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中美一旦走向全面對抗 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美中貿易協議難產,川普對習近平的稱呼,從“好朋友”“老朋友”,變成“不再是朋友”,更在近日演變成“敵人”。雖然川普在美中談判中態度多次反覆,但總趨勢是對中國的失望和不滿越來越大。美中經貿是否終將走向脫鉤?如果雙方硬碰硬走向脫鉤,各自會付出什麼代價?沒有經濟上的共同利益來支撐,美中在其它領域的爭端是否可能激化?

嘉賓: 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政論作家陳破空; [中共體制內]香港資深媒體人紀碩鳴

image.png

楊建利:中國貿易立場暫軟是為十一前強硬平息香港創造條件

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認為,中方最近在貿易問題上暫時緩和態度主要有兩層考量,一個是經濟的,一個是政治的。經濟上,為了抵消美國加關稅的影響,中國在降人民幣幣值,降幣值就讓中國的物價在升高。如果對進口的物品再加關稅,就會再一步升高國內的物價。

而且中國這個市場是不能自給的,尤其是糧食和能源不能自給。我們知道,糧食是剛性需求,需求彈性非常非常低,不管怎麼樣,需求量這麼大。所以物價上升以後,會傳導到人民生活的各個方面,也就是說,通貨膨脹的壓力會急劇地升高。所以這是一個經濟上的考量。

另外一個是政治上的考量,楊建利認為分量更大,也就是“十一”大限。前不久,美國總統川普,還有副總統彭斯,已經把香港問題和中國與美國的貿易關係掛鉤。中國現在把身段放下來,就意味著要在香港實行強硬的手段,也就是說在香港要動手了,它期待的是,(它)在香港動手的時候,和美國的關係盡量地進行緩和,來換得美國對於香港的局勢沒有太多、太強烈的反應。

所以,楊建利預測,中國在“十一”以後會變臉。

 

楊建利: 3月1號沒有乘勝追擊,習近平現已學會怎麼坐川普的“過山車”

楊建利指出,在美中貿易戰中雙方都有誤判,首先是習近平的誤判。習近平認為川普好對付,無非是個商人。以前對付了那麼多錯綜複雜的局面,對付川普非常簡單。中國常用的一套方法,就是我跟你簽約,但是不執行,給你糊弄過去。

但這一次川普認識非常清楚,所以從開始他就強調兩個關鍵詞,一個是結構性改革,另一個是執行機制。這兩點他不放鬆,而且決心非常大,一定要達成一個令美國滿意的貿易協定。

但是,他也錯過幾個戰機。我覺得最主要的一個轉折點是3月1號。本來是3月1號準備對中國加關稅,是一種威脅和警告,大家也都期待這個威脅和警告可信,到那天就能實施。那時中國還沒有從驚恐中緩過神來,基本上是要妥協的。但是到了3月1號,他放鬆了,說我再給你多少期限,沒有乘勝追擊。這使得川普的威脅和警告不可信了,後來這種情況發生好多次。這次在法國的G7會議上,有人採訪他,問他為何前後不一,搖搖擺擺。他說,這是我的風格,我用這種風格取得很多成果。

但是很可惜,在美中貿易關係上,他這個風格目前還沒讓我看到任何成果,反而給了習近平喘息之機,他學會了怎麼坐川普這趟“過山車”。

陳破空:川普對華舉措執行穩健,語言反覆恰讓中共官僚誤判連連

對於川普在應對中國問題時反覆不定這種說法,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表示並不贊同。他認為,川普只是語言上反覆不定,但從行動上來看,川普採取的行動是一條穩定的曲線。從對30億鋼鋁產品加關稅,到對500億、2000億、5500億商品加稅,穩定上升。只要談判不成,只要到了期限,該加關稅就加關稅,說什麼時候實施就什麼時候實施,從沒食言。另外,他對華為的強勢態度也沒改變,最新又加了對華為盜竊新技術的調查。

 

所以商人出身的川普,已經最大程度地使用了商人的技巧。也就是,一方面我在語言上可以這樣說那樣說,扮白臉,然後由副總統和國務卿扮黑臉,但在行動上從來不改變。這也正是習近平方面一再誤判的原因。他們也認為川普反覆無常、前後不一,所以在每個階段都有僥倖心理,本已談好的協議也想再改動,以為川普會繼續跟著磨,但其實他並不跟你磨。

比如最近對3000億商品增加關稅,美國昨天就完成了手續,9月1號會準時實施。儘管有160家美國企業去求情,希望延緩,川普也不為所動。對華為也如此,也有上百家公司希望獲得對華為出售的暫時許可,但川普同樣不為所動。

所以,川普是非常穩健地在執行他政策。他語言上的表達只是技巧。這種語言技巧恰恰是讓中共官僚們暈眩的原因。

陳破空:“新冷戰”端倪業已出現,川普連任將加速中美全面對抗

對於美中關係的前景,陳破空表示,中美貿易戰打至今日已經難分難解、無可挽回。不管其他領域是否交織也在一起,中美間都已經是全面對抗的態勢,新冷戰的意味已經出現了。

比如美國剛剛宣布成立太空軍,這跟里根時代美國與蘇聯的太空大戰很相似。當年美蘇冷戰,現已變成美中冷戰,不管大家對這個名詞接受與否,這個事實已經形成。在南海,美國軍艦這兩天又開到了爭議島礁,在軍事、科技、太空、信息等領域的較量已經全面鋪開。

 

可能習近平有這樣的考慮,反正中美間不僅經貿上有問題,其他方面都有問題,那索性就死硬到底,看誰能拖過誰。他寄希望於明年美國大選,看看民主黨是否能上台,看看能否有放中國一馬的機會。但如果川普連任成功,那習近平真的就頭大了,那時候川普就完全沒壓力了,可以放開手腳干。那時候,中美各方面的全面對抗也好,全面脫鉤也好,都會加速進行。

紀碩鳴:企業社會信用體系能進一步開放市場,但前提是中國政府能贏得市場信任

香港資深媒體人紀碩鳴指出,貿易戰倒逼中國不得不去考慮吸引外資的更多方式。通過實施企業社會信用體系,中國政府可以表明,它可以更進一步開放市場,未來不會再對某些行業設立合資股比例上的准入限制。企業但凡達到一定標準,這個限制壁壘就沒有了,就都可以投資到各個行業中去。企業社會信用體系用大數據的方式對企業進行懲罰或者獎勵,讓同行業的國企和外企都能平等處於同一投資起跑線上。

這看上去是個不錯的選擇,但問題在於,這整個系統還是由中國政府控制的,它只要改動一些軟體,其好惡就馬上能從數據上體現出來。比如有時候出於政策上的考量,中國政府不希望你進入某個行業,它做點手腳就可以達到控制的目的。所以,真正要實現這樣一個企業信譽制度,中國政府首先得在市場經濟的過程中得到市場上的信譽度,這樣才能真正體現該體系的公平。

紀碩鳴:中美若走上全面對抗的冷戰道路上,任何事情都有發生的可能

對於中美關係的前景,紀碩鳴指出,川普早就說過,中美之間不僅僅是貿易戰的問題,不僅僅是美國讓中國賺了很多錢的問題,還牽涉到很多其他問題,比如香港問題就是其一。如果中國對香港動用軍隊,而沒有很好的解決方式,他寧可不簽貿易協定。

所以,如果貿易協定簽不成,貿易戰一直打下去,並走到冷戰的路上,走到兩國全面對抗的路上,那什麼事情發生的可能性都會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