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男子和女友正在睡覺 陌生人用"超級密碼"開門闖入!

實在太嚇人了!半夜一點半,竟然有陌生人打開自己租住的長租公寓的密碼鎖,闖了進來,而此時自己和女友正在睡覺。

回想起今年5月發生的這一幕,方圓(化名)至今仍覺得頗為驚險,為此,最近他把這段經歷寫在了網路論壇上。

半夜有陌生人用“超級密碼”

打開了我的房門

錢報記者了解到,方圓和女友在今年3月初的時候,租了杭州下城區康寧街80號的哈租客公寓的房子,簽訂了一年的租房合同,月租金為2600元/月。房門用的是智能密碼鎖,方圓設置了自己的密碼。

今年5月下旬的一天,凌晨一點半,方圓和女友正在熟睡中,卻被突然打開的房門驚醒。看到有陌生人進入房間,方圓忍不住大吼一聲。陌生人發現房裡有人,於是退出去,把門關上離開了。

這對小情侶被攪得一夜不敢睡,越想越覺得奇怪,自己從沒向別人透露過密碼鎖的密碼,為何有人可以用密碼打開自己的房門?

既然有人知道這個房間的密碼,那麼如果在房間沒人的時候進來,筆記本電腦等財物不安全,如果半夜趁有人在的時候進來,人身不安全,尤其只有女友一個人在的時候,真是細思極恐。

第二天,方圓找到長租公寓前台管理員,講述了這次夜半驚魂。

他得到的答案竟然是,昨晚的陌生人是通過“超級密碼”(即管理員密碼),打開密碼鎖進來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很多租戶知道管理員密碼,他們是可以打開哈租客公寓任何房間的房門的。”

為什麼很多租客都知道“超級密碼”?如果真是這樣,智能密碼鎖形同虛設,租客的安全如何保證?

錢報記者聯繫到了方圓當時租住的哈租客公寓電競小鎮店的翁店長。翁店長承認,方圓所說的情況確實發生過。但他表示,並不存在很多租客都知道“超級密碼”的情況。

翁店長說,哈租客公寓電競小鎮店的租客主要是樓上一家電競公司的員工,當時正好樓上公司新來了一批員工,他們到哈租客辦理入住手續,因為那兩天密碼鎖的電腦處理系統有點問題,為了租客入住方便,就把當時的“超級密碼”給了新來的租客。而因為其中一位住在851房間的租客深夜下班回來,誤把方圓的857房間看成了851,才出現了方圓爆料帖子里所寫的情況。

翁店長強調,自己並沒有告訴租客這是“超級密碼”,該租客誤入方圓的房間純屬偶然。

“第二天我們也和方圓解釋了,還調出了監控查看。當時那位租客開門後,發現走錯房間,立刻就關上門離開了。”翁店長表示,“當時,方圓聽完我們解釋後,並沒有繼續追究。”

“除了那一兩天之外,‘超級密碼’一直只有店長知道。而且後來也很快更換了新的‘超級密碼’。”翁店長解釋說,設置“超級密碼”是為了在發生火災等突發事件時,方便打開房門。

大多長租公寓使用密碼鎖

隱患在於“超級密碼”外泄

除了哈租客公寓,錢報記者也詢問了杭州多家長租公寓,發現絕大多數長租公寓都使用智能密碼鎖。

有長租公寓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相對普通門鎖來說,密碼鎖更加方便安全,也有利於長租公寓管理。“密碼鎖不僅避免了鑰匙遺失等情況,而且在租客退租後,下一個租客只需要更改密碼,便可以入住。而普通機械鑰匙鎖,萬一上一個租客退租後仍私自保留備用鑰匙,則容易造成安全隱患。”

對於房間門的密碼,大部分公寓都可以由租客通過APP自行修改一個屬於自己的密碼。

租住在自如公寓的王凌,當初入住時就將入戶門的密碼鎖修改成自己的密碼。由於他租住的是合租公寓,每個住在這套房源里的租客都可以設一個自己的密碼去開入戶門的鎖,而這套房源里的每間房也有密碼鎖,由租客自己設定。“我個人認為密碼鎖比較方便,不會遇上忘帶鑰匙的情況。”但他也說,自己朋友遇到過因為智能密碼鎖出故障打不開房門的情況,最後只能在室友處借住一晚。

而集中式的長租公寓,一般在進入大門時會使用門卡或者人臉識別系統保證住戶安全,同時還可能配備保安24小時值班。有些公寓樓層較高,會使用梯控刷卡系統,租客只能通過電梯刷卡去自己房間所在的樓層以及公共娛樂區域。

灣流公寓在杭州的項目都是集中式管理長租公寓,需要通過人臉識別或者門卡才能進入大門。“一般情況下,外來人員如外賣小哥等,是進不來的。”灣流公寓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就算是訪客也需要登記,或者租客下樓接。”

灣流公寓每個房間都使用密碼鎖,租客們入住時可以自己設密碼。如果工作人員進入房內提供打掃服務,需要向前台申請一次性臨時密碼。而且無論是租客通過自己密碼進入房間,還是工作人員通過臨時密碼進入房間,後台系統上都會有詳細記錄。

大部分正規的長租公寓都有保護管理員密碼不被外泄的規章制度,除了店長,即使普通工作人員也不知道這一密碼。但是在一些管理混亂的長租公寓,“超級密碼”的存在對租客來說就是隱患,因為大部分長租公寓的智能密碼鎖並不具有反鎖功能,只要有密碼,就可以進入房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錢江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