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奇聞趣事 > 正文

台北退休老師 花10年時間在海邊建造「土房子」!冬暖夏涼還能防地震 !

台北人何俊賢,

是一名退休的數學老師,

10年前,他在海邊

用土造了一棟外形奇特的房子:

拱形的房子不打地基,

不裝空調也能冬暖夏涼,

還能抗17級颱風、8級地震。

2011年,何俊賢參加了第一屆台灣綠建築比賽,

沒有學過建築的他,

竟然打敗了日本建築大神伊東豐雄,

獲得了第一名。

為了全心全意推動自己的環保理念,

何俊賢幾乎每天都在海邊撿垃圾,

把廢棄的塑料泡沫、浮球做成藝術品,

也會固定到學校分享。

“我所做的一切,

都是為我們下一代在努力”。

我叫何俊賢,之前是一個數學老師,現在已經退休了。

我自己有台灣大學海洋工程的博士學位,喜歡大海,也喜歡建築,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在海邊擁有一棟房子。

之前住在台北的時候,常常跑去海邊玩,結果總是看到隨意丟棄的垃圾,還有死去的海龜。

教書教了30年,我覺得老師這個身份,不應該只是教數學,更多的是要把環保的理念,也教給學生。

我決定蓋一棟特別的房子,一棟在不降低生活品質的前提下,不用空調、不用電扇、不用家電、不用開燈,也能舒適生活的房子。

為了蓋這棟房子,光是資料收集,就花了3年時間,做規劃,又是3年。房子在蓋之前,我已經花了6年時間去做準備,最終決定在台灣北部靠海的小鎮買下了一塊地。

房子平時做工作室用,我會把海邊丟棄的垃圾做成藝術品,也會在房子旁邊的空地種菜,拿給家裡人吃。

2011年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用這個房子做案例,報名參加了第一屆台灣綠建築比賽。

當時都是一些很有名的建築師參加,其中一位是日本的建築大神,伊東豐雄,沒想到最後我這個從沒學過建築的人,竟然拿到了第一名。這讓我對自己在做的事情,更加充滿了信心。

我的房子叫做度咕屋,“度咕”是閩南語,意思是打瞌睡,英文諧音是“Do Good House”。取這個名字,就是希望能用這棟房子做一些有意義的事。

度咕屋在海邊,必須要與惡劣的溫度、濕度、鹽度相對抗,甚至旁邊還有一條時常產生汽車尾氣污染的公路。

房子主要的空間有客廳、廚房、洗手間、儲藏室等。功能性上沒什麼特別的,卻藏著許多厲害的設計。

1、拱形的房子

我把度咕屋蓋成拱形的,這是數學上面一個二次函數的線條,也是最自然的線條,房子本身沒有地基,也不用鋼筋,但一樣有超過鋼筋的強度。

度咕屋在建造過程中

度咕屋模型

它很堅固,你看愛斯基摩人住的冰屋,也是做成拱形的,可以防範天災。

度咕屋2008年完工,到現在已經10年了,經歷了17級的強颱風,還有大地震,它可以對抗8級強震。

2、用土造房子

我用的建材是土,土是很好的隔熱材料,一般房子用水泥蓋,其實不隔熱,導致夏天室內的溫度很高,大家都要去開空調。

我從建材上,就先隔絕一部分的熱,這樣就能降低室內的溫度。

3、讓空氣朝“對”的方向流動

房子裡面我不裝空調,但我家常年冬暖夏涼,基本都能保持在26攝氏度,只要你房子開口的方向對,風向對流,自然就會涼爽。

我在房子低處,開了好幾個風口,高處同樣也有。熱空氣會往上,冷空氣是在下方,所以下面冷空氣進來,熱氣再從上方排出去,溫度越高,對流越快。

台灣夏季吹西南風,冬季吹東北風,所以我房子的窗戶都朝西南邊開,這樣夏天的風就會吹進來,等到冬天吹東北風時,會把風擋在外面。

4、用地磚來對抗濕度

這裡位置靠海,室內照理講會很潮濕,但我一點都不會感到悶熱,甚至不需要安裝除濕器。

夏天感到悶熱的原因,有一部分是因為空氣中的水汽。我選用的地磚是不上釉的,這種地磚本身有氣孔,它會吸走空氣中的水汽,然後我們門窗一開,風一吹進來,就很乾爽,像有了一台天然除濕機。

5、巧用自然光

就算是陰雨天,房間里也可以不用開燈,我房頂上開了好幾個天窗,用自然光就可以讓我室內有像開燈一樣的效果。

當然,如果全部陽光都進來,其實會很曬,很刺眼,所以我在天窗下面做了一個類似閣樓的樓板。

樓板會遮擋一部分光線,加上凹凸不平的牆面會反射,讓陽光變得柔和,閱讀區這一塊,會比較亮,而靠窗那邊,就暗一點,適合休息。

農閑的時候我會去海邊,有一段時間,我幾乎像上班一樣,早上就去撿海里的垃圾,撿到下午四、五點,一陣涼風吹來,我就知道我可以“下班”了。

海邊最常見的垃圾有:塑料泡沫、塑膠袋、塑膠罐、船用的浮球、浮標、釣魚線等等。我常在海邊,看到有海龜因為這些垃圾被傷害,甚至被噎死。

我希望我可以為環境做一些事,不然垃圾撿上岸,還是垃圾,所以我後來會把大大小小的浮球做成藝術品,以及一些可以日常使用的到的物品,比如燈、時鐘、音箱等等。

雖然我現在已經退休了,但我還是固定會回學校,分享環保理念,教小朋友種花種菜、教小朋友如何廢物利用。

我還自己研發了一種“都市菜園”的概念,我用塑料泡沫回收盒,做出不用澆水就能讓植物生長的生態盒。

退休教師的工資並不高,我到現在也不敢讓太太知道,蓋這棟房子究竟花了多少錢。好在太太也理解我的想法,開玩笑說,房子是我們“甜蜜的負擔”。

度咕屋的概念,可以在任何地方複製。我希望自己的房子能帶給大家啟發,造出更多的自然建築,讓我們的環境變得更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讀讀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聞趣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