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信仰 > 正文

一個真實的「聊齋故事」:一個尖銳刺耳的女聲從電話那頭傳來…

2018年,我經歷了從未有過的驚悚。 我撥通了家裡的電話,一個尖銳刺耳的女聲從電話那頭傳來,說的是標準普通話:「小夥子,放心吧,別管我的事,我就用用你媽媽的身體。」 說這話的竟然就是我那不會講普通話的母親!一瞬間,我每個汗毛都倒豎起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冰島一家“500萬顆星旅館”(The5 Million Star Hotel)設置了多個像泡泡水晶球般透明的房間,可以讓房客夜觀星象,仰望滿天星斗和絢爛的極光,相當浪漫。水晶球示意圖(pixabay)

母親突然會說普通話

講一件我自己親身經歷的事。我25歲,大學剛剛畢業,留在北京工作。

我老家在北方一個山巒包圍的狹長盆地中,這裡平均海拔超過1100米,水草豐美,牛羊眾多,從戰國起就是有名的“皮都”,家家也多供奉著各類“地仙精靈”的造像。

2018年2月5日,父親為了看運勢,找了鄰縣的一個算命先生。那人來家後,見到母親就說:“你身上有‘好東西’,現在最好在家裡設‘堂子’,你很快就能出山給人看病了。”

隨後,他給家中幾個關公、太上老君等造像“開了光”。

母親突然從夢中驚醒,她搖醒父親,說,有個東西慢慢侵入她。示意圖。(fotolia)

三天後的半夜時分,母親突然從夢中驚醒,她搖醒父親,說,有個東西慢慢侵入她,似乎要佔用她整個身體,她感覺難以控制自己。

還沒等父親緩過神,母親一改平時的方言,突然說起標準的普通話來,“你不要害怕!我不會傷害這個身體的,我只是來幫她的!”這聲音從母親嘴裡發出,非常尖銳,父親頓時嚇得睡意全無,母親怎麼會說起普通話來?定睛看時,母親的眼神、神態宛若另一個人。

穩了穩情緒,父親試探性地問道:“你哪來的?你是什麼東西?你要幹啥?”

“我要出山,給人治病,幫助別人,而且還可以給你們家裡賺錢。”被控制的母親冷冷地說道。

到了早上,姥姥來看母親,沒想到,一向孝順溫和的母親,一反常態,把姥姥罵了一通。

後來,母親身體難受,因為她說自己一想恢復自己的意識、不讓那東西上身,那東西就讓她不舒服,接受它上身,她身體就舒服,一點疼痛都沒有了。

父親帶著她去算命先生家。正在路途中,我湊巧撥通了他們的電話,只聽到電話里,又傳來了那刺耳的普通話:“小夥子,放心吧,別管我的事,我就用用你媽媽的身體。”

啊?這是誰?這不是我母親啊!我身上直冒冷汗,汗毛孔都打開了。我直覺可能母親被附體了,我說了附體的危害,試圖說服父親不要去。

父親雖然也害怕,但還是去了算卦先生家。到了那裡,母親身體很快就舒服了。算卦人說,這是剛開始,母親沒完全接受“仙位”,所以難受,過段時間接受了“仙位”,穩定下來就好了。

附體和父親有很多交談,它自述,自己是一條白色九尾狐,跟我媽二十多年了,從年輕的時候就覺得我母親人好,想幫她賺錢。父親說,這附體通過我母親的嘴,點名要吃雞肉,晚上也不怎麼睡覺,基本是打個盹兒。

它說想要見家裡其他的親戚,點名要見父親的姑姑、母親的大姐,說希望得到親戚認可,支持它在我母親身體上待著,給人看病、算卦。

幫助母親趕走九尾狐

當我急急忙忙趕回家,看到母親坐在床上,口中還是說普通話,我摸她手腳冰涼,就問她:“媽,您要這東西,它讓您這麼難受,失去正常。如果您不想要,就儘力在思想里排斥它。”這時那附體借母親的嘴,喃喃道:“就用用這身體,怎麼你們這麼不願意,好多人想要我,我還看不上呢!”

父親也勸那附體:“你先下身,讓她和她兒子說句話,待在身上一天了,也讓她休息休息。”

“行,那我離開一會兒,再上。”那東西借我母親的嘴說完就下身了。馬上我母親就說起熟悉的家鄉話:“媽是由不得自己啊,我一想不要它,它就折騰我,讓我身體難受,一順應它,它就不折磨我啊。”我抱住母親說,“媽您別害怕,您是想要它嗎?”母親哭著說:“我之前想要它,現在我後悔了,我聽你的,不想要它了,不要了。”

“那您否定它,不要它!別怕它!它很弱!”

再次談話時,母親已經恢復了正常,像以前一樣和大家交談了,也不會講普通話了。(fotolia)

母親應了幾聲後,又開始被控制。我對那東西說:“我是學法輪大法的,我知道你是什麼東西、你要幹什麼、為什麼待在人身上不走。你現在是在做壞事,神佛不會饒你的,不管你修了多長時間,你都不可能修成,你要想修,那就轉生成人,快離開吧。”

說著,我就把母親手上那個算命人送的“雪鐲”給拿下來,順手扔了出去,只聽鐲子摔碎的聲音,卻沒見那些碎石。那附體哭鬧著不走,說要和它的師傅通話,問它師傅能不能離開。於是父親撥通了那算命人的電話,電話那邊,傳來一個講著普通話的女聲:“怎麼樣?”

附體控制著的母親高聲哭著說:“師傅,他們家人不想要我,我該怎麼辦呢,我自己走也走不了,在這待著很難受。”

那女聲說:“我已經知道了,找三張黃表紙,一會兒在佛堂燒,燒著了磕三個頭你就跟我走吧,再不走這家人會傷了你。跟我再修一年,功高了明年再說。”話音剛落,母親便自己從地上起來,用方言說:“沒事了,它走了。”說著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再次談話時,母親已經恢復了正常,像以前一樣和大家交談了,也不會講普通話了。

擔心再被附體母親走上正道

這天夜裡,母親又從夢中驚醒,說她有涼風縈繞兩耳,她怕那狐狸附體再來。我就告訴母親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她和我一起看李洪志師父講法視頻。

第一講剛聽了幾分鐘,母親就噁心要吐,她說從腳底開始,從骨頭縫裡往外出涼氣,大腿小腹部位有針扎、電麻的感覺,後來她頭部反應強烈,左臉五官抽搐在一起,右臉則張得很開,整個身子開始顫抖。我用頭頂著母親的頭,減緩她的顫抖。過了一會兒,母親說好了,身體越來越輕鬆了。

第二講開始不一會兒,母親就說看到了一條寬寬的大道,望不到盡頭,還看到了高高大大的佛,金光閃閃的。她激動地說,“這才是真佛!”後來她睡得很香。

第二講開始不一會兒,母親就說看到了一條寬寬的大道,望不到盡頭。示意圖。(fotolia)

家人和親戚後來非常奇怪,為什麼附體這麼快就走了?為什麼它師傅說我們家人會傷害它?

我拿出《轉法輪》,為大家讀了有關附體以及開光的法。大家都覺得說得對呀,都明白了,都說要把家裡算命人“開光”的佛像送走。後來很多人都深信了法輪大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信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