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地方債發行量大增 基建投資卻下滑

中共地方債增發,基建投資卻仍在下滑

過去10年支撐中國經濟增長的基礎建設投資如今跌至歷史低點,今年以來,中共為應對經濟放緩和貿易戰帶來的壓力,大幅增加了地方債的發行量,但基建投資卻出現下滑。分析認為,中共高額負債與投資收益不成比例,對基建投資形成約束。

經濟下行 中共加大地方債發行

經濟下行壓力加大與貿易戰緊張局勢不見緩和的背景下,中共當局加大了地方債的發行量。今年中國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30800億元人民幣,其中專項債務21500億元,較2018年規模增加8000億元,專門用於基礎設施項目。同時,中央政府聲稱將加大對鐵路、公路和水利項目的投資。

中共財政部數據顯示,截至7月底,新增地方政府債券25529億元,佔全年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83%。其中,一般債券8667億元,佔93%;專項債券16862億元,佔78%。

在大幅擴張今年專項地方債發行規模後,中共在今年6月明確專項債可以用作重大項目資本金,意在刺激基建投資。但是基建投資卻出現下滑。

中國基礎設施投資下滑

英國金融時報》8月23日報道,過去十年,基礎設施投資增長一直是中國經濟增長和就業的重要驅動力,如今它已跌至歷史低點。

自去年二季度,中國基建投資增速告別過去多年的兩位數增長,驟降至5%以下的個位增長、甚至下跌,成為拖累投資增速的重要因素,也是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放緩的原因之一。今年第二季度,中國經濟同比增長6.2%,為近30年來的最低增速。

澳大利亞澳新銀行(ANZ)中國經濟學家王蕊(Betty Wang)表示:「增長放緩可能成為未來中國基礎設施投資的新常態。」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表示,中國基礎設施支出的資金來源一般是地方政府發行的債券,這些債券大多由國有銀行買入,這推動中國政府債務與GDP之比去年達到了73%。

在中國許多省份,政府背負了巨額債務

美國智庫保爾森基金會(Paulson Institute)的宋厚澤表示,去年貴州政府債務總額與GDP之比為170%,為中國最高。

債務增長的同時,許多投資卻在虧損,投資收益遠低於借款成本。據宋厚澤估計,去年的虧損相當於貴州GDP的12%以上。

宋厚澤表示:「貴州的投資已遠遠超過了其需求。基礎設施的供需之間有很大差異。」

高額負債與投資收益不成比例,對新項目的投資造成約束,一些地區的基礎設施投資開始出現了萎縮。在中國遭受衝擊最嚴重的省份之一、中部省份湖南省,官員們表示,今年上半年,該省基礎設施支出同比下降了5%。相比之下,政府數據顯示,貴州6月份基礎設施投資仍同比增長12%——但較一年前17%的增幅有所下降。

專家怎麼看?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劉學智表示,「年初以來出台大量促進基建的對策,但目前來看效果不明顯。」

劉學智認為,由於基建投資基數已經很大,拉動基建投資的邊際效用減弱,基建補短板對基建投資增速的抬升幅度有限。

長江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伍戈稍早撰文稱,過去幾個月,中國的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已持續在50榮枯線以下,穩增長的政策力度或將逐步增大。

他指出,儘管未來專項債券擴容、基建資本金比率下調、新一輪債券置換等或值得期待,然而,基建投資受到債務等約束,其抬升依然會有些艱難。

太和智庫研究員張超表示,由於缺乏債務刺激,而且地方政府預期收入下滑,基建投資並未按照某些凱恩斯派學者預期的那樣持續發力。一方面,基建投放資金受限,在去槓桿的推動下,地方政府很難進一步舉債加槓桿來為基建融資;另一方面,「減稅降負」政策的出台使得地方政府收入進一步回落。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賀景田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