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橫河:中共貿易戰和香港事件混亂信息:亂了方寸還是內鬥

有的人直接了當地就說是江派和習斗;當然也有人說,江澤民都老成那個樣子了,哪有什麼力量?實際上在政治界有這麼一個規律,一個派系的形成和它的政綱,和它的利益的結合關係更大。如果說有一個派系頭目又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施政綱領,甚至是黑幫的幫規都可以,他在政壇上執政的時間又足夠長的話,它就會形成一大批依賴這個系統的官僚。即使這個集團的頭目一句話都不說,或者就是躺在床上,只要還活著,只要他是個象徵就夠了。

時事評論家橫河(希望之聲

(編者按:中共從上周開始在美中貿易戰和香港反送中問題上釋放的混亂甚至矛盾的信息說明什麼?是沒有前後一貫的政策,還是各部門各行其是,抑或是權力鬥爭?貿易上是談、打還是拖?港府為何又轉強硬鎮壓?以下是時事評論家橫河在希望之聲的訪談。)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從上個周末開始,中共在美中貿易關係和香港反送中問題上不斷地傳達著混亂和矛盾的態度,23日雙方互相加關稅,就有些讓人出乎意料,因為在此之前,美國是多個官員都公開表示,中美之間很快會有協議,貿易戰在大選前就會有結果。

23日之後,中共官方態度不僅是一日三變,而且不同的聲音同時存在,不能不讓人懷疑中共高層權力鬥爭達到了白熱化,以至於矛盾無法掩蓋。具體的情況到底如何呢?我們下面就來分析一下。

在今天的節目過程中,您可以通過Skype來聯繫我們發表您的意見,我們的Skype賬號是hhpl;或者您可以寫Email給我們反饋,我們的Email賬號是[email protected]

橫河先生,我們來看一下,最近一個星期中共發出的信息,不管是對美中貿易,還是對香港反送中,都是彼此矛盾、非常混亂的,您怎麼解讀這個現象呢?

橫河:我覺得至少有三種可能性,第一種就是中共作為一個整體,或者是現在的習近平,對於貿易戰或者香港抗議,沒有一個連貫的清晰的方案,所以隨時調整可能就出現了互相矛盾的現象。

第二種可能性,就是高層的權力各個不同的派系,你要知道中共雖然說是一個整體,但是實際上它是有派系的,當然這些派系不改變中共的實質,也不改變它自己是中共的一部分,但是它畢竟有派系,所以這樣一來的話,各個派系的力量就有了活動的空間。因為每個人對同一個事件,每一個派系對同一個事件會有不同的考量、有不同的策略,它可以在自己還在掌控或者是有影響力的部門,來推行自己傾向的政策,所以就出現了各方面矛盾的現象。

還有一種,就是真正的權力鬥爭,剛才講的派系只是觀點不同,或者是運作方式不同,真正高層的權力鬥爭也可能是導致外界矛盾的一個因素,而且這次確實有很多人認為這很可能是一個主要的因素。

主持人:好,那我們就一個一個來分析,我們先說一下美中貿易問題。您覺得北京到底是想談呢,還是想打,或者是想拖?

橫河:對,這個問題大家都在猜。因為北京黑箱操作,不像美國人,美國人想談,想談成什麼結果是上推特的。我們先把這個事實梳理一下。在這之前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我們就從8月23日開始,中方宣布加稅,美國就立刻回應加稅,我們認為貿易戰立即就全面升級了。

這之後就好的壞的消息都沒有,一直到26日早上,川普總統在法國參加G7會議的時候,和埃及總統召開記者招待會上就宣布,他說昨天晚上,也就是說是25日晚上,他說中方有電話給美國貿易談判的首席代表,說中方願意回到談判桌,而且他說有兩個電話。但是他沒有說昨天晚上是美國還是法國時間,因為兩個差6個小時嘛。

而北京時間在26日上午的時候,劉鶴在重慶講話,歡迎包括美國在內的外國到中國投資和經營,這個就和川普總統講的電話內容是相呼應的。如果我們考慮到時差的問題的話,劉鶴在重慶講話,跟川普總統講的中方代表和美國通話,應該在差不多的時間,所以這兩個就互相對應上了。為什麼說差不多時間呢?就是不可能是政策的前後變化,只可能是同一個政策。

現在的問題是川普總統說,中方非常願意,甚至是急於談判要達成協議。但是中方除了劉鶴的重慶講話之外,其他的官方消息和這個相反的,這就是為什麼外界很迷惑。哪些相反的呢?立即的反應,就是外交部發言人他馬上就否定了通電話的說法,不過他說的是“沒聽說”。另一個就是《環球時報》乾脆說沒有電話。雖然《環球時報》是個極小的小報,但是因為它這種非常詭異的風格,還是比較容易被人關注的。

然後就當天中午,就是中午剛過一點點,川普總統和印度總理莫迪有一個會面,在這個會面之前有個記者招待會,就是當天幾個小時以後了,就否定了沒有電話的這個說法,他馬上就問財長姆努欽是誰打的電話?怎麼回事?

姆努欽還證實另外一點,他說24日和25日晚上都有電話,是通過中間人和劉鶴的對話。現在我們不知道中間人是誰。而川普總統進一步說到,說其實級別更高,他說的是“副主席”,Vice Chairman,不是Vice Premier,不是“副總理”,但他沒有詳細說是誰,也就是說這肯定是有的。官媒一直在煽動民族主義,而且高調顯示對美的強硬,這個官媒都是中央級的喉舌,什麼不願打、不怕打之類的。

再從貿易戰本身來看,我們看到很奇怪的就是在幾天之內連打了兩個U-turn,就是180度的轉彎,雙方都表示下一輪談判很有希望的時候,就是23日宣布對750億美元加關稅,導致美國立刻對5千5百億中國商品加稅。這是第一個轉彎,180度。

2天以後,實際上如果按照姆努欽說的,就24日晚上,就和中國的官員通話的話,實際上就是1天以後,就有了要重回談判桌的說法,至少到電話和劉鶴講話的話,等於是又轉了一個180度。就是貿易戰本身,我們不講輿論,不講中國的宣傳。

也就是說開始的時候北京是想打的,就第一個轉彎的時候,是想打的,也許沒有想到美國立即就強力反擊這麼快,而且規模這麼大;那麼也有可能是國內中共高層出了一件什麼事,結果就把想打的念頭給打消掉了,或者是主張談判的暫時又佔了上風,所以又變成想談了,所以這有兩個可能性。

但是另外一方面,我們看到宣傳部門還在繼續進行反美宣傳,不怕打的宣傳,我們也可以分析一下,外交部發言人的講話很可能是他沒有接到通知,因為從川普在法國宣布說25日晚上有電話,到外交部發言人否認,只有一兩個小時,因為再過兩三個小時的話,川普就針對外交部發言人的說法又否認了一次,所以一定在這之間。

主持人:可能中共沒有想到的是川普馬上就把這個事抖了出去了。

橫河:對,有可能。而願意繼續談的很可能就是臨時的決定,因為只有幾個小時,這時候就來不及通知外交部,所以外交部說的“沒聽說”,他倒不一定是跟這個重開談判對著干,而是他真的沒聽說。

但是《環球時報》的說法就有一點對著乾的意思了,它說沒有通話的事。你是《環球時報》,你怎麼知道沒有通話?你不是通話的人,你都沒有資格說這句話。因為《環球時報》畢竟是,只是從級別上來說,這些事情它是不該知道的,儘管它可能有最高層有人直接捅給它,但是捅給它的人也不在打電話的人中間,也不在決策要打電話的人中間的話,他就不知道。

而《環球時報》我們知道是屬於宣傳口的,它和宣傳口的整個基調是差不多的,所以可以認為說要打的,貿易戰要打,硬打的,至少宣傳部門沒有變過。總體上我們知道中共的戰略就是拖,拖到2020大選;談和打,它可以是紅臉白臉,也可以是階段性的政策,也可以是高層內鬥的體現。

但是對於川普政府來說的話呢,他不會去那麼分析,他也沒有必要能分析,他大概只認兩個,一個是習近平本人怎麼說的,還有一個就是首席貿易談判代表劉鶴怎麼說的,別的人他一概不管。這個一定是這樣的,對於外國政府來說的話,他只能這樣子來處理問題。

主持人:所以現在民間就有一種說法,就是說中共是低估了川普想打貿易戰的決心,那麼川普是高估了中共的智商。所以我們看到雙方他一直在拉鋸,但是關於美中未來,大家有一種說法,就是說未來這個貿易會脫鉤,而且這種說法現在是越來越多。那您怎麼看這個問題呢?

橫河:脫鉤的意願呢,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尤其是在智庫、學術界、情報界等等,只要認清中共本質的就知道中共是不會從根本上改的,協議是很難達成的;就是達成了也很難執行和核實。認識到的這些人,他知道最終脫鉤是肯定難以避免的。

從川普總統的角度來說的話呢,他就是要解決美中之間的很多長期拖延下來的這些糾紛,所以對川普團隊來說的話呢,他當前最重要的就是落實總統的這個意圖,就是達成美國能夠接受的協議。但是作為這個專業團隊來說,他們肯定會考慮過脫鉤的問題。就是他一定有多種選項嘛,就是這步怎麼走、那步怎麼走,有幾種可能性。所以說它很可能是多種選項之一,或者是多種備案之一。但是他不會說在最後談判破裂之前把它拿到檯面上來,不會這樣做。因為他還需要考慮脫鉤的實際的可行性。

目前產業鏈能夠快速轉移到其它國家的主要是低端的,低技術的勞動密集型產業,對於中國的影響呢,這些產業僱用的工人多,所以影響就業。但是確實有很多高中端的產業鏈一時還沒有哪個國家能接下來,因為畢竟世界工廠嘛,其它的國家要全面接管,可能一時達不到這個,畢竟中國是世界第二經濟體,而且走到這一步它用了40年的時間,其它國家,就是一下子美中完全脫鉤,在技術上是相當困難的。

主持人:比如說現在蘋果公司就很難真正地脫離中國的製造商。

橫河:對,你這麼大的製造業還包括這麼多供應鏈,要全部一下轉移到其它國家,非常困難。那麼事實上呢,一些反對目前美國對中共的貿易政策的人,除了美國華爾街和跨國公司的利益集團以外,那些他是從利益考慮的;其他的就從技術考慮了,就認為雖然脫鉤不可避免而且是必須的,但是短期的可行性還是要打問號的。這是脫鉤的說法。

對中共來說,中共也有個脫鉤的問題,它當然是希望就是走過去40年佔盡全球化的好處,而且搭美國順風車的這個老路;但是美國已經不幹了,現在是美國不幹了。也就是說過去40年,中共一直在對美國進行貿易戰,只是美國現在開始還擊了。

對中共來說呢,它同樣有難以脫鉤的問題,就是它自己另起爐灶,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很難的。你像最近西方媒體發現“一帶一路”的這個鐵路貨運啊,說大部分都是空車皮。因為為了政治上的需要,就是鼓勵大家“一帶一路”,它這個貨運是按照發貨的車廂數量來補貼的。所以你只要空車皮走一趟,中央就有補貼,按這個來補的。這樣的話,空車皮它什麼也不裝嘛,他也不賺也不賠,再加上中央一補貼的話,他就賺了。所以我們以前說過,“一帶一路”它是需要沿海和西方國家,主要是和美國的貿易順差來補貼的,它不是一個可以自我良性循環的項目。

和美國脫鉤是不情願,但是又沒有辦法的事情。它要避免脫鉤的話,它只能寄希望於2020年大選,而且不只單純是寄希望,中共已經而且會繼續用一切手段來干擾美國大選,介入美國大選。

主持人:我們就來看看如果它用拖的辦法,就算川普不能連任,當然現在這個可能性非常小,因為川普的民調非常高。您覺得中共它能堅持到川普這一屆任期的結束嗎?因為我們現在看到中國的物價,特別是食品物價已經大幅度的上漲,特別是豬肉已經漲了,就是在過去1個月時間已經漲了50%。所以這幾天Costco在上海開第一家分店,上海大媽們就瘋狂搶購商品的那個畫面和錄像已經傳遍網路了,讓世人都非常驚訝。

橫河:事實上我認為中共在對美國750億商品加稅的時候呢,它是決心要給川普總統一個重大打擊的,而且有人認為中共就打算翻臉了。但是之後發生了一個什麼重大的事件使中共改變了主意?當然一方面可能是美國反應過快,它沒有考慮到;另外一個就是,除了高層權斗以外呢,還有一個可能就是經濟數據非常疲軟,或者經濟上承受不了,這個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另外還有一個問題也是需要考慮的,就是美國開始貿易反擊戰到現在,他幾乎沒有或者很少有持續一段時間停頓在同一個水平上的,就說加了稅以後等幾個月,很少有。就是說如果達不成協議的話,不會說保持今天這個狀態的。就是美國他不會停在那個地方等中共拖的,他的制裁措施會升級的,就不斷地升級,只要你沒有反應他就升級。

你比如說在美國宣布5千500百億中國商品加稅以後,特別還提到了就是命令美國企業撤出中國。雖然說有人懷疑他能不能有這個權力,但是他提到的1977年的《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呢,大家認為總統很可能是有這個權力的。這些雖然提到了沒有做,它都是可以加碼的,就是說美方還有加碼的東西。

另外就是美日貿易協定已經基本上成形了,日本去承諾購買中共不買的美國玉米,正好日本受災,玉米產量減少,它需要進口。也就是說川普總統也沒有閑著等你拖,他一些減輕中共威脅、減輕中共這個行為的後果的那些行動也開始了。

在中國,雖然中共自認為有極權的優勢,它不需要選票嘛,它認為它的耐壓能力強,但是物資缺乏的時候究竟怎麼樣,民間會什麼反應,很難預測的。你像現在回到票證,這40年沒有的票證又回來了。你像現在這個豬肉價格暴漲。

有人說這個Costco瘋搶,他說是中共故意做給西方看的,說是中國有這麼大的市場、有這麼大的消費能力吸引西方投資的。但是我覺得更像是另外一種情況,就是消費者更在乎自己錢包了,而且是在有選擇的情況下,他會更信任美國的商品,主要是食品的質量,這個很重要。所以從中國目前的經濟情況、供應情況,和美國的這個策略來說的話,中共拖是拖不下去的,我不認為它能夠拖到這一任大選。

主持人:好,我們下面再來看一下香港問題,現在G7國家共同發表聲明是要求尊重《中英聯合聲明》,那可以說北京當局面臨的壓力是非常大的,就是在國際社會上面臨的壓力非常大。

那上個星期,我們大家看到事態有所緩和之後呢,這幾天風向又突然變了,香港的警察又開始實彈射擊,林鄭又想利用《緊急法》鎮壓。那您覺得這個是中共高層內鬥,是習的政令不出中南海嗎?

橫河:因為中共黑箱操作,所以誰也不知道具體情況,但我們可以分析一下,也是從時間順序上分析。就上一次我們講過楊潔篪突然訪美以後呢,美國政府的最高層每個官員幾乎都表態了,就是說希望和平解決香港問題,要習近平直接和香港的抗議者對話,而且和貿易談判掛鉤,這個我們上次都說了。

結果呢導致8月18日就是上個周末大規模的集會,170萬人集會,在沒有警方和黑社會挑釁的情況下重新回歸和平、理性、非暴力。但是我們也說了,還需要觀察。所以果然24日到25日的那個周末又爆發了衝突,主要是警方又開始使用暴力了,除了用催淚彈、布袋彈以外,警方還有三處直接是開槍的,黑社會也再次出動。

現在看來的話,也就是說它這個時間是這樣的,同樣有幾種可能性,一種就是由於8月18日當天,因為之前美國的強力表態的話,中共一時沒有拿定主意怎麼辦,所以決定暫時的收斂一下;後來發現美方的重點可能是防止像六四那樣的軍隊屠城發生,而中共它是並不打算和抗議者談判或者讓步的,所以說它只有走繼續加緊鎮壓這條路。

也就是說它在不派軍隊屠城的情況下,就是像六四那樣的情況下,它會升級,至少表面上在香港港府的指揮下的那種鎮壓。林鄭她準備使用這個《緊急法》,其實就是這一類的,就是不動用中共軍隊的最大程度的鎮壓。

這個一方面是在觸碰和試探西方國家除了動用軍隊以外的其它底線。另外就是既然不打算和抗議者談判,也不對五點訴求回應的話,那實際上它也就是鎮壓這一條路了,當然它還不僅是單純的鎮壓,還包括動員香港的親共勢力,從各種角度來製造支持林鄭和港府的氣氛。當然親共勢力還有很多運作,還會有其它的舉動。中共搞這些陰謀詭計是最擅長的。

當然現在G7國家也聯合表態了,對中共的壓力更大,但是中共的對應大體上我覺得是不會變的,這倒不是政令出不出中南海的問題,而很可能是中南海沒有一個可執行的政令。

講到這裡,我就覺得有必要談一下中共高層權力鬥爭在香港問題上的體現,剛才講在貿易上的體現。這一次很多人都認同在香港問題上確實有權力鬥爭的表現特點,導致一些互相矛盾和不協調的現象,就是中共方面這種現象出現。

有的人直接了當地就說是江派和習斗;當然也有人說,江澤民都老成那個樣子了,哪有什麼力量?實際上在政治界有這麼一個規律,一個派系的形成和它的政綱,和它的利益的結合關係更大。如果說有一個派系頭目又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施政綱領,甚至是黑幫的幫規都可以,他在政壇上執政的時間又足夠長的話,它就會形成一大批依賴這個系統的官僚。即使這個集團的頭目一句話都不說,或者就是躺在床上,只要還活著,只要他是個象徵就夠了。派系當中的人他有一套他自己的運作方式,只要按照老規矩辦就行了。

尤其是新的系統根本就沒有章法的情況下,你像港澳辦它本來就是曾慶紅的系統,這個系統就是他建的,在沒有令人信服,而且行之有效的系統代替的情況下,他自然的就按老系統去做,這就是我說的中南海可能就根本沒有政令的意思。

其實中共的表現它真的是不上檯面,你像香港移交22年了,中共派遣的和權貴的家屬移民香港的少說可能也有上百萬了,特首本身就是中共的傀儡,議員也由於這個功能組別的設計,確保建制派要佔多數,還有警察全都是它的,搞來搞去還是地下黨搞破壞的那一套。

抗議者是公開透明、光明正大,就是他被迫自衛的話,也是在大街上公開地打。而中共和港府它就是國共內戰的時候在國統區搞的那一套,你像冒充抗議者去破壞、放火,動員黑社會大打出手,港警從高樓朝下面人群發射催淚彈,還組織全世界的中國留學生和親共社團去罵髒話,就說中共這種行為根本就不像是已經接管了香港22年,好像還是英國人在統治,它專門去搞破壞一樣。

主持人:這裡觀眾有一個提問,就是講貿易戰問題,他說:您認為中國民眾會陪著中共吃草打貿易戰嗎?中國老百姓的生活變得困難的情況下,還會繼續忍受嗎?

橫河:我覺得中共這個系統的倒台,能不能堅持下去,能不能倒台的話,其實不完全決定於民眾怎麼做、怎麼想,因為事態的發展往往不是以任何人的計劃來發展的;就包括民眾,民眾是不是能夠吃草,現在你很難說,還沒有到這一步,但是現在的民怨已經很大了。民怨轉化成行動,或者是轉化成什麼東西,導致中共執政危機的話,這個其實是天意。

我們原來也講過,就是當時東歐和蘇聯倒台的時候,很多後來採訪的處於漩渦中心的,被人認為是大轉型,或者是東歐社會主義倒台的關鍵人物的採訪的時候都發現,他們其實並不知道他們當時在幹什麼。他們並沒有一個明確的目標,或者是什麼樣子,但是就是說就是歷史潮流到了的時候,每個人都在當中扮演一個角色,但是誰扮演什麼角色,他不是人自己決定的,甚至都不是那些處於核心的,看來是改變歷史的人物所能決定的事情。這個實際上是,所謂說歷史規律不是人能夠想出來的。

但我覺得中共過去40年就是用經濟發展、改善生活作為收買民眾的目標的,最終讓中共最頭痛的正是這一點。也就是說當經濟出現問題的時候,當民眾生活水平下降的時候,那麼很可能就是中共製造出來的合法性基礎就沒有了,所以會對中共造成一個重大的打擊,很可能就導致中共發生重大變化,或者乾脆就解體,這都有可能的。

主持人:那麼下面還有一個問題,他說香港目前的狀況不可能和習沒有關係吧,哪怕是政令不出中南海。當然前面您回答了,就是沒有政令不出中南海這個問題,但是他說這個目前的狀況不可能和習沒有關係吧。

橫河:當然有關係了,因為他是主導,等於是所有的。作為極權最大的特點就是他的責任和權力是相對應的,就是說如果說是沒有一個高度的極權的話,黑箱操作當中,你就很難從當中找出一個負責任的人;但是高度極權以後,他很可能就要負主要責任。西方人就這麼認為,這就是為什麼川普總統會直接點明說習近平你要和抗議者對話,就是這個問題。

但是還有一個問題需要注意的,不管它的內部怎麼斗的話,它都是在中國共產黨的這一個大的前提下進行的。也就是說都沒有脫離維護中共統治,或者是以中共的形式在香港進行鎮壓,這個大框框沒有脫出來,沒有離開這個框框。它內部怎麼斗的話,對於外界來說的話,他只要認識這一點就夠了,這就是中共在香港搞的東西就可以了。至於說當中最後是誰的責任的話,其實現在不是我們要追的問題,我們現在,外界要做的是施加壓力,在道義上支持港人的抗爭,我覺得這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好,那麼這一次節目因為時間關係,我們就先討論到這裡,我們知道8月31日,就是這個周末,香港還會有大型的集會,警察也是在虎視眈眈地盯著,而且9月1日美國就會如期加稅,所以事態會進一步如何變化,我們會持續關注。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電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