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831深夜 上環便利店的婆婆對我哭了起來

凌晨一點半,在上環街角的7-11買東西。

收銀的是位婆婆,頭髮大半白了,眼神很警醒。她看我一眼,像是忍不住地小聲說:你知不知道今天發生了什麼?

走進店門前我的手機正放著太子站的視頻和油麻地站的直播,我也看了婆婆一眼,如果她說的是這個……

我謹慎回應一句:對,我剛剛看到太子站。

婆婆聽到「太子站」三個字,彷彿放鬆下來,痛苦的表情浮上白凈的臉:「不只是太子站,香港啊,我跟你說,香港好慘啊……」說著就哭了起來。

社會撕裂,告密起底橫行,「太子站」成了街角兩個陌生人彼此小心確認的密碼。我沒想到自己有一天在香港會以這樣的方式,開啟與街坊的聊天。

婆婆哭著說,我在這裡看著這五個月,香港怎樣一點一點變壞。一開始那個條例,在我這裡買酒的銀行工作的人就在說,搞那種條例幹什麼,林鄭一意孤行,夾硬要上,多少人反對都沒用,6月搞成這樣,幾百萬人上街。我也去了一次。那時氣氛跟現在不一樣啊。那時大家都生氣,但沒有現在這樣啊。你6月講暫緩,大家又不是傻,怎麼會接受你這樣玩,然後就不回應,不回應,7月人都看不見,就把年輕人留在街上,留給警察。就讓年輕人跟警察去打……越來越嚴重,越來越慘。

婆婆說到激動,抹一把紅紅的眼睛,「那個人,真的是香港的千古罪人啊。讓警察去打小孩子。讓他們在街上這樣互相打。香港人打香港人。」

婆婆說,有示威的日子,常有示威者來店裡買東西,買水,買飯糰。「一個飯糰就是午飯了,他們沒有錢啊,都是買最便宜的飯糰……」淚水又下來。

「新聞說示威者暴力,怎麼暴力得過警察?警察也可憐的,家人都被人搞。但警察有棍有槍有子彈啊。唉,林鄭,真的是千古罪人……」

婆婆說自己三十多年前來香港,現在七十多歲,早就退休了。一雙兒女都出息,兒子一個月給她四萬塊錢零花,她根本不用工作。但是閑不住也禁不住人求,就出來幫手做點事。上環這個街角,前後有酒吧,有咖啡,有旅行的小路,「鬼佬鬼婆很多,年輕人也很多,常常也有記者來跟我聊天」,「他們都跟我說,婆婆你好厲害,很多老人家不理解年輕人的。我說怎麼不理解,他們都從大陸落來香港,都忘了為什麼要來,都忘了共產黨什麼樣了嗎?香港年輕人好慘,很多人好累回不了家.…..」

婆婆說這次也沒有跟自己在大陸的姐妹講香港了。「不講了,傷感情。」「我在店裡跟人聊天,也會先聽你的想法,如果你支持政府的,那就算了,不講了,沒的講。政府對年輕人這樣你支持政府?不講了。」

「一支水,唔該。」

凌晨的店鋪,身後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個男生,在婆婆說話的間隙,輕輕說。

婆婆擦了一下眼睛,恢復平靜的表情,還笑了一下。「七蚊,拍卡還是現金?」

「謝謝你啊妹妹仔。」婆婆快速朝我補了一句,香港人的精氣神又回來了。

「謝謝你婆婆,保重啊。」我朝婆婆揮揮手,她突然抓了一下我的手,就像手握手的人鏈那樣不自然,但相親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Matter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