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陳破空:習陣營和反習陣營權斗升級 哪一派會勝出?

提黨章,就是要反對個人崇拜,因為黨章明確規定:「黨禁止任何形式的個人崇拜。」提民主集中制,就是強調集體領導,這是江胡時代之後、中共高層久違的提法。可見,8月30日召開的這個政治局會議在某種程度上,有「撥亂反正」之意-不再以習近平個人為中心,而以政治局集體為中心。

$(window).load(function(){$('.storyaudio.play').attr("onclick",'eventer(".play")');})

八月份,習近平拜謁西路軍紀念碑,刻意安排人喊“萬歲”;隨後,《人民日報》的兩個公共微信號卻以紀念鄧小平誕辰為名,強調廢除領導職務終生制。這兩個相反的信號,顯示習陣營和反習陣營的較勁。佐證,在八月份舉行的北戴河會議上,發生了激烈鬥爭,習近平處境不妙。

幾天後,圍繞習近平親信、副總理劉鶴是否曾給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打過電話,不僅美中不同調,中共高層也不同調。外交部發言人、《環球時報》總編和央視主持都發聲否認。但劉鶴本人卻並沒有出面否認。非但如此,美方提到劉鶴在電話上說的那兩句話,恰恰也是劉鶴隨後在重慶智博會上(8月26日)的說法:“中國願以冷靜的態度,通過磋商合作解決問題。”黨媒譏諷“川普接到了詐騙犯的電話”,等於影射劉鶴、及其背後的習近平是詐騙犯。

而身為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主任的劉鶴,竟缺席8月26日在北京召開、由習近平主持、三名政治局常委李克強、王滬寧、韓正均出席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五次會議。當日,劉鶴跑去重慶,出席第二屆中國國際智能產業博覽會。這個舉動反常而弔詭。大概,習近平、劉鶴一方,要竭力規避其他政治局常委的質問:給美國財政部長那通電話,劉鶴究竟有沒有打?如果打了,為何沒有知會其他常委或沒有事先取得政治局的同意?

這得從五月份的事態說起。5月3日,習近平指使劉鶴給美方發電文,對已經談成的貿易協議反悔,並放話:“我將對所有可能發生的後果負責”;5月5日,美國總統川普宣布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關稅至25%,美中貿易戰驟然升級;5月13日,中共召開政治局會議,宣布對價值6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加征關稅。國內重要網站指明,這個決定出自政治局集體決定。

換言之,從今年5月開始,一再誤判形勢、並一再錯誤決策的習近平,喪失了“定於一尊”的資格,而不得不讓位於政治局集體決定。

8月30日召開的政治局會議,進一步佐證這一點。這次會議,雖然仍由身為總書記的習近平主持、並提到“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然而,值得注意的卻是,沒有再提最近兩年不斷強調的所謂“四個意識”(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和“兩個維護”(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反而提到“堅持以黨章為根本遵循,堅持貫徹民主集中制。”

提黨章,就是要反對個人崇拜,因為黨章明確規定:“黨禁止任何形式的個人崇拜。”提民主集中制,就是強調集體領導,這是江胡時代之後、中共高層久違的提法。可見,8月30日召開的這個政治局會議在某種程度上,有“撥亂反正”之意-不再以習近平個人為中心,而以政治局集體為中心。

作為這次政治局會議的主題:審議《中國共產黨黨內法規制定條例》、《中國共產黨黨內法規和規範性文件備案審查規定》、《中國共產黨黨內法規執行責任制規定(試行)》,強調的都是黨規,極可能就是針對習近平的制衡。

這次政治局會議還宣布:將於十月份召開久拖不決的十九屆四中全會。主要議程:中共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員會報告工作,研究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

從公布的這個議程來看,四中全會將避開美中貿易戰、港人抗爭和中國經濟滑坡等熱點現實問題,而開成一個理論務虛會。換一句話說,就是要確定中共下階段的政治方向。果如此,可能爆發路線鬥爭,以及圍繞路線鬥爭的權力鬥爭。這場鬥爭,大抵在習陣營和反習陣營之間進行。

當年鄧小平提到的機遇,經濟上改革開放的機遇,已經成為過去式。當今之際,中國和中共面臨的,是政治上改革開放的機遇。筆者認為,無論是習陣營還是反習陣營,誰能抓住這個新的機遇,誰就會成為黨內路線鬥爭的贏家,進而成為權力鬥爭的贏家。

(2019年8月31日)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