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澤東「好學生」的共同點

受到毛思想影響的“革命領袖”歷歷細數,衣索比亞、貝南、馬達加斯加、迦納等國的“革命領袖”均列為“毛澤東的好學生”。但這些“毛澤東的好學生”後來大都成為獨裁者,給他們的國家與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災難。

這些“毛澤東的好學生”當中,少部分人是先通過民主選舉上台成為國家領導人,待成立內閣後再伺機實行獨裁統治,但更多的人是通過革命之路直接走向獨裁統治。這些人由“革命領袖”變身為獨裁者,其間幾乎不需要思想與行為的轉換,區別只在於掌權還是未掌權。

如果說毛澤東的其他學生主要是受到毛的思想影響,那麼波爾布特則是受到毛的親炙及大力栽培。1952年及1957年,波爾布特曾兩度秘密前往中國受訓,通讀了毛澤東的全部軍事著作,從武裝割據到農村包圍城市等等,並確定毛澤東思想為柬埔寨革命的指導思想。1962年波爾布特當選柬共總書記,於1965年11月第三次親赴北京“探尋革命真理”。在北京的三個月受訓過程中,陳伯達、康生等人給他系統地講解“槍杆子裡面出政權”、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等理論和經驗。1966年2月,波爾布特返回柬埔寨開展他的革命事業,把柬埔寨勞動黨改名為柬埔寨毛主義,1975年,他發動“紅色高棉運動”,推翻親美的朗諾政權,建立一黨專制的獨裁政府。1976年至1979年間出任民主柬埔寨總理。

波爾布特學習毛澤東的“成績單”如下:在其執政的3年零8個月時間裡,柬埔寨人口驟減了三分之一(《國際統計年鑒》1995年版)。在殺人的速度上,它超過斯大林的肅反;在施害的廣泛性上,超過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在殘暴和野蠻的程度上,超過希特勒納粹;在毀國毀民的後果上,超過非洲的盧安達。這場人類史上無先例的大屠殺,其性質使所有史學家至今難下定義。就連英文辭彙Genocide(有計劃的滅種和屠殺)也不準確,因為它既不是種族間的,也不是地域間的,既不是利益間的,也不是宗教間的,甚至都算不上意識形態間的。因為除了波爾布特臨終前的譫妄——“我沒有屠殺,我只是在戰鬥”,至今也沒有什麼理論或者著作來說明或解釋這次屠殺的目的是什麼。

在此期間,據說中國大陸官方總共向紅色高棉提供了高達10億美元的援助。而紅色高棉與毛以及中共的關係,除了中國大陸人之外,世界都知曉。

在顛覆中華傳統文明方面,毛澤東所起的作用超過中國歷史上任何人物。“毛澤東的好學生”具有的反人類、反人道、反文明、反理性特性,以及毛親手發動的“文革”對中華民族造成的傷害,都離現在並不遙遠。但當局為了維護極權政治,不僅有意忽視這段歷史,還刻意蒙蔽國民心智,給中國青年一代(包括少部分毛澤東“文革”政治的既得利益者)塑造了一個與歷史真相完全不符的毛形象。

這種政治舉措,不僅貽害中國當代,還使中國未來的政治前景非常晦暗。

曾經流亡中國的“共產主義”者們

隨著柬埔寨前國王諾羅敦·西哈努克的逝世,那些曾在中國成立流亡政府的外國政要也被一一翻出來。

柬埔寨前國王——西哈努克

1941年,年僅19歲的西哈努克登基成為柬埔寨國王,1970年3月,西哈努克訪問中國期間,柬埔寨國內發生政變,首相郎諾宣布廢黜西哈努克,並判處他死刑,西哈努克只得在中國流亡,並在毛澤東的幫助下組織了流亡政府。

流亡期間,毛澤東給予了西哈努克極高的待遇,不但每年提供500萬元人民幣的捐款,而且提供警衛人員和汽車隊,外出有專機和專列,並把清朝法國駐北京公使館修繕一新,送給西哈努克作為其在北京的官邸。官邸內專門修建有游泳池、俱樂部和羽毛球場等供其居住、休閑,此外還經常組織專場表演和美女供其娛樂。西哈努克愛吃西餐,大陸官方給他提供了七個廚師、七個糕餅師傅,還從巴黎專門給他空運鵝肝,真可謂過的是驕奢淫逸的王公生活。

1993年9月24日,柬埔寨恢復君主立憲制,西哈努克在大陸官方幫助下重登王位。1993年,71歲的西哈努克在北京醫院查出患有惡性腫瘤和其他若干疾病,大陸官方不惜代價地提供高昂醫療設施和人力給他治療,耗資無數。此後的多年,西哈努克長期往返於柬埔寨與北京治療疾病。

2012年12月15日凌晨,諾羅敦‧西哈努克在北京去世,終年89歲。

馬來西亞毛主義總書記——陳平

1957年,由於當時共產主義陣營的影響,斯大林要求中共要支持東南亞的共產主義運動,馬共也在其列,當時的馬工總書記陳平向大陸官方提出兩點支援請求,一個是要求英鎊支援,另外一個要求是在中國境內建立電台,以便其遙控馬來西亞國內的共產運動。於是,馬來西亞革命之聲廣播電台在湖南益陽成立,影響到整個東南亞。直到1979年,新加坡總統李光耀強烈要求中共不再支持馬共的電台,當時中蘇美越柬的關係微妙,為了利用李光耀幫中共的外交做一些事情,鄧小平要求陳平馬上停掉電台。1981年,這個設在湖南的電台停止了播音。但是不久,人們包括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的政府方面又聽到了這個電台的聲音。後來才知道,馬共把這個電台搬到了泰國西南部,馬來西亞西北部的叢林里,繼續播音。最終,在泰國當局的要求下,陳平領導的馬共結束了他們近六十年的歷史,成為了泰國南部一個叫做“和平村”的村民。

日本毛主義第一代領導人——德田球一

日本毛主義於1922年7月15日在日本政府宣布非法的情況下成立。1923年被有關單位檢舉,1924年宣布解體;1926年再次宣布成立,1928年再度被取締,不少重要領導人如德田球一等都被逮捕。1935年日本毛主義再度解體,直到1945年戰後才告合法化並由剛剛從獄中釋放的德田球一重新建黨組織。1950年,德田球一受到佔領軍總司令部的“公職追放”處分,流亡中國。不久,由於日本毛主義主張武裝鬥爭,而於1952年再被取締,武裝鬥爭路線也導致了日本毛主義失去了所有的國會席次。1953年6月10月14日,德田球一因患腦溢血搶救無效病逝於北京。

越南毛主義創始人之一——黃文歡

黃文歡原名陳春風,是越南毛主義創始人之一,曾任越南毛主義前中央政治局委員、越南國會常務委員會副主席。當時越南毛主義分裂成親蘇和親華兩派,黃文歡為親華派的骨幹。胡志明去世後,越南被親蘇派掌權,黃文歡受親蘇派越共黨打壓,無所作為。後查出患有肺結核且久病不愈,1979年7月,他利用出訪原民主德國之便,在中共情報部門的幫助下,利用巴基斯坦管道來到北京。到北京第三天,便被查出實際患有晚期肺癌。不久,越南宣布撤銷其所有職務,開除越南毛主義黨籍,1980年6月26日被越南政府缺席判處死刑。1991年5月18日,黃文歡在北京去世,終年86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