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昔日「私募一哥」徐翔同意離婚 妻子首現身

徐翔離婚案今日開庭,妻子應瑩(右)穿黑色上衣衣著樸素。(網路圖片)

8月29日,昔日「私募一哥」徐翔與妻子應瑩的離婚案在青島監獄開庭審理。應瑩關於離婚案及徐翔做出了部分回應,包括徐翔在法庭上表示同意離婚。

據陸媒報導,8月29日上午,徐翔妻子應瑩和代理律師到達青島市監獄,從穿著上看,應瑩衣著樸素,頭扎馬尾辮,一雙板鞋,與人們印象中富豪太太的形象相去甚遠。

徐翔妻子應瑩接受陸媒採訪時稱,徐翔的律師在法庭上表示不同意離婚,並要求孩子撫養權。但是法院問到徐翔的時候,徐翔回答了兩個字:同意。不過,徐翔的態度為什麼會發生轉變,目前不得而知。

應瑩表示,今天只處理孩子撫養權和離婚的問題,財產分割的問題另案解決。

知情人士透露,徐翔剩餘刑期還有22個月,已經在客觀上具備減刑的條件,已經在努力申請減刑。

應瑩今年3月遞交離婚申請書後,在七夕節(8月7日)公開在網路上發表《應瑩:關於離婚案的一點說明》一文,並公開發出吶喊:「蒼天在上,我要離婚!」

同時,在這篇文章中應瑩清晰的表達了自己的訴求:要求法院儘快甄別涉案資產。

她在文中透露,徐翔被抓後,家庭大約210億財產被凍結和查封,而這些財產中,有100多億元是合法財產,其中包括應瑩自己、雙方父母和徐翔朋友的資產。到目前為止,法院一直沒有對查封凍結的資產進行甄別。而她要求甄別屬於徐翔、自己和家人的合法請求,數年來一直沒有進展。

2016年,徐翔被指控操縱證券市場罪,最終獲刑5年6個月,並處罰金110億元,沒收非法所得90億元。2017年1月23日,徐翔案判決書認定,徐翔的犯罪所得為71億餘元。不過,凍結資產的甄別問題遲遲沒有進展,成為聲明中應瑩要求離婚的關鍵原因。

今年5月,關於應瑩以離婚方式試圖釐清財產的做法,引起業內關注,有分析認為,徐翔案的實際管轄權在中央,在司法鐵幕難以撬動之後,應瑩的離婚不失為一種技術性操作,但在目前的司法體系下結局難料。

知情人士高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徐翔案一開始就是被維穩的案件,上海宣傳部禁止媒體報道徐翔案,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徐翔團隊,只是權貴階層的操盤手。而案件的詳情,一直沒任何媒體觸及。

高先生說︰我們碰不了徐翔的東西,徐翔的案子上海搞的嘛,都是白手套嘛。我們當時上海市委宣傳部對徐翔這事有禁令,一直就沒有碰這個事情。而且據我了解,徐翔這個案子、機構媒體、傳統媒體、包括專業財經類的,也都沒有去跟。我估計徐翔他出來去申訴的話不會有人搭理,但是他老婆這個以所謂的夫妻共同財產甚麼的,不會有甚麼結果,但是至少也是一個抗爭。因為這種案子太特殊,這都是欽點的案子嘛。究竟是為多少人當白手套,究竟吃掉多少資產,只有他自己知道。

徐翔的背景也被外界關注。十年前,徐翔在上海灘,成立了澤熙投資,也完成了身家從十幾億到百億的突破。徐翔的「澤熙」系列基金,巔峰的時候,基金髮到12期,管理資產數百億。其中業績最好的澤熙3期,成立5年來收益率達到3856%,即便在2015年股災中,照樣拿到132%的收益率。

搜狐財經曾報導說,由於澤熙投資長年替高層人士理財,事件可能牽扯到多名部級官員。據業內人士表示,「徐翔被推上了前台,上海很多關鍵人物,把大量的錢投入到他的私人基金中,以作為他們的私人銀行賬戶。」2016年3月,紐約時報報導稱,徐翔是權力傀儡,為官二代和權貴管理資金,「上海很多關鍵人物,把大量的錢投入到他的私人基金中,以作為他們的私人銀行賬戶。」

《財新周刊》曾刊文說,徐翔及其公司與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的華潤集團、江澤民之子江綿恆利益相關的東方航空有合作關係。知情人士消息說,由於澤熙投資長年替高層人士理財,事件可能牽扯到多名部級官員。

據悉,2015年夏季,中國股市因權貴資本以內幕交易大規模操控股市,引發股市異動。中共官方投入巨資維穩股市,亦遭官商勾結利用內幕交易洗劫。此後,官方抓捕包括徐翔、肖建華、吳小暉等在內的資本大鱷,並導致證監會多名高官落馬。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看中國記者苗薇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