個富豪是不是在巔峰時期的標準之一。

王健林1.72億買下的畢加索作品《兩個小孩》

此外,在面對一些特殊的拍賣品上,中國富豪還展現出一種“愛國情懷”。

2009年,中國商人蔡銘超以1400萬歐元的價格在佳士得拍賣會拍得圓明園獸首兩枚,就在大家都報以祝賀的掌聲時,蔡銘超心裡卻打定了注意:不給錢。

他堅決不給錢的原因是,圓明園獸首是英法聯軍從中國搶奪過去的,理應無償還給中國。

這件事在當時引起了巨大的爭論,進而演變成為一起外交事件。儘管圓明園官方和中國的有關部門都表示這是蔡銘超的個人行為,“無權評論”、“不發表言論”,但在中國民間,蔡銘超還是被大多數人當成了英雄一樣的人物。

經過這次事件之後,中國買家的信譽在國際上受到影響,許多拍賣行不得不收取更高的保證金,才願意讓中國買家參與。

如果說這件拍了不給錢的事件,還夾雜著民族自尊心和愛國主義,不是單純的信譽問題的話,那麼接下來發生的許多棄拍事件,則純粹是在給中國人的信譽抹黑。

2010年,這樣的事情又發生了。一家名不見經傳的英國拍賣行,將一對鄉村兄妹送過來的瓷器進行拍賣,拍賣現場幾乎全是清一色的中國人,因為這件瓷器,正是中國乾隆時期的粉彩鏤空瓶。

當這件瓷器一出來,立即引起了中國收藏界的轟動,著名收藏家馬未都說:“這樣的瓶子連北京故宮博物院都沒有”。

最終,這件藏品被一位來自北京的買家以5.5億人民幣的價格拍下,就當大家都在慶祝一項新紀錄誕生後不久,卻傳來這位買家後悔不想付錢的消息。

原來,在拍完這個瓶子後,這位買家回到北京,聽到一些人跟他說這個瓶子不值這麼多錢,於是心生反悔。這件事一拖就是兩年,英國拍賣行還是沒有收到錢,最後由另一位中國的收藏家出手,以3億港幣的價格將這個瓶子收入囊中。

2016年,又來了,一位神秘的中國富豪在巴黎一個拍賣會上,用1.6億人民幣的價格,拍得一枚刻著“乾隆御筆之寶”的玉璽。不過這位買家在三天之後就失聯了,中國買家的信譽再一次被影響。

這一次,就不僅僅是“廉價的奢侈”了,而是廉價的中國富豪。

廉價的中國富豪正成為世界的笑話

這樣廉價的中國富豪屢屢出現,成為了世界的笑話。

當中國的富豪們走向世界的拍賣會現場,經歷的是從一個社會規則跳向另一個社會規則。

現代拍賣是西方傳入的銷售方式,分為英式拍賣和荷蘭式拍賣。

英式拍賣是我們常見的,公開加價,價高者得。而荷蘭式拍賣,則是從高價往低價喊,誰先出價就歸誰。中國富豪們不喜歡荷蘭式拍賣,因為他們總覺得再等等說不定價格還會降下去,導致錯失了許多機會,而英式拍賣更符合中國富豪們的心理。

前面說的那個5.5億天價乾隆粉彩鏤空瓶的拍賣,一開始採用的就是荷蘭式拍賣,拍賣師從80萬英鎊一直往下喊,喊到20萬英鎊都無人舉手。

無奈之下,拍賣方只好改成英式拍賣,20萬英鎊底價起,結果一下子就激起了中國買家們的鬥志,一路你爭我奪,最終價格漲到了5.5億人民幣。

“拍賣師激動地敲壞了他的鎚子”,當時的報道這樣來形容這個激動人心的記錄誕生。

其實,中國人更習慣的方式,是“暗標”,兩個人在寬闊的袖筒里來回伸手,旁人看不到具體的價格,只有買賣雙方的較量。直到今天,中央電視台競拍廣告時段,還會用到類似“暗標”這種手法。

除了“暗標”,中國的買賣交易還有更多的“人情”在裡面。中國富豪一開始參加拍賣會的時候,喜歡親自上陣,遇上老相識特別想要的藏品還會“禮讓”,而外國富豪們多聘請經紀人,收錢辦事,從沒有人情之說。

當中國人站在西方的明碼競價的拍賣會上,暴露出的低級炫富、不顧信譽,是對另一種社會規則的不適應。

這個世界是現實的,所有人都喜歡暴發戶的錢,但沒有人會喜歡暴發戶這個人,尤其是當這個暴發戶不守規則的時候,即使你給人家送錢,人家都會看不起你。看不起你一人還不打緊,更重要的是,世人最喜歡以偏概全,因為少數不講信譽、不守規則的中國富豪,進而覺得中國人都不講信譽、不守規則,正是一件又一件這樣的少數事件,造成了今天我們面對的一些尷尬境地。

別再讓富豪們廉價的表演,成為世界的笑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新浪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