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律師:「我們每個人扮演什麼角色是需要慎重思量的」

——維權律師余文生失自由600天 單獨關押無音信 家屬憂遭酷刑

大陸維權律師余文生至今已經失去自由約1年8個月,據知被單獨關押,一直沒有得到辯護律師的會見。他的妻子許艷多方追尋丈夫信息無果,擔心餘文生是否遭到酷刑。有律師指出當局涉多項違法。

維權律師余文生夫婦。(網路圖片)

大陸維權律師余文生至今已經失去自由約1年8個月,據知被單獨關押,一直沒有得到辯護律師的會見。他的妻子許艷多方追尋丈夫信息無果,擔心餘文生是否遭到酷刑。有律師指出當局涉多項違法。

許艷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余文生被關押的600天里一直沒有得到律師會見。並且他的案子在5月9日秘密開庭,家屬沒得到任何消息。

許艷:“家屬都不知道就開庭了!而且現在這個案件都開完庭3個多月了,仍然不知道這個案件現在是什麼情況!開庭我不知道情況,現在案件又被秘密判決了,還是什麼情況,也還是不知道。”

余文生被關在江蘇省徐州市看守所。此前,8月8日,許艷曾聽到一位負責安保的北京國保說,余文生律師一直被單獨關押。

8月12日、13日,許艷和律師一直查不到余文生的信息。許艷在北京給法官多次打電話,但法官拒接。

許艷被迫去到徐州,在辦案法官劉明偉(音)12、13日兩天的對外接待日去找他,但仍然見不到法官本人。

許艷表示,余文生的案件從始至終存在很多違法之處,並且得不到法律監督,她很擔心。

許艷:“第一是一直擔心他的身體情況,有沒有遭到酷刑,而且最近聽到一個警察說,他一直被單獨關押,這個問題也是很讓我擔心的。任何一個人長期被單獨關押,這個人的身體情況會怎麼樣、這種酷刑的機率肯定會大很多!所以我也非常擔心。因為當時709律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是6個月,很多人介紹情況的時候都說,6個月的單獨關押其實比看守所還殘酷!因為那個時候是沒有人監督。未來會這麼對待他這個案子,我也非常擔心,因為很多地方都沒有得到法律的保護和保障。這種不公平、打壓迫害會到什麼情況,我作為他的妻子非常擔心!”

據許艷請的辯護律師常伯陽透露,家屬已經向江蘇省徐州市看守所申請了信息公開,應該4、5天內得到答覆,目前還未得到任何答覆。

常伯陽認為,單獨關押屬於違法。根據看守所條例,拘留所、看守所規定:不允許單獨羈押嫌疑人在一個監室。

常伯陽:“根據拘留所、看守所的規定,是不允許單獨關押。這個情況不太清楚,因為許艷申請了一個信息公開,現在看守所就這塊(這個問題)還沒有給他回復。不允許單獨羈押一個監室裡面!因為這樣單獨羈押容易出現危險。在一塊羈押,人多有值班,互相監督,有的自殺或者被侵害,人多了,他就有人看到嘛,單獨你就不知道,自己想不開,就會出現這種情況。再一個單獨關押,別人或者看守侵害他,也沒有人看到。”

程海律師則認為,單獨關押至少是不人道的。法律上沒有單獨關押的規定。

程海:“單獨關押相當于禁閉一樣的了。本人孤立在一個地方,容易精神上出問題,這個應該是不人道的。”

此外,程海律師指出,余文生的妻子已經為他聘請了兩個辯護人,而且沒有被余文生解聘,後面兩個官方聘請的辯護人強加給余文生是違法的。

程海:“法律規定,一個被告人可以有兩個辯護人。問題是他的妻子已經給他聘請了兩個辯護人:常伯陽、(謝陽)。現在余文生看來是不知情,這兩個人沒給解聘,就另外指定了一些官方的,這顯然是違法!因為沒解聘之前,這兩個人還是辯護人,這兩個人必須要余文生本人予以解聘,到現在為止沒有看到解聘,所以這兩個人到現在為止還是他的辯護人。後面兩個人是違法的,因為沒有解聘之前,他們是第三第四個辯護人。(法律)只允許有兩個辯護人,已經有了,是親屬給他委託的。那麼余文生可以解聘這兩個人,另外再請官方的人士,問題他現在沒解聘,沒解聘,這兩個人還是辯護人。所以後面官方律師,雖然余文生別人簽字了,也是違法的!因為余文生本人不知情。”

余文生曾代理眾多信仰案件,也是709案的辯護律師,他因提出《修改憲法的建議》在2018年1月19日失去自由。

余文生曾為天津法輪功學員周向陽和李珊珊夫婦做辯護。他當時在兩萬字辯護詞的開篇中說到:“每一位為法輪功(學員)做過辯護的律師都深深知道,他們是無辜的,本應該以他們的言行得到讚許尊敬的,可是唯一在我們的國度里,十七年來他們卻因為真善忍的信仰被定了罪名送上這樣的法庭,這是荒唐的。十年來一場場辯護,已不僅講清了他們的合法無罪,其實也同時反證講清了這場針對法輪功信仰的打壓是非法的,我們每個人要在其中扮演什麼角色是需要慎重思量的。”

本台將繼續跟蹤關注余文生律師的情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田溪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