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撤回《逃犯條例》不能保障香港人的安全和自由

林鄭月娥的表態是不情願的,被迫的。從「暫緩」到「壽終正寢」,再到「撤回」,這些表面上的文字遊戲,讓香港人付出了血的代價,而且,林鄭月娥9月4日的講話迴避了矛盾的實質,將目前香港的亂局歸咎於少數人挑戰一國兩制、衝擊中央政府駐港機構和污損國旗國徽等,更重要的是,她對警察過度使用暴力問題避而不談,卻賊喊捉賊,指責抗議者的「暴力行為」

今年三月開始的香港“反送中”運動激起了香港市民廣泛而積極的參與,在無統一領導和組織的情況下,香港市民以罕見的勇氣與智慧創造了非暴力抗爭的奇蹟,豐富了全人類非暴力抗爭的經驗,自6月9日以來,香港市民以多次過百萬人的大遊行給港府和中共政權施加了巨大壓力,9月4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發表電視講話,首次提議撤回《逃犯條例》,這是香港市民持續抗爭的結果,是偉大的香港人的勝利。

從公開信息——林鄭月娥私下談話錄音泄漏的信息以及此後這兩天北京當局的官方言論——來研判,我們並不能確定,林鄭月娥的遲到的讓步是完全聽命北京的決定還是她與北京之間嫌隙的表現,假如是後者,我們希望林鄭月娥進一步表現出與中國大陸各省市官員不同的政治品質,向靠攏人民的方向繼續勇敢前行。政治人物的歷史評價往往更多地取決於她如何結束而不是如何開始。

然而基於以往的經驗,對於林鄭月娥的這一妥協不宜過於樂觀和給予太積極的評價,我建議香港市民審慎評估港府甚或是中共政權在此一時刻做出這一表態的動機,無論如何都要堅持抗爭,勿輕易停止公開的非暴力抗爭行動,並繼續高度警惕和抵制中共進一步對香港公民社會的滲透和蠶食。

之所以拖到今日讓步,林鄭月娥的表態是不情願的,被迫的。從“暫緩”到“壽終正寢”,再到“撤回”,這些表面上的文字遊戲,讓香港人付出了血的代價,而且,林鄭月娥9月4日的講話迴避了矛盾的實質,將目前香港的亂局歸咎於少數人挑戰一國兩制、衝擊中央政府駐港機構和污損國旗國徽等,更重要的是,她對警察過度使用暴力問題避而不談,卻賊喊捉賊,指責抗議者的“暴力行為”。

《逃犯條例》因林鄭月娥和部分港府高官而起,現在既然“撤回”,就說明當初提出《逃犯條例》的修訂草案是完全錯誤的,《逃犯條例》本身就在破壞一國兩制,應予追責,林鄭月娥首先應該向香港市民誠懇道歉,並檢討這一決策過程,避免錯誤再次發生,以保障香港市民的自由和基本人權。

在全社會廣泛參與的“反送中”運動中,港府和北京當局不僅不約束警察的過度暴力行為,不正視這一運動堪稱全人類非暴力抗爭的典範的事實,反而因抗議者當中零星的過激行為而給運動扣上“暴力”、“暴亂”的大帽子,卻對黑社會肆意攻擊和平抗議者的行為視而不見。這足以說明港府、北京當局、林鄭月娥對抗議者的態度是錯誤的,抗議者遭受了系統性的打壓,目前完全看不到終止這一系統性打壓的跡象,撤回《逃犯條例》這一錯誤草案後,為此做出最大貢獻的英雄們反而要面對被起訴和入獄的風險。

對“反送中”運動的打壓讓我們看到,香港警察過度使用暴力的問題極為突出,有理由認為香港警察越來越直接地受控於大陸當局,如果不能對此進行調查和追究,這一問題將比《逃犯條例》更廣泛和直接地侵犯港人的自由和人身安全。從根本上來說,只有民主才能保障民眾的權利,對香港來說,雙普選既是可行的,也是必要的。

林鄭月娥被迫妥協是香港市民壓力的結果,而香港人的力量來自於個人勇氣與群體行動的結合,他們的萬眾一心不僅讓港府,也讓全世界最強大的專制政府一籌莫展,因此,林鄭月娥的“妥協”也有可能帶有分化港人的目的,當此之際,我們認為香港人和外部的聲援者不宜將香港的抗議者簡單分為“和理非”和“勇武派”,建議香港人繼續結合勇氣與智慧,以最小代價,以靈活手段,爭取最持久的抗爭,並在抗爭運動中尊重不同意見,不授人以柄,爭取香港內外更多的支持力量。

香港以有限的人口和資源對抗專制的侵蝕,正在創造捍衛自由的奇蹟,他們值得我們敬重,也需要我們的聲援和支持。有些人會說出悲觀的理由,但香港人正在贏得時間,一切轉機和奇蹟都蘊含在時間之內!

致敬香港人,祝福所有愛自由的人!

2019年9月4日於華盛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