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五個和尚去處不同 神佛看的是人心

【阿波羅網李廣松編者按:《太平廣記》,此書是一部按類編纂的古代故事總集。為宋代人撰寫的一部大書。全書500卷,目錄10卷,取材於漢代至宋初的紀實故事及道經﹑釋藏等為主的雜著,屬於類書。

宋代李昉﹑扈蒙﹑李穆、徐鉉、趙鄰幾、王克貞、宋白、呂文仲等14人奉宋太宗之命編纂。開始於太平興國二年(977年),次年(978年)完成。因成書於宋太平興國年間,和《太平御覽》同時編纂,所以叫做《太平廣記》。

全書按題材分為92類﹐又分150餘細目。神怪故事所佔比重最大,如神仙55卷,女仙15卷,報應33卷,神25卷,鬼40卷】

修行要以自我提升為至關重要,任何有為之事都如幻泡影,神佛只見人心。(公有領域)

古往今來,修行的人重在修心,而那些表面也在修,內心卻懷著各種各樣不純凈念頭的修行人,最後的結局會怎樣呢?史書上的一則故事就在給人們啟示。

元魏時,洛陽城中的崇真寺有個和尚惠凝,死了七天後又活了過來。至於原因,他告訴眾人:“閻羅王在查閱案卷時,發現弄錯了名字,所以把我放了回來。”惠凝還詳細地講述了過去七天內發生的事情。

當時,與惠凝一起接受閻王審判的還有其他五個和尚。一個是寶明寺的智聖,因為坐禪刻苦修行,升入了天國。一個是般若寺的道品和尚,因為可以背誦《涅槃經》四十卷,並遵照其修行,也升入了天國。

明朝正德十二年中國山西鐵鑄閻王像(第六尊者)。(吳沃/大紀元)

第三個是融覺寺的曇謨最和尚,他能講涅槃、華嚴兩經,聽眾常常有上千人。然而,洞察秋毫的閻王卻判道:“講經的人心裡總想著別人如何不及我,以傲氣對待萬物,這是和尚中最沒出息的。我現在只看你能不能坐禪誦經,不管你會不會講經。”曇謨最回應說自己“只喜歡講經,實在不熟悉誦經”。於是閻王下令將其交付給有關人員。馬上有十個黑衣人把曇謨最押到西北邊的黑黑的屋子裡,那看起來不是一個好地方。

第四個是禪林寺的道弘和尚,在說到自己在世間的功績時,稱其教化了四代施主、造了十尊佛像。他本以為憑此可以上天國,不料閻王卻說:“出家之人必須專心守道,一心一意坐禪誦經,不管世人之事,不做有為之事。你雖然造了佛像,但這正是想得到他人財物;既然得到了財物,就會產生貪心,有了貪心就是沒有除去三毒,沒除去三毒就仍有全部煩惱。”他也被交付有司,送進了黑屋子。

畫中描繪:一僧誦經,上供佛像。圖為清王雲《山水》局部。(公有領域)

第五個和尚是靈覺寺的寶明。他自己說,出家之前曾做過隴西郡太守,建造了靈覺寺,之後棄官出家修佛。雖然不坐禪誦經,卻能按時禮拜。閻王對他的判詞是:“你做太守的時候,違背情理,貪贓枉法,假借修造寺廟為名,大肆搜刮民脂民膏。這座寺廟的建成絕不是你的功勞,用不著自我表功。”他也被黑衣人送進了黑屋子。

西魏太后聽說惠凝講述的事情後,半信半疑,就派遣黃門侍郎徐訖去查訪其所說的寺廟和和尚。查訪的結果是:城東有寶明寺,城中有般若寺,城西有融覺寺、禪林寺和靈覺寺;智聖、道品、曇謨最、道弘、寶明等,確有其人。

魏太后這才相信因果不虛,遂請了一百個坐禪誦經的和尚,長期供養在皇宮裡。同時頒布了命令,不許拿著佛像沿街乞討。此外,還昭告如果有人用私有財產製造佛像可以自行其便。而惠凝也進了白鹿山,隱居修行。也是從這個時候起,京城一帶的和尚都專心於坐禪誦經,加強自身的修行。

這個故事其實是在點醒世間的修行人:修行要以自我提升為至關重要,任何有為之事都如幻泡影,神佛只見人心。@*#

修行要以自我提升為至關重要,任何有為之事都如幻泡影,神佛只見人心。圖為清徐天序《坐禪》局部。(公有領域)

參考資料:《太平廣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