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玩轉股市、叱吒地產、折戟P2P 賭徒戴志康30年沉浮往事

1

9月1日,上海浦東經偵的一則通報向網貸行業本不平靜的湖面投下一枚巨石,更在金融圈和地產界帶來一記驚雷。

警方通報顯示,上海證大公司法定代表人戴某康、總經理戴某新等人於8月29日向警方投案自首,並稱在公司經營過程中存在設立資金池、挪用資金等違法違規行為,且已無法兌付,

通報指出,“證大公司”在未取得國家相關金融資質許可的情況下,通過旗下“撈財寶”線上理財平台(上海證大愛特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證大財富”線下理財門店(上海證大大拇指財富管理有限公司)向不特定社會公眾非法吸收存款。

上述警方公告中的戴某康即為“證大系”控制人戴志康,戴某新則為戴衛新。據證大財富內部員工向界面新聞證實,二者為叔侄親戚。

隨著證大公司41位高管被公安部門實施刑事強制措施,這家涉足文化、地產、金融等多領域的民營金融集團陷入了至暗時刻,戴志康這位叱吒上海灘多年的昔日地產大佬和資本大鱷也轟然倒下。

屢拍胸脯喊話,良性清盤仍成泡影

從宣布良性清盤到涉嫌非法集資被立案偵查,僅僅只有半個月的時間。

自8月13日“證大系”旗下P2P平台撈財寶宣布清盤後的兩周多時間裡,掌舵人戴志康曾信誓旦旦表示將良性退出的兌付方案始終未見出台。

“請大家給予我們一些耐心。我們有能力實現平台的良性退出。”在8月14日致用戶的第一封信中,戴志康就表示“平台還在,證大還在,我還在”。

8月26日,戴志康發布了第二封致用戶的信,表示其和所有證大的高管不會跑路失聯,以此來安撫投資者。對於目前無法向用戶進行全額回款,他表示,過去投資者出借的資金到了封閉期能很快全額回款,是因為有債權轉讓的二級市場,現在債轉功能停止,錢需要從借款人那裡按信貸合同分期還回來。但這樣的解釋並沒有讓投資人感到滿意。

一位撈財寶的投資人向記者透露,早在8月15日,浦東公安已經在接待大廳玻璃上明顯張貼了接待撈財寶投資人報案的標誌。

據悉,警方公告的“證大財富”線下理財門店,目前線下資產規模約在50億左右。

證大財富總裁戴衛新在2017年8月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證大財富在全國設立了超過150家分支機構,包括理財服務端和信貸諮詢端,當時管理業務規模最高在60億左右,人員規模曾達到8000多人。

而在線上方面,根據撈財寶7月份公開的數據,目前平台借貸餘額約50億元。成立5年來,平台累計借貸餘額296億,屬於上海中型網貸平台。

曾因高槓桿融資債台高築,又於“327國債”事件豪賭翻身

成敗皆在金融。梳理戴志康的發跡史不難看出,他骨子裡一直是個不安分的人,早年一直在金融圈內摸爬滾打,曾跌入過債台高築的深淵,又從327國債事件中一舉翻身,“第一桶金”正是來自於腥風血雨的資本市場。

出生於江蘇海門的戴志康,幾代貧農,戴志康家裡兄弟六人,他排行第四。

1981年,戴志康考入人民大學國際金融專業,四年後繼續攻讀研究生,1987入人民銀行總行金融研究所,同年進入中信銀行行長辦公室任秘書。

從中信辭職以後,戴志康同另外兩位中信的同事南下海南,準備開創自己的事業,但由於缺乏資金、社會經驗和人脈,創業很快失敗。後來,戴志康收到了德國德累斯頓銀行北京代表處的面試通知,最終他被順利錄取,可是幹了一年多,他又提出辭職,準備再次創業。

1990年,戴志康受到“五道口”同學、時任人民銀行海南分行行長張志平召喚,直下海南。兩年後,28歲的戴受命組建富島基金公司,出任總經理。但由於宏觀調控等政策出台,他就跌進了債台高築的深淵,由於高槓桿融資,總負債兩個多億。

1995年的“327國債事件”則讓他一舉翻身。戴志康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講過,“那時候管金生做空頭,我們做多頭,管金生一家輸了幾十個億,培養了估計幾百個幾千個百萬富翁。”

此後憑藉手頭資金加槓桿,戴志康豪賭“蘇常柴”一舉成名。

“蘇常柴”憑藉高增長的業績由最低價的5元左右衝上了28元。1996年上海證大增持“蘇常柴”轉配股1000萬股,成其第二大股東。到了當年6月,股票市場達到了一個頂峰,“蘇常柴”更是一匹領漲的大黑馬。戴志康以此手法複製在“隆平高科”、“四川長虹”等十幾隻股票上,均獲得豐厚利潤。

曾一炮打響地產圈,又因高槓桿敗退出局

2000年後,戴志康所創立的上海證大在投資獲利後迅速淡出股市,全力進軍房地產市場。

2000年前後的房地產市場正處在蓬勃上升期,上海房價由4000多元的均價猛漲至萬元,甚至幾萬元,每年平均漲幅超過30%。

靠著低價拿地的成本優勢,證大集團所開發的聯洋社區多個住宅和商業地產項目,如水木清華、證大家園、大拇指廣場、九間堂等,都帶來豐厚的利潤,大獲成功。證大集團曾連續兩年入選上海市房地產開發50強企業。這也讓戴志康一舉成為地產行業具有分量的人物。

公開資料顯示,不僅在大本營上海,證大的房地產業務還曾拓展到天津、成都、杭州、揚州、南通等地,甚至在南非等地也有地產項目。

2003年,上海證大在香港借殼上市,代碼0755.HK;

2004年,戴志康在胡潤百富榜中排位第57,身家17億元人民幣;

2005年,上海浦東新區的九間堂別墅開盤,轟動地產圈,時至今日,九間堂仍然是頂級中式豪宅的代表;

2007年,證大喜馬拉雅中心動工,這個項目融入了酒店、美術館、舞台、商場,由日本知名建築師操刀;

2010年,戴志康以92.2億元人民幣的天價,奪得上海外灘8-1地塊,刷新了當時上海地王紀錄,在地產界一炮而鳴。

但由於喜馬拉雅中心項目對於藝術過度執念等因素所導致的運營失敗,耗去了戴志康30億的現金,為公司經營帶來了巨大的經營壓力,高槓桿“蛇吞象”帶來苦果。

2011年11月,上海證大因資金問題不得不把外灘8-1地塊賣給復星地產和東方資產。

2014年,上海證大以11.94億元的資金繼續高槓桿在南京擴張,當年資產負債率飆升至138%,2015年升到242%;

2015年,戴志康賣出與其女兒持有的上海證大房地產有限公司42.03%股份,宣布離開房地產行業。

從股票投資到地產投資,一直以來,證大的高槓桿問題一直如影隨形,也成為戴志康一路沉浮的最大標籤。

不過當時在外界看來,雖然房地產投資稍顯失敗,但戴志康依然能夠全身而退。

敗走小微金融

當旗下房地產業務還在高歌猛進之時,2010年起,證大集團陸續在小微金融領域投資布局,旗下有作為銀行助貸業務的深圳證大速貸小額貸款、以扶植農村經濟的海門證大農村小額貸款、以P2P撮合平台為核心業務的上海證大財富和北京捷越聯合等多家微金融公司,貸款規模高達150億元。

戴志康當時表示,房地產快速增長的時期基本終結,未來證大集團的重心將回歸金融,專註互聯網金融領域,並在小微貸市場進行深耕。同時,戴志康本人正是金融出身,退出房地產市場也意味著戴志康今後將回歸老本行。

此外,戴志康還涉足互聯網產業,目前國內最大的音頻分享平台喜馬拉雅FM正是其旗下產業,但實際上,喜馬拉雅電台至今依然虧損,戴志康已經質押了所持的部分股份。

最近幾年來,P2P行業經歷了數輪信任危機,證大系旗下的P2P公司也未能倖免。

值得一提的是,自今年春節之後,戴志康在微博上持續發聲,表示強烈看好A股市場展開一輪長期上漲。

今年5月,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已經順利完成多隻私募產品的籌備發行。稱:“A股市場開啟新一輪牛市,底部很紮實、調整也很充分。”

這樣高調的表態似有重回A股投資戰場之勢。然而幸運並沒能再眷顧這位昔日的資本玩家,戴志康最終夢碎於P2P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