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維權 > 正文

李文足監獄門口遇到的打手 最後竟然出現在...

8月30日上午,709律師王全璋妻子李文足與父親、及其她幾位709家屬,在山東臨沂監獄會見王全璋時,遭到數名男子襲擊,李文足父親的額頭被打傷,王峭嶺、原珊珊手機被搶摔壞,行凶者在警察面前逃跑。

8月30日上午,李文足與父親、709其她幾位家屬到山東臨沂監獄會見王全璋,遭到當局僱傭的打手襲擊。(推特圖片)

8月30日上午,709律師王全璋妻子李文足與父親、及其她幾位709家屬,在山東臨沂監獄會見王全璋時,遭到數名男子襲擊,李文足父親的額頭被打傷,王峭嶺、原珊珊手機被搶摔壞,行凶者在警察面前逃跑。

此次會見時間與前次不同,改在上午8時30分,709家屬王峭嶺、原珊珊、劉二敏也一同前往。

據王峭嶺和李文足在現場發出的消息,上午10時許,李文足會見結束出來還未來得及說明情況,就看到現場發生意外,王峭嶺等人在監獄北門會見室外,遭到有關部門僱傭的打手粗暴搶奪手機,他們打著傘相互遮掩,李文足爸爸上前阻止時,額頭被黑大漢的雨傘打傷,王峭嶺、原珊珊手機被搶走,原珊珊手機還被大漢毀壞,她們隨即報案,但沒人處理。

第二次報警後,110警察到現場,要回王峭嶺的手機,她們指認行凶男子,男子逃跑,警察只追了幾步就停了,情急之下,王峭嶺等在後面追趕,但男子還是在警察的眼皮底下逃掉了。

隨後王峭嶺和原珊珊上了警車前往臨沂蘭山區西郊派出所,李文足抱著孩子和劉二敏自行去派出所。在那裡,她們正好撞見了搶手機的男子。

王峭嶺發出的消息說,中午12時許,她們在派出所院子里,看見一個在現場搶手機的人,那人躲閃著鑽進了警備室,砰一下從裡邊鎖上門。陪同王峭嶺的女警趕緊解釋,那是派出所的宿舍。王峭嶺問做筆錄的李學金警官(警號152790):“這是你們的朋友?”李說,都是朋友。

王峭嶺說,給原珊珊受案回執的李學金火氣極大,執意不肯將李文足父親額頭受傷的事給出另一張受案回執。

臨沂當局採取的流氓手段令網民氣憤:“果然是一夥的,警察和搶劫犯,他們信奉不擇手段”,“中共當局現在在世界各地,都使用極其下三濫的流氓手段對付合法公民的合法行動,肆無忌憚,到了厚顏無恥之地步。”

人權律師王全璋曾代理過大量敏感案件,包括法輪功、土地維權案等,自2015年709案被抓捕,曾“被消失”超過1,400天,生死不明,當局禁止家屬及律師與他會見,外界質疑王全璋因拒絕認罪而遭受了嚴重酷刑和虐待。李文足始終不放棄,頂著當局的巨大壓力,為營救丈夫四處奔走呼籲。

2019年6月28日下午,歷經近四年的抗爭,李文足首次會見到了王全璋,王全璋的狀態不好,表現出極度的焦慮,極度的恐懼,沒有辦法交談溝通,似乎變成了一個木頭人。

7月30日下午,李文足第二次會見,王全璋仍是那種極度恐懼焦慮,他的臉看起來又老又黑又瘦,太陽穴都凹陷下去了,還掉了三顆牙。此外,王全璋仍然反應遲鈍,表情木訥,經常想不起自己要說什麼。會見後,李文足跟著姐姐全秀等人遞交了王全璋的“保外就醫申請書”。

此次是李文足第三次會見,截至發稿時間,未見到有詳細情況披露出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洪寧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