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官員受命行事 最後卻招來無頭鬼索命

《坐花志果》中記載著一個無頭鬼向黑官索命的事迹。

官員受命行事,奉公執法是基本職責,但若執行過程只為達成目的而不問百姓生死,害死無辜草民而遭受報應或者審判也就是必然的。《坐花志果》中就記載著一個無頭向黑官索命的事迹,令人不勝唏噓。

丙辰年秋季,官軍集結在丹陽縣,主帥向忠武公在此時逝世。怡悅停的制府大人,受命從常州前來丹陽軍中協助護送大帥遺體返鄉安葬事宜。

軍中的翼長(如現在軍中的團長的職位)下令廣西軍的排長和士兵共六人,前去護送。經過呂城,軍人所乘的船和民船搶道起了爭執,這六人仗著軍勢,手提大刀,跳上民船,用刀背把一船民打落水中,同時還搜刮掠奪民船上的財物,民船上的人著急地大叫呼喊求救。

當時呂城的團練民兵也來迎送大帥靈船,集中在岸邊,這時聽到河上呼救聲,都趕來救援,那六人就持刀拚鬥。大家以為他們是強盜,合力攻打,殺了三人,再把另外三個人給捆綁起來。

這個時候,大家都殺紅了眼,不問緣由的把那三人也給殺了,船上六人只有船長和一船夫找機會逃了出來。他倆急忙逃回,向翼長稟告此事,翼長聽後憤怒至極,下令丹陽官府緝拿殺人犯以命償命。

當時丹陽的縣令是某司馬,代管該縣政事務一年準備卸任,正式縣令已經委任。突然遇到這件大案子,而且翼長命令他捕獲罪犯結案後才能卸任。這個司馬十分恐懼,懸賞重金緝拿犯人。二十天不到就抓到了五人,只剩一位叫做金阿德的人沒能逮捕歸來。

翼長堅持一命抵一命,缺一不可。正巧阿德的哥哥是呂縣城關的里正(地保),這個時候正負責押解犯人在城裡,於是就把他給抓到監獄中,連同其他五人一起在市區正法,草草率率的結了這個案子。

案件結案後,司馬交出了官印,來到省城。剛到省城住下,就病了。客店中的人都看見一個無頭鬼跟隨一個長鬍子的人在房裡進出。在交接縣務完畢那一天,有個待候司馬的僕婦從司馬的卧房出來,看見長鬍子帶著無頭鬼徑直走進司馬卧室,僕婦大叫一聲,昏倒在地,侍者聽到喊聲慌忙前來搶救,僕婦醒了過來,可司馬卻突然死了。

坐花主人感慨道:“凡倉促行事,有關於老百姓的生死大事,地方官能據理以爭,為民請命,這是上等作法。即使辦不到,就應上下調和維護,化重為輕,做到生者無冤,死者心服口服,這還算是次一等作法。如果不把小民的生命當一回事,只顧著順隨權勢,那麼這些可憐無辜的人,控告無門,只得聽命被殺,身雖死心卻不死,最後變成厲鬼討債,也就是應該的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