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我這是沒路走了啊 我對不起你們 30歲男子遺言曝光!

還記得這段視頻嗎?

因深陷"套路貸"走投無路的男子

自殺後留遺言給父母

"對不起爸媽,

這段視頻要讓更多人看到"

這是溫嶺一起套路貸案件的受害人賈某,自殺前留下的一段遺言。警方對賈某實施套路貸犯罪的團伙成員抓獲後,在統計受害人時發現,該案中共有6名受害人,因為還不起壘高的債務,每天都被軟暴力催收滋擾,而選擇了自殺。

近日,又一起同樣的悲劇被曝光。

今年3月份,台州30歲男子尹某在仙居一家賓館裡留下遺言後選擇了痛別親人。

據其姐姐介紹,2017年,尹某談了女朋友,爸爸花了18萬,給他買了一輛大眾車。

之後,弟弟一直開滴滴維持生計,也不知怎麼回事,也許是交了女朋友之後,花費多起來了,就從網貸平台借了錢,後來借高利貸還網貸,又抵押車子還高利貸,最後迫於經濟上和精神上的巨大壓力,選擇了自殺。

△台州文化生活頻道視頻

關於一個月利息6600這件事,記者採訪了當事人↓

△台州文化生活頻道視頻

姐姐尹女士:我弟弟也是成年了自己做錯的事情也要付出代價。但是我感覺社會上的套路貸高利太可恨了,我們這種家庭已經支離破碎了,我們不希望有我們這種悲劇發生。

類似悲劇已屢屢發生,望引起重視

遭遇“套路貸”多名受害人輕生

在甘肅蘭州,記者也找到了掉進網路套路貸陷阱的受害人。今年30歲的小麗是一名微商店主,2017年底因為資金周轉困難,她在急需用錢時,無意中發現了一個網路小額貸平台的廣告。

受害人小麗:當時腦子裡只想著要還銀行信用卡的錢,所以就點進去了。貸款平台名字叫做“現金白條”,註冊完以後,允許授權讀取我的通訊錄,還有我的身份證的正反面照片,還有我的肖像採集人臉,最後出來的時候額度是3000元。

雖然借款額度是3000元,但打到她銀行卡上的錢只有2400元,剩下600元被對方以綜合服務費的名義扣除了。按照約定14天後,小麗需要償還3000元。但到了還款那天,對方一直以各種理由稱小麗還款失敗。

受害人小麗:告訴我說是他們的財務在升級,要不就嘗試線下還款,然後他就給了我一個支付寶的賬號,我就把這3000元又給打過去了。過了兩分鐘不到,這個客服又給我打過來,說是還款的時候,我是不是沒有備註好姓名、電話,從支付寶讓我再轉一次。

幾次重複還款下來,小麗銀行卡上僅剩的12000元全部轉完了。無奈之下,小麗只好又從其他平台借錢。和現金白條一樣,這些平台每次都要收取30%的服務費。

而且,還款期限從14天縮短到了7天,一旦不能如期還款,每逾期一天利息就要收10%。如果不想被催收,可以再掏服務費申請延期還款。

小麗說她之所以在多個平台借錢,原因主要是這些小額貸平台的還款期限太短了,手上的資金根本周轉不開,而一旦逾期沒還,就會接到催收電話或簡訊。

一年多的時間,小麗從網貸平台共借了80萬元,實際到賬40多萬元,但各種費用算下來卻要還120萬元。越來越大的債務窟窿和沒完沒了的催收電話、簡訊,讓小麗每天精神崩潰,幾次準備自殺。

受害人小麗:我媽媽的手機每天都會接60多個騷擾電話,然後催收電話就打到我老公那兒,我老公接起來就罵。我就覺得,只要我這個人不在這個世界上了,這件事情才結束了。

號稱無利息受害人卻掉入以貸還貸陷阱

據辦案警察介紹,犯罪嫌疑人王某等人經營的這種7天或14天的短期小額貸項目,因為高額的“砍頭息”及“逾期費用”,也被業內人士稱為“714高炮”。

這是現金貸轉移到網路後的一個新變種,而經營這個產品的公司幾乎都沒有放貸資質。

那麼,這些非法小額貸平台是怎麼變成套路貸的呢?

犯罪嫌疑人王某,原本是一家知名互聯網公司的員工,2017年開始,他與人合夥做網路貸款業務,2017年12月,金融監管部門開始對現金貸業務進行限制監管後,他的公司業務也被迫叫停,直到2018年6月,他們又找到了一種逃避監管的新型網路小額貸產品。

王某的公司對這些小額貸APP進行了偽裝,比如將APP做成AB兩面,A面是美食、天氣等內容,B面則是小額貸業務。因為審核不嚴格,這些從事非法放貸業務APP很容易混入各大應用商店。

犯罪嫌疑人王某:使用AB面的方式,一旦審核通過之後,服務端開關進行切換,就可以變成一個金融類的、貸款類的產品。

和一般貸款產品相比,714高炮最大的特點就是放款速度非常快,這也讓很多受害人急需用錢時,習慣性地找這些APP借錢。王某等人為了防止受害人賴賬,不允許他們在同一平台長期借錢,而是不斷開發新的APP來引誘受害人多頭借貸,壘高債務。

甘肅蘭州市公安局七里河分局刑警大隊教導員談存俊:你在一個平台上借了1000元,但是人家只給了你700元,你肯定還不上,只能借兩個平台才能還上。還3000元的時候,一個平台只能借700元,3000元就得借五個平台。所以,好多受害人這樣,在進入這個套路以後,越借越多,他就進入這裡面,就拔不出來。

受害人進入多頭借貸,以貸還貸的困境後,這些非法小額貸平台所宣稱的無利息的謊言也不攻自破。

甘肅蘭州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大隊長賀曉東:我們算了一下,很多借了的人實際情況來看,借了1000元,實際上拿到700元以後,還款大部分在五六萬元以上。

在調查中警方發現,這些套路貸公司往往會找多家催收公司,對他們開出遠高於正規金融機構的傭金。高額的傭金也讓許多催收人員用盡手段對受害人施加壓力,除了用“呼死你”軟體和簡訊轟炸,許多催收員在電話里對受害人也是張嘴就罵、侮辱恐嚇。

催收人員(警方取證電話錄音):如果你能處理欠款,積極地聯繫我們。不能處理就算了,下午我給你們家每人送一口棺材過來。別跟我說這些,你把錢留著給自己做葬禮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