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開學後怕女兒被「欺負」 爸媽躲車後觀察90分鐘!

孩子入學季爸媽揪心時

記者將聚光燈轉向新生家長品讀他們的苦樂與酸甜

開學了,無論是剛上幼兒園的小豆丁、第一次邁進校門的小學生,還是滿懷壯志來到新學校的中學生、大學生,都是興奮、激動的,對未來充滿憧憬。然而,每一個雀躍身影的背後,都有父母深情凝視的目光。這目光里有不舍、有欣慰、有糾結,也有“時間都去哪兒了”的感慨。孩子幸福步入校園,可能是父母至少一年的奔波和張羅。開學季,我們把目光轉向新生家長,品讀他們的苦樂酸甜。

■本報首席記者謝鑫名本報記者苗靜

擔心女兒被“欺負”躲車後觀察90分鐘

雖說9月1日正式開學,但趙兵和家人早在半年前,就啟動了女兒入幼“工程”。

女兒小丫現在三歲半,年初還不到入幼年齡,可趙兵夫妻與“四老”便開了“圓桌會議”,張羅小公主入幼。去公立,還是私立,或是企辦幼兒園,6個人各抒己見,沒形成統一意見。會後,趙兵做了大量調查工作。

他發現,自家小區周邊(長安區)共有5家幼兒園,公立那家雖說便宜,但擔心孩子學不到東西,將來上小學可能會吃虧;條件非常好的那家私立幼兒園,每個月至少3000塊錢,承擔不起。那家企辦幼兒園價格可以接受,但剛裝修,擔心影響孩子健康。小區內的那家私立幼兒園,價格每月近2000,還算可以接受,條件也說得過去。

又開了一次“圓桌會議”,趙兵一家最終選擇了“小區幼兒園”。

接下來,各種托關係才交上定金。沒過幾天,這家幼兒園就漲價了。趙兵慶幸自己“先行一步”。

進入8月,幼兒園實習“試入園”。早上送孩子,送一路哭一路,中午睡覺哭成淚人,只有晚上接時小傢伙才有笑容。

趙兵和妻子沒少做工作,孩子漸漸哭得少了。卻有一天,孩子說什麼也不去了。原來,在幼兒園玩耍時小公主被其他寶寶抓了一下,心裡多少產生了點陰影。經過一番開導,才勉強願意去上學。擔心孩子再次被“欺負”,趙兵跑到幼兒園外圍,躲在汽車後邊,偷偷地觀察女兒一個半小時,看到內向的小傢伙玩得還可以,才放心離開。

這幾天孩子正式入園,狀態比之前好多了。不過,趙兵心裡還是有擔心……而這只是入幼。

託管費比學費還貴雙職工表示“傷不起”

直到8月21日,還有不到10天就開學了,杜斌才拿到了兒子的錄取通知書。兒子上的是一所不錯的國際小學,懸在全家人心頭的這塊大石頭總算落了地。

早在一年前,兒子剛上幼兒園大班,杜斌就開始選小學了。他和愛人覺得片內的學校不好,考察了很多所學校,也問遍了親戚朋友,最終選中了一所口碑很好,離家也不太遠的國際小學。有了目標就趕緊托關係,好容易找到了能辦事的人,人家說得等春節過後才能定。沒想到,這一等就是半年多。拿到錄取通知書以前,心裡一直不踏實。不過,孩子上小學這麼大的事兒,等待和煎熬都是值得的、心甘情願的。

學校有著落了,另一個問題接踵而至。杜斌和妻子的老家都在外地,兩邊的老人不能過來幫忙帶孩子。妻子每天下午6點下班,到家就6點半多了。而杜斌的工作單位在開發區,開車單程就得四五十分鐘,也來不及接孩子。中午還好說,學校有小飯桌,下午放學後的兩三個小時,就得另想辦法了。

所以,剛拿到錄取通知書,杜斌就開始在學校附近找託管班,最後選了一家感覺不錯的,每個月1300元,管一頓晚飯,還給輔導作業。兒子上的這所國際小學,每年的學費是1.2萬元。算下來,這託管班的費用比學費還貴啊!貴也沒辦法,也得咬牙堅持。

開學前幾天,杜斌和愛人給孩子置辦了全套的學慣用品。孩子很興奮,整天盼著開學。杜斌高興之餘,也不免擔心:孩子學習能跟上嗎?正是換季的時候,又換了一個環境,孩子可別生病啊……為人父母,總有操不完的心。

兒子初中住宿家長心裡空落落

昨日,得知12歲的兒子坐在初中的教室正式上課,姚偉終於如釋重負,心裡卻空得難受。

早在一年前,為了讓兒子上一個好初中,姚偉便開始了選校的“征程”。兒子在一所普通小學讀書,成績卻非常優異,全年級名列前茅。姚偉覺得只要選對好初中,兒子的未來不可限量。經過一番深入調查,他發現自家片內的中學並不是想像中那麼好。

而最關鍵的是,去片內那家中學上學,騎自行車至少半小時。現在街上車多,他擔心兒子的安全。如果到那所中學附近租房子,投入就太多了,更別說他和妻子工作都忙。琢磨來琢磨去,姚偉打算讓孩子去私立中學上。因為他從朋友那裡得知,那家私立中學各種條件都不錯,教學質量也很好。

於是早在年初,姚偉便送孩子去參加那所私立中學的考試,後又經面試,孩子順利通過。這所學校在欒城區,是一所寄宿中學,費用一年近2萬,夫妻倆努努力還可承受。再說,男孩子就該自己出去“闖”,早鍛煉早成才。

話是這麼說。進入8月,兒子去學校軍訓,第一次離家他倒沒什麼,姚偉和妻子看著孩子的屋空空的,他們心裡也空空的,雖然他們還有“老二”在家……

8月31日,姚偉將兒子送到學校,昨日孩子已坐在教室,開始了新的征程。

而姚偉有點糾結、失落……

把女兒送進高中提前“空巢”

8月30日下午,老孔送女兒開學報到。這是一所離市區比較遠的高中,從此以後女兒就要住校了。一個宿舍8名同學,環境還不錯。回到家,老孔和愛人連晚飯都不願做了。他自嘲,40多歲就提前成為“空巢老人”了,不知多久才能適應這樣的生活。

此刻的清閑和失落,與7月份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中考剛結束,分數還沒出來,老孔就和眾多家長一樣,開車帶著孩子挨個兒考察石家莊的高中。一周的時間裡,他們去了十幾所學校。“根據孩子平時的成績,參考各個高中最近幾年的分數線,先選出可能會上的十幾所學校,再一一考察。”老孔說,一是實地看看校園環境,二是跟這些學校的招生老師取得直接聯繫。雖然下手不算晚,功課做得也很充分,老孔還是走了彎路。他們原本選定了靠近市中心的一所學校,費用都交了,後來又傾向於較遠的那一所學校,不僅環境好,管理也更嚴格。選一所學校要斟酌的因素實在是太多了,那些天全家人都很糾結,左右搖擺,一番煎熬後,才最終選定了學校。

這個暑假,女兒也一直沒閑著。作為藝術類考生,她每天都得上課、練琴,還報了好幾個科目的先修班,絲毫不敢放鬆。別說三年後的高考了,就是開學後即將迎來的高中階段第一次考試,都讓她和同學們感受到了不小的壓力。

雖然老孔也擔心女兒能否適應住宿生活,能否儘快進入學習狀態,但總體上他還是比較淡定的:女兒已經15歲了,上高中了,鍛煉鍛煉也挺好的。作為父母,該放手啦!

孩子讀大學了自己漸老

藉著送女兒上大學的機會,付強專門請了年休假,帶著妻女在四川好好玩了幾天,9月1日剛回到石家莊。因為工作忙,這是付強第一次抽出時間專門陪女兒玩。他不無感慨,孩子是真的大了,而自己是逐漸老了。

今年高考,女兒的成績並不理想,比預估分數低了幾十分。報志願那段時間,付強和妻子一直處在一種焦灼不安的煎熬中,既怕找不到滿意的學校,又擔憂孩子走向人生的第一步選擇不好,會影響她的將來。看到那麼多所大學的錄取分數統計,他們的頭一下子都大了。為了不錯過任何一點有用的信息,夫妻倆抱著書本一頁一頁地翻,還向過來人請教,只為找到合適的學校和專業。“這真是一個大工程,是需要你從一無所知到短時間內必須掌握的一門學問。”讓付強感到驚訝的是,這個時候女兒比家長還成熟,很有主見,一點兒也不像父母那樣一頭霧水。

女兒不願在家門口讀大學,也不喜歡東北的寒冷和西北的貧瘠,她想去的地方是北京。然而,她的分數在北京不容易找到合適的學校,因而最終選擇了四川農業大學。她的規劃是大學畢業後考研、讀博,到時再考北京的學校,“曲線救國”最後還是要去自己喜歡的地方。

突然之間,付強發現女兒長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和思考。女兒有的想法跟父母並不合拍,她尊重父母只是不想讓父母傷心,但還是要堅持自己的選擇和理想。“雖然不想你長大,但又無法阻止光陰的腳步。惟願這一步步都有歲月留下的足跡,都有青春和汗水的印痕。願不甘於命運,不貧於生活,不負於內心。”在寫給女兒的信里,付強說出了心裡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