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小心!悉尼華女險成走私共犯 只因兼職做這個

包裹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悉尼華人女子Cici(化名)萬萬沒想到,兼職的一份“工作”,差點險成走私共犯。“我現在真的非常後悔,也很迷茫,甚至想去自首。”她說。

“感覺什麼都不用干收一個包裹就給10刀,我就心動了。”

據澳洲媒體報導,Cici今年4月持陪讀簽證來澳,跟在悉尼留學的男友居住在Hurstville的一間公寓。閑暇之餘,她希望能找到一份兼職工作,貼補家用。

7月,她在網上看到一份替人“跑腿”的工作。聯繫後被告知,工作內容是接收裝有香煙的快遞包裹。她表示,自己剛剛來澳,並不知道這樣郵寄香煙是否合法,只隱約感到有一絲不對勁。

對方告知其不用擔心,“被海關發現,需要補稅,如果不交錢,30天內只會自動銷毀。”Cici表示,這些包裹從中國被郵寄到澳洲,她的住處作為中轉站接收,之後有人取走。“感覺什麼都不用干,收一個包裹就給10刀,我就心動了。”她說。

8月19日,Cici收到了第一批快遞。“一共兩個包裹,我拆開看,都是香煙。”對方叮囑她,“拆了包裹放好,不要直曬受潮。每周五統計數量並派人拿。”同時,承諾支付預先說好的20澳元。

8月26日,Cici收到了對方轉賬過來的20刀跑腿費。

“這錢真好賺,我也沒多想。”、“不違法,幾十個地址天天收。”剛開始,Cici感覺還挺好。

但出乎Cici意料的是,原本以為只是賺點零花錢,但包裹數量之大讓她始料不及。就在收到20澳元酬勞的當天,她又收到14個包裹,共計32條香煙。但由於地址填寫錯誤,這些包裹被寄到了她的鄰居家。

“是個香港老太太,看到是香煙就拒收了,我是到郵局取回了它們。”這位鄰居告誡她,郵寄大量的香煙可能不合法。

“聽她一說,我有點害怕,這量也太大了!”她說。Cici的男友看到後,也勸說她不要再繼續這樣的“跑腿”工作。

當晚,Cici聯繫“僱主”,表示以後不想繼續跑腿。但對方稱,“此事不違法,幾十個地址天天收都沒事,這幾天會派人去取。”

據Cici回憶,當晚9點左右,兩名男子到其家中將包裹取走。

“一胖一瘦,兩個20多歲的男生開車來的,問了問數量,點了下數目,就裝車走了。”

“我把自己包裹得像個粽子,好像幹壞事一樣怕被認出來。”Cici無奈地說。

決定退出遭“僱主”威脅

Cici決定退出,但是對方卻勸說,“不用過分緊張,兩包快遞稅務局懶得理。”

兩天後,又有一批香煙快遞寄來,郵局通知Cici取包裹。思來想去,她決定不再參與,所以拒收了快遞。

得知情況後,“僱主”稱,“我不搞慈善,得養家,你要賠償損失。”並說,“我的讓步是損失一人一半,我沒找對人也有責任,後續也沒多少貨了,還有30條煙,共2400刀。賠我1200刀,剩下的我自己承擔。”

Cici說,“他讓我不要為難他,不然他就會為難我。還說要去舉報我,真是惡人先告狀。”

“我跟他說,寧願被他打,砍兩刀,都不幹了。再繼續,只會有更大的麻煩。”她說。

Cici表示,自己希望將之前賺得20澳元退給對方,以後會找一份正規工作。“我真的特別後悔,我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去自首。”

她將自己經歷說出來,希望大家引以為戒,不要被捲入罪案之中。

律師:如果繼續幹下去後果會很嚴重

澳洲AHL法律首席律師沈寒冰表示,“Cici的案例中,涉案金額小,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被犯罪團伙利用,並能及時迷途知返。如果提堂,法官會考慮這些因素,我不認為她的簽證會被吊銷,或面臨嚴重懲罰。”

“如果她明知是香煙,長期參與且獲利數額較高,可能會被認定為犯罪團伙里的一環,而非被利用的局外人。”

“這種情況下,她可能被判刑收監,以及面臨被驅逐出境的後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