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華語娛樂 > 正文

神奇的蔣雯麗:曾是水廠女工 自卑到沒朋友 竟逆襲成8金影后

大型現實主義題材電視劇《權與利》於8月11日順利殺青,剛拍攝完成就已在網上引發熱議,不單是因為劇情大膽聚焦了新時代“幹部選拔”的話題,更是源於劇中演員均是實力派戲骨。

曾經塑造了多個成功女商人角色的蔣雯麗也是其主演之一,而這也是她第一次嘗試幹部類別的角色,觀眾對此期待頗高。

“蔣雯麗對角色的把握特別準確,塑造能力很強”,鄭曉龍曾如是評價她。

其實,蔣雯麗現在的成績尤為來之不易。

起初她只是被分配到自來水廠的女工,機緣巧合下才走上了表演之路,如今在熒幕上光彩奪目的她,曾經只不過是位走路都不敢抬頭的“眼鏡妹”而已。

自來水廠女工機緣巧合成演員

蔣雯麗出生在安徽蚌埠一個充滿文藝氣息的小家庭,父親是一名工程師,母親是鐵路局話務員。自小受父母熏陶,她喜歡閱讀名著、欣賞名畫,還熱愛體操和舞蹈。

作為一個好奇心很強的孩子,蔣雯麗一直以來的心愿就是能夠走出蚌埠去外面看看,“只要能夠離開蚌埠,去哪裡都很開心”。

高考那年,她覺得毅然報考了懷遠縣的安徽水利學校,沒想到畢業後又被分配回了家鄉工作。

那時,蔣雯麗以為,這輩子就只能在這裡渾渾噩噩做個女工,但一次偶然的機會改變了她的人生軌跡。

彼時,全國城建系統舉行匯演,領導了解到蔣雯麗有舞蹈基礎,便派她擔當了領舞。

在排練時,蔣雯麗的身形舞姿吸引了舞台總監,“你一看就是專業訓練過的啊,舞蹈表現力很好,怎麼不試著去考考北京電影學院呢”?

那是她第一次知道還有專門學表演的院校,她有些心動,不是因為多麼熱愛表演,只是不想日復一日的生活。

“我當時性格比較內向,有些自閉壓抑,因為我是一個人在公司看著氯氣的那個罐子,很危險的那個,一旦爆炸,人就沒了。我就想著我一定要能離開這個地方,要改變我的命運”。

碰巧的是父親當時要去北京出差,蔣雯麗鼓足勇氣想去試一試,翻閱了大量書籍給自己加油打氣,便踏上了北電考試之旅。

那年的表演題目是“唐山大地震”,蔣雯麗看見這幾個字就聯想到了小時候看過的油畫《墓地上的孤女》,一個小女孩坐在墓地前的木訥悲傷。蔣雯麗就靜靜的坐在角落,看著周圍人走來走去,一時間,淚眼朦朧:

“幾乎是從早晨到了傍晚,我把我20年來讀過的書和美術作品,以及所有經歷的酸甜苦辣在這一天全部釋放了”。

無庸贅述,1988年蔣雯麗順利被北電錄取,可惜入學後一切都不再順遂。“就是藝術學院其實有很多都是世家,像我這種完全跟這個沒關係的學生很少,所以我完全覺得自己像是一個村姑進了大觀園的感覺”。

周圍比比皆是優秀的同學,蔣雯麗覺得自己與這裡格格不入,“不喜歡和人講話,走路也低著頭,鼻子上還架著一副黑框眼鏡,別人都以為我是美術系的”。

因為自卑,蔣雯麗在學校沒有什麼好友,但這也使得她有更加充足的時間學習,課堂之外她不斷觀看影片揣摩演技。

功夫不負有心人,1989年,一部《懸崖百合》使蔣雯麗獲得了飛天獎最佳女配角提名。

而後勤奮努力的她又被陳凱歌選中飾演了《霸王別姬》中小豆子的媽媽。雖然在影片中戲份很少,但蔣雯麗的表演極為生動,將一位底層女性的潛意識的自卑害怕表現的淋漓盡致,“艷紅”的驚天一跪更是被觀眾譽為這部電影的經典畫面之一。

作為剛嶄露頭角的新人蔣雯麗能有如此成績已實屬不易,但她心裡始終沒有自信,無法去接納和認同自己:

“我就覺得演員很被動,一直在等待,那個時候沒有經紀人,也沒有人幫你推薦戲,就是那種生活太痛苦了,我那時候就想著是我太差勁了,我可能就不適合演戲”。事業愛情雙豐收

苦悶時,與她相戀的顧長衛提出了結婚的想法。

兩人此前經朋友介紹就已相識,恰逢《霸王別姬》的拍攝顧長衛擔任攝影師,通過在劇組的朝夕相處後,顧長衛確定了自己對蔣雯麗的感情,蔣雯麗也漸漸被顧長衛的真情打動,便雙雙墜入愛河之中。

在蔣雯麗迷失方向之際,顧長衛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你放心吧,這輩子我就只對你好”,顧長衛的一句承諾給了蔣雯麗莫大安慰。1993年初,兩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不久,顧長衛同蔣雯麗商量想要去美國進修,蔣雯麗心想自己在國內也沒什麼工作,便決定追隨丈夫一同前往美國。

然而到了美國以後,面對眼前全然一新的環境蔣雯麗有些不大適應,“每天麻木地學外語與人交流,突然有一天,我就覺得我的心裡有一個聲音告訴我,說其實做演員是你所有夢想裡面,最璀璨的一個”。

蔣雯麗逐漸意識到自己之所以一直想要放棄,是因為總是演不到她自己想要的角色,“那個時候我也跟大攝製組合作過,我是電影學院表演系畢業的,所以那個時候我就覺得好像電視劇我不想去拍,太通俗了,我要拍就拍電影,就是給自己定了很多條條框框,這個不願意演,那個不願意,我想要演的別人又不會找我,因為沒那麼大名氣”。

在理清思緒後,蔣雯麗做出了改變。以前她只是把演戲當作一個職業,而現在,她決定正視表演,將演戲視為愛好,去享受每一個瞬間,不管角色大小,是否是她所喜愛的,都要全身心投入進去。

調整好心態的她選擇回國繼續發展,回來後才知道,因為此前在《霸王別姬》中的優異表現,這些年有許多導演想與她合作,但可惜都沒有找到她人,就此蔣雯麗更是下定決心要闖出一番天地來。

為了演好《立春》里貌不出眾的王彩玲,蔣雯麗故意扮丑,甚至增肥了三十斤,卻又在《娘要嫁人》拍攝時節食減肥,曾連續七天沒有吃飯。

很少有女演員會全素顏出鏡,但蔣雯麗為了《中國式離婚》的劇情效果一直沒有帶妝,李靜當時稱她為“戲瘋子”,她卻說:“進入角色就像是披上一件衣服,演員就是需要一點神經質”。

而這並不是她最“瘋癲”的狀態。

在《花兒與遠方》拍攝時,劇組為了還原1952年到1964年原時代的真實生活面貌,經常在山東與新疆兩地輾轉,這對演員來說挑戰極大,蔣雯麗絲毫沒有退縮。

在酷寒天氣下拍攝夏天的戲份,凍得渾身哆嗦也堅持不懈,蔣雯麗飾演的角色有部分開拖拉機的劇情,她堅持不用替身親自上陣,劇組的人還給她取了個名字叫“拖拉機小能手”。

在不斷努力下,蔣雯麗憑藉該片榮獲了2017國劇盛典“年度傑齣劇星”獎,同年3月入選了《中國電視劇60年大系•人物卷》。

隨著事業的蒸蒸日上蔣雯麗也日益自信成熟起來,“每次拍攝都是挑戰,發現自己還有空間、可能性,信心也越來越大”。

就這樣一步步的前行,蔣雯麗獲得了大大小小近30個提名和獎項,被譽為了“收視女王”、“8金影后”,從而開創了屬於她的燦爛人生。

在一次演講中,蔣雯麗這樣說道:“我覺得沒有什麼是白經歷的,把它好好地保存起來,作為自己的一個動力,然後隨著你年齡的增長,你就會覺得,其實你要的就那麼一點點”

而她確實是將過去所經受的種種磨難都化為了前行的動力,一步一個腳印踏踏實實走到了今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雨菡 來源:蓋飯人物ThePeople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華語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