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不作不死 江系曝習近平機密 社會信用也擴至外企逼撤資 中共冒牌黃金穿幫資助美敵國

美中大戰逐漸升級:美國宣布,將對中國商品第四輪關稅提升至15%;中共則全面推出企業信用監控體系,被外界認為是對抗美國貿易戰的新武器。有業內人士向路透社透露,目前發現有價值至少5千萬美元的冒牌金條在全球黃金市場流通,是委內瑞拉、朝鮮這類被制裁國家洗錢的理想工具,而這些冒牌金條大部分來自中國。據《南華早報》,中共軍方因擔心經濟衰退資金沒有保障,放棄啟用正在研製中的新型戰機作為艦載機。阿波羅網時事評論員王篤然分析認為,南華早報作為江系媒體,為鬥倒習近平不惜泄密。

另外,據路透社報道,在世界兩大經濟體關係緊張之際,美國國防部一位官員星期二對路透社說,中共拒絕了美國海軍軍艦最近幾天訪問中國港口城市青島的請求。

美國將第四輪對中國商品關稅制裁提至15%

據共同社28日報道,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27日正式宣布,針對價值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的第四輪關稅制裁加徵稅率將從10%提升至15%,分兩批在9月和12月實施。這是把美國總統川普本月23日在推特上公布的內容付諸實施的行政手續之一。

貿易戰傷及中共航母?江系港媒曝艦載機無力開發被迫轉型

不斷升級的貿易戰對已放緩的中國經濟構成越來越大的威脅。

圖為:殲20隱形戰鬥機在廣東省珠海舉行的2018年中國航展上進行表演

據香港江系《南華早報》消息,有中共軍方內部消息人士透露,中共軍隊最高決策機構,因擔心中國經濟未來有衰敗風險,無法維持同時發展兩種五代戰機的經費,軍方決定放棄FC-31鶻鷹戰鬥機,直接用殲20作為中共航母艦載機。

消息說,殲20與FC-31仍使用俄羅斯發動機,專為殲20設計的“渦扇15”(WS15)發動機,至今仍未研發完成,FC-31甚至沒有對應的專屬發動機。

殲20是一款中共期望能對抗美F-22的隱形戰機。1997年正式立項,2011年1月11日首飛,2017年3月央視報道稱,其已正式進入空軍序列。

英國智庫皇家聯合研究所(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的空中作戰專家布朗克(Justin Bronk)曾對“商業內幕”網站說,即便殲20是中共最好的戰機,也不意味著它比得上歐洲的颱風戰鬥機,以及已服役幾十年的美國F-15戰機。

他說,對於殲20而言,與歐洲或美國的戰機爭奪制空權,代表一場會輸掉的戰役。就推力重量比、操作性和高海拔的性能而言,它不太可能趕上美國或歐洲的戰機。

中共在自製戰機的引擎方面曾遭遇挫敗,而引擎正是殲20能否擁有像F-35或F-22這樣的第五代戰機的真實性能的關鍵。

俄羅斯塔斯社援引俄羅斯軍事專家評論文章分析殲20的設計和技術,指該戰機是仿製俄羅斯和美國的先進戰機的設計理念和技術拼湊出來的“山寨貨”。

評論文章說,殲20擁有大量仿製或完全複製俄羅斯米格1.44試驗機和美國第五代戰鬥機F-22和F-35的技術,而其中一些技術還是“非法獲得的”。

評論說,如果說中共在軍事方面有什麼技術“進步”,那就是“以前只是完全山寨拷貝俄武器裝備,但現在已經能夠成功地把從多國拿來的技術拼湊到一起。”

阿波羅網時事評論員王篤然分析認為,南早是中共江系媒體,其報道中共擔心缺乏資金無法完成新型戰機製造的消息,有泄密之嫌。目前,內外交困的局勢將中共推到了前所未有的生死關頭,中共內部的分崩離析更加明顯,中共江系權貴已經顧及不到中共自身利益,直接將中共軍隊的軟肋向外界披露出來,這可以說中共目前的形勢真時“不作不死”。

南華早報去年獨家爆出殲20由俄國發動機替身上天表演。

【詳細報道見:慶親王打臉習近平自力更生 驚爆珠海航展尷尬一幕 殲20由俄替身上天表演

至少5千萬美元“冒牌黃金”流入市場,大部分出自中國

路透8月28日報道,消息人士透露,在過去3年中,有約價值至少5000萬美元非出自瑞士主要精鍊廠的黃金,被印上了瑞士精鍊廠的標記,成為毒梟、武裝組織和被制裁國家理想的洗錢工具。

這些“冒牌黃金”流入市場,在摩根大通的保險庫已經發現這類“冒牌黃金”的存在。

有四位高管表示,已發現至少1000個標準重量的金條,瑞士最大精鍊廠Valcambi執行長Michael Mesari稱,但可能仍有更大的數量正流通中而且有效,且最新被發現“冒牌黃金”也仿冒得非常專業。

儘管目前還不清楚是誰在製造這些“冒牌黃金”,但行業高管和銀行業人士認為,“冒牌黃金”可能大部分產自世界最大黃金生產和進口國的中國,它們透過香港、日本和泰國的經銷商與貿易公司進入市場。一旦這些“冒牌黃金”被上述國家的主流黃金交易商接受,就能迅速流入全球供應鏈。

報道指,鍍金的假金條在黃金行業中相對常見,且容易透過檢測辨認,但此次批露的“冒牌黃金”使用的卻是純度非常高的真黃金,只有標記為偽造。

但是,將金條印上知名精鍊廠的假標記,在西方並不合法。這類造假行為將那些受制裁國家或地區開採或生產的黃金洗白,悄悄進入全球黃金市場,為被制裁的罪犯或政權如委內瑞拉和北朝鮮等提供資金。

中國社會信用控罰擴至企業,讓外企膽戰心驚

華爾街日報》28日報道,據中共國務院消息,明年將全面推出旨在監督企業行為的信用評級體系,目前,這套體系已經處於收尾階段。

中國更廣為人知的個人社會信用體系已經引發了對私隱安全的擔憂,而針對企業的信用評級的影響將會更加廣泛,外企擔心,美中貿易爭端持續之際,中共會利用這套新的企業社會信用體系作為打擊跨國企業的工具。

有研究者注意到,新體系有可能被北京方面用作中美貿易戰的武器。

圖:孔弼永

專註於中國的德國顧問機構中國詞(Sinolytics)的首席執行長兼聯合創始人孔弼永(Bjorn Conrad)表示,中共這套社會信用體系可以被用作應對貿易衝突的工具。

他分析說,最近中共發布的一份嚴重違法失信主體黑名單規定草案中使用的一些措辭,呼應了中共政府關於計劃推出不可靠外國實體黑名單的警告,表明這兩項舉措相互交織。上述嚴重失信主體黑名單是企業社會信用體系的一部分。

中國歐盟商會:中共建立社會信用體系掌握外企生死

中國歐盟商會主席伍德克說:“中國的企業社會信用體系是有史以來政府促進市場自我監測方面所實施的最全面的體系,可以說該體系能決定企業的生死。”

中國歐盟商會周三在北京發表的研究報告也指出,中共正在構建的“社會信用體系”,將對所有在中國的外資企業帶來巨大影響,且能決定外企的生死。

根據中國歐盟商會官網,這份報告題為“分數決定命運企業社會信用體系如何規制市場主體”,是由商會及德國顧問機構Sinolytics共同製作發表。

據Sinolytics執行長孔弼永,中共針對企業的“社會信用體系”不再只是一個構想,它已搜集了大量數據,對企業行為進行信用評等,並影響企業營運。

孔弼永指出,隨著這套體系的實施進入決定性階段,歐洲國家及在中國的歐洲企業,應在這套體系全面實施前做好準備。

他對《德國之聲》表示,中共這套體系野心勃勃的目標就是“高度自動化”,將數據自動轉化為對企業的評分及相應的獎懲,並可“有針對性地”對付某些企業。

孔弼永提到,中共的“社會信用體系”,其實還包括由政府對企業施加更大政治影響的評分標準,例如中國媒體對目標企業的報道。

孔弼永說,中國的企業社會信用體系可能會成為一種“手術器具”,迫使外國企業要達到中國的政治目標。

他說:“這是一個非常、非常強大工具,可以對公司進行有針對性的監管、控制和指導。”企業已經“不能再在合法與非法之間做出決定。你必須要在好的等級和壞的等級之間做出取捨”。

歐洲商會呼籲:歐洲企業、各國政府都應該及早準備應對措施

根據中國即將施行的企業社會信用計分標準要求,歐洲等外企將面臨至少300相打分項目與標準。這些要求從安全設施,工作地點安裝攝像監控器,到商業內容彙報,無所不包。

中國歐洲商會和德國顧問機構Sinolytics研究者呼籲,歐洲企業、歐洲各國政府都應該及早準備應對措施。

歐洲企業還擔心,中共政府要求的企業數據情資和屬員資料,會被用作它途。他們更加懷疑,其商業機密會更為不保。

歐盟商會擔心,中共的企業社會信用系統也賦予地方政府計分點評權力,而中共官方無論是中央政府還是地方政府,都被指控偏袒中國企業而歧視外企。

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