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來自大山深處 銀獎得主:武術大賽能量場很強

在哥倫比亞東北部靠近Diomkeo市一座海拔三千米的高山上,居住著一個村落,他們稱自己是修道人,每天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與眾不同的是,他們從老到小,個個身懷武技。

2019年8月24日,來自哥倫比亞的11位選手,有9位入圍複賽。(戴兵/大紀元)

在哥倫比亞東北部靠近Diomkeo市一座海拔三千米的高山上,居住著一個村落,他們稱自己是修道人,每天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與眾不同的是,他們從老到小,個個身懷武技。

“所有人都是每天早上3點起床鍛練身體:跑步、打拳、演練器械、做體操,以及讀書、禱告……直至早上6點,風雨無阻。晚上7、8點太陽落山時就寢。就寢前打坐1個小時。”勞拉‧弗朗哥‧戈梅(Laura Franco Gomez)說。

18歲的勞拉‧弗朗哥‧戈梅於8月25日,在第六屆新唐人全世界華人武術大賽女子器械組的比賽中摘得銀牌。與她同來參加比賽的哥倫比亞村落一行人共11位,最小的年紀11歲,最長的69歲。除了勞拉摘得一枚銀牌,還有2人獲銅牌,3人獲優秀獎,1人榮獲特殊貢獻獎。

勞拉‧弗朗哥‧戈梅(Laura Franco Gomez)獲得第六屆新唐人武術大賽女子器械組銀獎。(張學慧/大紀元)

勞拉說,本次參賽讓她收穫很大。她說,“我從所有參賽者那裡學到東西,評委們身上帶著很強的能量,我感受到了。我喜歡他們,我非常尊重他們。”“整個比賽場地的能量場很強。”

獲獎後的勞拉非常開心,她透露自己會把這次比賽所得的獎金存起來,支付下屆來紐約參賽的機票費。

勞拉曾練過多種武術功法,而改練中國武術,則有8個年頭。他們在山上過的是古老寺院式的生活方式:種植有機蔬菜、草藥、養蜂,順應自然的生活規律。勞拉說,由於全村人都習武,她的父母也不例外。她在母親的肚子里時就已經接觸到功夫了。1歲時,她的父親就教她抻、踢等動作。從小她就愛上了武術,3歲時,正式穿上練功服。接下來,就是每天勤練不綴,迄今已有15個年頭。

8月25日,毛里齊奧‧平松(Mauricio Pinzon)獲第六屆新唐人武術大賽男子器械組銅獎。(戴兵/大紀元)

毛里齊奧‧平松(Mauricio Pinzon)是這個村落里的武術教練。他在男子器械組的比賽中以一套山西螳螂門七星連環劍,獲得銅獎。毛里齊奧說,“不管我們來自於哪個國家,都為了一個目標,就是為傳統武術而來。”“我們像一家人一樣,互相學習,找到提升自己的機會。”

他說,不管取得什麼名次,只要參與,就是好事。尤其是看到有這麼多的後輩武術人才,繼承傳統武術,內心很感動。因此他感謝舉辦這次大賽的主辦方新唐人電視台、以及比賽的評委們,也感謝為他們提供本次旅行機票食宿費的寺院長老。

8月25日,阿米拉利‧平松‧巴爾德拉馬(Armiláli Pinzón Valderrama)在第六屆新唐人武術大賽中獲少年器械組銅獎。(戴兵/大紀元)

11歲的阿米拉利‧平松‧巴爾德拉馬(Armiláli Pinzón Valderrama)獲得少年器械組的銅獎。他從4歲開始練武,每天都勤奮苦練3~4小時。阿米拉利說,“練武術讓我身體健康,讓我感受到力量。我追隨的就是這種生活方式。”“我的生活離不開武術。”

他舉例說,他如何從武術練習中受益。“有時我有咳嗽的癥狀,有時身體不適,於是我就多練功,全身出汗,結果很快就好了。”

69歲的薩瓦什‧福圖爾(Sahvash Fortoul)獲得第六屆新唐人武術大賽的特殊貢獻獎。(戴兵/大紀元)

69歲的薩瓦什‧福圖爾(Sahvash Fortoul)獲得特殊貢獻獎,他今年69歲,習練武術有25年之久。“我很感謝有參與這個比賽的機會,與年青人一起比賽,讓我感到自己變年輕了。”

他說,這次大賽有些選手水平很高。對他而已,重要的是“嘗試”,以及一起“保留傳統武術,保留神性”。

薩瓦什介紹,他們的中國武術師父是“心武門”國際武術總會創辦人楊龍飛。他們從中國武術中學習中國傳統文化、禮儀,以及古老的哲學觀和道德觀,受益匪淺。

“武術不只是一些動作組合,也是一種精神文化。一位習武者對功夫的熱愛,對武術內涵的理解,那顆心,那份謙卑,都能夠從武術動作中表現出來,那種精神融入到武術動作,成為其背景、功底。武功水平的高低,就顯現出來了。”楊龍飛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記者林南美國新澤西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