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魏紫丹:鮮為人知 掃除文盲的大躍進奇蹟

——對掃除文盲的大躍進奇蹟之諷刺

有的地區號稱平均一點五分鐘就辦一個工廠,花二元錢也可以辦一個工廠;可以把小學、中學合併在一起變成為大學;甚至有的地方農村將兩所小學辦成一所從幼稚園、小學、中學到大學的超級學校,包含有農業、工業、醫藥、獸醫等系的大學;廣西的桂平縣1958年辦了三四家大學、學院和科學研究所,理髮店成為美容學院,養豬場成了畜牧學院,這個當時只有六九點九萬人的縣,竟然號稱有四十七萬人上大學。

大躍進整個是一場大鬧劇。畝產衛星上天,你幾千斤、我幾萬斤、他十幾萬斤、更大膽的是幾十萬斤,反正是,“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但所用方法,卻如出一轍:儘是,把多少畝的禾苗,往一畝地上堆大堆;鋼鐵元帥升帳,乾脆就是把鐵鍋、鐵器砸爛,煉成一堆煤渣,上報:“日產鋼鐵千、百、萬噸”;形勢逼人,各行各業爭前恐後大躍進,田漢寫劇本要大躍進;據說陳毅元帥一天能寫十首詩,當場出口就是一首:“躍進,躍進,大躍進!”你說這是笑話;大躍進本來就是歷史的一個大笑話。時值大躍進50年紀念,這些大的方面,已多有人說,我來說說掃除文盲是怎樣大躍進的?

《甘肅日報》報導了一位原啞巴變成文化戰士的奇蹟,是採用順口溜的形式來報導的:

各位父老聽我言,有件事兒把它傳。

臨挑縣的店子川,東行五里宋家山,

有個啞巴羊世忠,他是掃盲英雄漢。

他虛心學來苦心練,一字一句記心間,

時間沒過兩月半,漢字噎過一千,

他會寫來又會用,文化戰線走在前。

舊社會把人變成鬼,今天啞巴開了言,

甜水吐出比蜜甜,你看稀罕不稀罕,

黨的恩情萬古傳。

1958年8月7日《人民日報》發表一首詩讚揚中國掃盲的奇蹟。詩名曰《嫦娥嘆》,這樣寫道:

天風吹過月宮旁,傳來人間讀書聲;

嫦娥聽了淚汪汪,只有我還是文盲。

1958年7月8日《人民日報》報導:山西對萬人脫離文盲,甘肅各個縣市不再有文盲,寧夏已普及中小學教育,一個月辦起大專院校十一所。還有報紙報導,如河南省遂平縣十個基層公社八月底就創辦了紅專綜合大學,半耕半讀綜合大學,水利工礦專科學校,業餘農業大學等五百七十多所,學員十萬餘余名,基本上做到了每個社員都進了大學。河南省登封縣兩天之內建立起三百四十四所紅專大學,入學幹部群眾十一點七萬餘人,佔全縣三十萬人口的三分之一以上。

有的地區號稱平均一點五分鐘就辦一個工廠,花二元錢也可以辦一個工廠;可以把小學、中學合併在一起變成為大學;甚至有的地方農村將兩所小學辦成一所從幼稚園、小學、中學到大學的超級學校,包含有農業、工業、醫藥、獸醫等系的大學;廣西的桂平縣1958年辦了三四家大學、學院和科學研究所,理髮店成為美容學院,養豬場成了畜牧學院,這個當時只有六九點九萬人的縣,竟然號稱有四十七萬人上大學。

報紙還公布截止七月底,全國已有六百三十九個縣市基本掃除了文盲,佔全國縣市總數的百分之二十八點一,其中基本掃除文盲的省份已有黑龍江、吉林、浙江和甘肅。其實這些省份到了九十年代還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是文盲。一九五八年八月十一日《人民日報》報導:山西老羊工寧華堂當了大學教授,而且計劃編寫一本《新養羊學》,並在山西農學院登台講課。(以上材料摘抄自當年報紙)

一位上大學的學員,坦白承認自己是文盲大學生。人們奇怪:“你是文盲,怎麼能當大學生呢?”“這沒有什麼奇怪的,我們紅專大學的校長都是文盲。”

列寧說:“文盲是站在政治之外的”。(《列寧選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590頁。)這可能說的是俄國的文盲。在中國這個突出政治的國度里,既然文盲充斥,他門當然也要論政。只是他們是以文盲的方式;你要咬文嚼字他就不行了。文人的毛病是“望文生義”,文盲的毛病是“聞聲生意”。比如你說“社會主義制度”,他就會根據“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理解成“社會主義制肚”,就是管著你的肚皮,叫你天天挨餓。他們還配以民謠:“社會主義好,天天吃不飽;社會主義優越性,吃不飽也不敢吭,吭吭就是反革命。”這倒是合乎實際,但卻不合乎“制度”、字面的原意。所以這才叫做“文盲論政”。你再來看看,文盲是怎樣論述“三面紅旗”的?

所謂“三面紅旗”,是指(1)建設社會主義總路線、(2)大躍進和(3)人民公社。他們把(1)說成:“建設社會主義‘腫’路線”,這條路線讓人民都患上了浮腫病。關於(2),那得從他們高度肯定毛主席編輯並寫了編者按的一本書《農村的社會主義高潮》說起。中學生給他們讀過,他們討論,說:“好極了,對極了!青壯勞力都大鍊鋼鐵去了,田地荒蕪,草都及膝蓋深了;真是‘社會主義高草’!毛主席也知道了。”(這裡倒真顯示出文盲的前瞻性:幾年後的文革中,就出現了個超級的革命口號,叫做“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至於(3)人民公社,說來就話長了。在三面紅旗下,餓死人最多的,要數河南省信陽地區了。一個地區就餓死了105多萬農民:當時因同情農民、被劃為右傾主義分子的地區專員張樹藩、生前為歷史留下了第一手珍貴資料:“從信陽事件中可以看出,我們的廣大人民群眾真是太好了。當時信陽地區餓死那麼多人,並非沒有糧食,所屬大小糧庫都是滿滿的,但群眾寧願餓死,也沒有搶過一個糧庫。”(《葉落蕭蕭江流滾滾》,頁466)張戎在《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中,有根有據地指出:“為了活命,有被逼得吃人肉的。《鄉村三十年》記載:安徽省鳳陽縣僅1960年春就‘出現了人吃人的殘酷事件63起’,其中一對夫婦‘將親生的八歲男孩小青勒死煮著吃了’。鳳陽縣或許還不是最壞的,在饑荒中餓死三分之一人口的甘肅省通渭縣,吃人相當普遍。。。。。。在所有這一切發生的同時,中國的倉庫裏囤滿了等待出口的糧食和其他食品,由軍隊或民兵把守。波蘭學生羅文斯基親眼看見‘水果成噸的爛掉’。可是上面有規定:‘餓死不開倉’。”(頁382)

黨中央宣傳人民公社、提出的口號是:“共產主義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橋樑。”家喻戶曉、全國皆知。文盲們把“橋樑”理解為“瞧糧”,說:“人民公社是瞧糧—瞧著糧食不能吃;到不了共產主義,就都早上了天堂。”事實的確如此,農民在上天堂前,可都是大眼瞪小眼,眼巴巴地在瞧著糧倉里大圈冒尖、小圈流啊!就是“瞧著糧食不能吃”。

文盲對毛之所以竟能下狠心、餓死這麼多人,做出的解釋是:“人老惜子,貓(毛)老吃子”----“人越老越愛惜兒子;毛主席老了,就要吃他的子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阿波羅網首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