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小玉米小番茄小胡蘿蔔…迷你蔬菜是怎麼來的?

你吃過迷你西紅柿嗎?

那下面這種迷你玉米你吃過嗎?

下面這份沙拉里的迷你蔬菜,你吃過幾樣?

平時不買菜不做飯的各位可以去超市逛逛,或者打開購物app看看,最貴的蔬菜,除了有機的、進口的以外,大概就是這些小不點蔬菜了。即使單價比它們正常體型的同類貴上幾倍,也不乏食客網紅追捧。

但許多人很可能不會購買它們。貴是一回事,一定還會有這樣的聲音:“這些小的蔬菜,都是用了葯的,吃了有毒”……

哼,才不是呢!

本是同根生,卻是迷你菜

有些迷你版的蔬菜,真的只是普通蔬菜中的小朋友而已。

迷你玉米就是玉米中的小朋友,國內一般叫它玉米筍,泰國人喜歡叫它蠟燭玉米。當普通玉米開始吐絲(就是玉米頭上長出玉米須),在這時趕緊採摘下來的小玉米棒子,就是玉米筍了——沒想到這麼簡單吧!而且,幾乎所有種類的玉米,都可以通過這種“強行早熟”的方式收穫鮮嫩的玉米筍,連玉米粒帶玉米芯都能吃。

萬物油炸皆好吃,玉米筍也是

還有一些沙拉里會用到的迷你菠菜、迷你芝麻菜等等,其實也是沒成熟的菠菜苗和芝麻菜苗,個頭小,口感也更嫩一點,不塞牙。這類菜苗在英語里被統稱為“micro greens”,看起來有點像我們經常吃的香椿苗。

但香椿苗並不是香椿芽的童年期。用來攤雞蛋的香椿芽是香椿樹的嫩葉,拌豆腐絲的香椿苗是香椿種子發的芽,跟豆芽有點類似。所以雖然香椿苗和作為迷你蔬菜的菜苗很像,但前者不是香椿芽的幼年期,它就是它自己,因此香椿芽不算是“尊貴的”迷你蔬菜。

菜苗沙拉

蔬菜中的變種蟻人

更多的迷你蔬菜,已經和普通尺寸的同類走上了不一樣的路,成為蔬菜界的蟻人。

小番茄都吃過吧?它和普通的番茄不是一個品種,在被採摘的時候,並不是普通番茄的童年時代,而是已經處在自己的成熟期了——普通番茄沒成熟的時候可是綠色的。

沒成熟的番茄和發芽的土豆一樣,含有龍葵鹼,好不好吃不知道,容易中毒是真的,沒成熟的番茄吃不得。

沒成熟的番茄

說個國內不太常見的:抱子甘藍,也叫小捲心菜,因為它確實長了一張縮小版捲心菜的模樣,很精緻的樣子。

生的抱子甘藍

烤抱子甘藍。我覺得爆炒應該也好吃

儘管在菜市場看起來只有尺寸上的區別,然而抱子甘藍和捲心菜在田間地頭的長相卻大相徑庭,一看就只是遠房親戚。

一個個球狀的葉芽就是抱子甘藍本藍

普通捲心菜直接在地面盛開

還有一位東北人民喜聞樂見的蘸醬菜主角:櫻桃蘿蔔,同樣是蘿蔔中的迷你品種,熟透了也只有丁點兒大,好下嘴,蘸了醬兩三口就能吃掉。

櫻桃蘿蔔

迷你西蘭花在國內還比較少見,就算出現了你也不一定能認出來。它是普通西蘭花和芥藍的雜交品種,頭像西蘭花,身子像芥藍。

有意思的是,西蘭花的英文是“broccoli”,迷你西蘭花則叫“broccolini”,不知道翻譯成中文會不會叫“西蘭花花”或者“西蘭花發”呢?

“西蘭花花”

削尖腦袋冒充迷你蔬菜

這裡要專門點名一下胡蘿蔔同學。根據品種不同,在成熟期收貨的胡蘿蔔有大有小,在一些情況下,為了得到小巧的胡蘿蔔,人們也會在成熟期之前進行採摘。

但不論怎麼說,上面這些大大小小的胡蘿蔔,都是真誠地以全貌示人。

胡蘿蔔形象大賞

但有一類胡蘿蔔是“削尖腦袋”擠進迷你蔬菜圈的,你很可能在便利店的冷藏櫃里看到過它們的身影,還可能思考過這是什麼整齊劃一的新物種。

其實這些光滑可愛、手指大小的小胡蘿蔔條,都是削出來的喲。

事情是這樣的。上世紀80年代,因為顧客對歪瓜裂棗的胡蘿蔔不感興趣,所以一名叫邁克·尤若賽克(Mike Yurosek)的農民每天都要損失很多胡蘿蔔。他試著把歪歪扭扭的胡蘿蔔們去皮、削成一樣大的小塊出售,結果銷量意外地好:1987年,也就是小胡蘿蔔條進入市場的第二年,人們購買的胡蘿蔔增加了30%;10年後,一個普通美國人吃的胡蘿蔔,是之前的117%,差不多每年6.35公斤;到了21世紀,小胡蘿蔔條已經稱霸了鮮切蔬菜界[1]。

烤一烤,能哄小朋友說這是小香腸

迷你蔬菜的營養並不見得比常見尺寸的同類好多少,有些提早採摘的蔬菜,營養甚至還不如普通蔬菜;而買一斤迷你蔬菜的價格,可以買到更多的普通蔬菜,營養差距也能多少補上。再說,迷你蔬菜之所以貴,是因為產量小,物以稀為貴。

回到最開始說的,迷你蔬菜有的是小朋友、有的是天生小不點,還有的是後天整形,真要說有毒,可能是個頭小,容易讓人不知不覺就吃過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果殼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