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科學之路是否已經走到了盡頭?

宇宙暴漲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由於諾貝爾獎項的審查時間變得越來越長,人們發現,這是由於科學上已經幾乎沒有重大發現所致。因而由諾貝爾獎的問題而引伸出科學之是否已經走到盡頭之問題。然而對於諾貝爾獎項的審查過程變長的理由又有著不同的解讀。

英國天體物理學家Martin Rees則表示了完全相反的觀點。他認為,確定授獎者的過程拉長是由於諾貝爾獎獲獎提名人的數量不斷增加所致。他指出:“過去從來沒有那麼多新加入者能夠獲得跟獲獎提名人差不多的成果。不過他也認為:“在基本粒子物理學的研究領域內確實有一些停滯的局面出現”。

近年來,通過大型強子對撞機(LHC)的實驗而證實了希格斯玻色子的存在,這既表明了基本粒子物理學的重大進展,同時也暴露了該領域所存在的問題。由於希格斯玻色子的存在得到了證實,最初提出其存在的比利時理論物理學家François Englert和英國理論物理學家Peter Higgs獲得了2013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

而通過LHC的實驗被證實了的Higgs等人的假說,已經成了基本粒子物理學基礎的標準理論或模型。不過即使作為要說明所有包羅萬象的所謂標準理論,要真正說明所有存在的現實事物實際上是做不到的。

於是在物理學的世界中,最近數十年里為了克服標準理論的問題,各種各樣的“統一理論”被提了出來。而在這其中最有人氣的理論,是描述在9個或更多維空間的超空間中將振動著的微小之弦視為萬物之根源的理論。

然而,這個以弦理論為首的各種各樣的統一理論的根據尚不明確。因此很難成為諾貝爾獲獎的對象。近年來的諾貝爾物理學獎,主要授予了對給予標準理論等既存的理論發展有所貢獻的研究。但其中並沒有出現能夠說明萬物的新的優秀假說。

“科學的終結”一書之作者John Horgan認為,如果基礎研究的時代已經結束這一觀點若是錯的,那當然好。例如,在上世紀90年代的後半年代中,發現了宇宙的擴展正在加速的兩個研究小組獲得了2011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然而這個發現完全是一個意外。它使人感到,我們對於宇宙的理解還是很不完全的。

對於宇宙中普遍存在的微波的觀測,產生了證明初始宇宙中的宇宙暴脹之研究。宇宙暴脹理論認為,我們這個宇宙在大爆炸後開始超光速地膨脹。它表明了一種可能性,即我們的整個宇宙是更大的多宇宙中所包含的小小的泡沫中的一小點而已。

不過John Horgan對這種宇宙暴脹理論還是持懷疑態度的。由於這種理論有著各種版本,因此雖然它們可以預測各種觀測結果,但實際上它等同於什麼都無法預測。對於弦理論也可以這樣來說。對於多宇宙理論而言,哪怕建立起在我們的宇宙之外還有若干個宇宙之假說,這個宇宙從定義上來說還是不可觀測的。

不過對於諾貝爾獎的授獎而言,John Horgan指出:若要對宇宙暴脹理論授予諾貝爾獎的話,還是宜早不宜遲。因為這個理論從最初開始提出至今已有30多年了,而這個理論的提出者都快要將近70歲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