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火速結婚另有所圖 江澤民綠帽罩頂有口難言

江澤民夫婦與布希夫婦。

現在很多人都覺得王冶坪的長相實在困難,還諷刺說江澤民家裡養了只貓頭鷹。不過據長春汽車製造廠的人回憶說,王冶坪當年是廠里“三枝花”中的一枝,頗有些姿色。也許那時王冶坪才30歲上下,正是迷人的少婦年齡,再加上從大上海來的,姿色之外還帶了一些都市氣質。事發後王冶坪依然我行我素。當時汽車製造廠很多人茶餘飯後扯的主要話題就是江澤民戴綠帽子的各種傳聞。江澤民假裝聽不見,但夫妻倆回家就吵翻了天。於是江找到時任一機部第一副部長的汪道涵,死活要調離長春。

王冶坪生長在上海,是江澤民六叔江上青的妻子王者蘭的娘家侄女,畢業於上海外國語學院,比江澤民小兩歲。風流的江澤民從南京的日偽中央大學轉到上海交通大學以後,去過王家幾次,跟王冶坪有那麼一點意思,但兩人沒真當回事。到了1949年,共產黨眼看要得天下了,江澤民忽然靈機一動,追求起王冶坪來了。

王者蘭對江世俊一家人有些怨氣。江上青死時共產黨還被稱作共匪,大哥江世俊規勸六弟脫離共匪未果,為了避嫌就盡量不來往。江上青的死,江世俊認為是自找的,所以雖然自己花天酒地,但從不接濟王者蘭一家。28歲的寡婦帶著一歲和三歲的兩個女兒日子過得非常艱苦。二女兒江澤慧接受庫恩採訪時,說了真心話:“家裡沒有多少糧食,有時根本連一點兒吃的都沒有。”

共產黨建政以後,形勢反了過來,江世俊倒成了抬不起頭的人,兒女的日子也變得不好過。江澤民為了牢牢抓住憑空杜撰的“革命烈士遺孤”身份,就要更進一步拉近與王者蘭家族的關係。於是,當王者蘭再去上海娘家的時候,看見江澤民正和侄女王冶坪談戀愛呢。王者蘭不知江澤民的心思,還以為這孩子和他那無情無義的爸爸不一樣,所以很贊同這門親事。1949年12月,中共的“中共建政大典”剛過不到兩月,江澤民就火速地同王冶坪結婚了。這場婚事把虛構的“烈士遺孤”金字招牌牢牢地砸在了江澤民的腦門子上。

王者蘭自己則在上海一家銀行里找到了工作,退休後20多年一直由自己的大女兒江澤玲照顧。在江澤民就任上海市長不到一個月的時候,王者蘭在揚州去世,死時74歲。

婚後一段日子江氏夫妻關係還不錯。王在1952年和1954年相繼生下江綿恆、江綿康兩個兒子。

好景不長。江澤民在1955年去了蘇聯實習,留下王冶坪一人在上海帶著兩個幼子。戰後的蘇聯男少女多,與《山楂樹》那種兩男追一女的情況頗有不同。早在南京就學會了穿花街、逛柳巷的江澤民到莫斯科汽車製造廠後不久就投入了蘇聯美女的懷抱。江回國後,眼裡的王冶坪失去了魅力。雖然江澤民嘴上不說,但女人心細,王冶坪還是察覺到了。

“深夜花園裡四處靜悄悄,只有風兒在輕輕唱,夜色多麼好,令人心神往,多麼迷人的晚上……但願從今後你我永不忘!”江澤民自從蘇聯回來後,就整天哼哼《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這首歌,他的心裡自然是懷念風情萬種的美女間諜克拉娃。王冶坪在那些天寒地凍的日子裡聽了這首歌就尤其難過,她當年帶著孩子從上海到長春本來就極不情願。住慣了江南都市後很難適應東北的嚴寒天氣,再加上江澤民整天不著家,下了班就去和蘇聯專家唱歌跳舞,王冶坪一個人照顧兩個孩子,常常一肚子怨氣。

眼見丈夫回來後的變化,王冶坪感覺江澤民的心似乎還留在蘇聯的某個地方。儘管她常常有意無意的追問江澤民在蘇聯平常休息的時候,尤其是晚上下班後都做些什麼,但特別愛“扯”的江澤民一直支支吾吾,口風特緊,這讓王冶坪越發懷疑。

現在很多人都覺得王冶坪的長相實在困難,還諷刺說江澤民家裡養了只貓頭鷹。不過據長春汽車製造廠的人回憶說,王冶坪當年是廠里“三枝花”中的一枝,頗有些姿色。也許那時王冶坪才30歲上下,正是迷人的少婦年齡,再加上從大上海來的,姿色之外還帶了一些都市氣質。

王冶坪是學外語的,到了汽車廠沒有合適的工作,但因為江澤民是幹部,廠里給特殊照顧,安排王冶坪作了個秘書。長春汽車製造廠早期有兩個分廠,江澤民在長春第一汽車製造廠當廠長時,王冶坪在長春第二汽車製造廠上班。王冶坪對江澤民的懷疑不好對別人講,有次實在忍不住對二廠廠長傾訴出來,在廠長的極力寬慰下,王冶坪終於找到了平衡心理的著力點──紅杏出牆。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那個時候,這種事傳出去非同小可,有人想不開甚至會自殺,但事發後王冶坪依然我行我素。當時汽車製造廠很多人茶餘飯後扯的主要話題就是江澤民戴綠帽子的各種傳聞。江澤民假裝聽不見,但夫妻倆回家就吵翻了天。

於是江找到時任一機部第一副部長的汪道涵,死活要調離長春。江澤民最具有說服力的理由就是,“人家都知道我戴了綠帽子,讓我怎麼再開展工作?”汪道涵對提拔過自己的江上青的“養子”深表同情。1962年,在汪道涵的幫助下,江澤民被調回上海,任一機部上海電器科學研究所副所長。王冶坪也回到了朝思暮想的大上海,被安排在同一單位工作。同時,根本不懂技術的王冶坪的履歷上多了個職務“科技人員”。下屬見江是汪副部長親自過問的,就格外照顧,分配給江一套好房子,是位於1960年建的曹楊新村的一套寬大而敞亮的兩室一廳的套房。從這件事上江澤民更體會到“權”就是“利”。從此他尤其重視如何討好汪道涵,“恩師”二字整天不離嘴。

1965年,一機部組織了一個代表團出席在日本舉行的科技會議,江也被安插進了代表團,在出訪日本時還繞道香港參觀了一通。江回來後,汪道涵建議任命江澤民擔任新成立的武漢熱工機械研究所所長兼黨委副書記。江的仕途在汪道涵的親自過問下非常順利。江澤民此時不但慶幸江上青當過共產黨的官,更慶幸他死得早,否則以江上青和江世俊的關係,即使不劃清界限,又怎麼會這麼照顧他這個“漢奸狗崽子”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江澤民其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