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維權 > 正文

維權二十年生活仍沒保障 民辦教師萬分唏噓

2019年9月10日,河南省鄭州市在建築物上為教師亮燈,感謝教師們為社會作出貢獻。(鄭州市教育局微博圖片)

9月10日是大陸的教師節,民眾都以不同的方式表達對老師的尊敬。但有被辭退的民辦教師表示,地方政府一直沒給予他們生活上的保障,維權多年至今仍未有合理權益,強調即使年紀老邁亦會繼續爭取。(黃樂濤報道)

今年是大陸第三十五屆教師節,為紀念這個節日,周二(10日)晚上8點到9點,在31個省市的地標性建築、公共交通設施等,為教師亮燈,感謝他們對社會作出貢獻。國家主席習近平當天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表揚一些模範教師。

但一批多年前被辭退的民辦教師,就得不到社會的尊重。貴州省的文老師對本台表示,對教師節有萬分的感慨。他指在省內一條農村當民辦教師三十年,後來當局對民辦教師進行縮減,將他辭退,但得不到例如養老金及退休金等任何的生活保障。他認為,國家曾出台多個保障民辦教師的政策,但地方政府並沒有執行,令問題一直未能得到解決。

文老師說︰民辦教師問題,是當地政府不執行中央文件搞出來的,地方政府不作為、亂作為。2000年到現在,我們上訪二十年,沒有結果,去過北京的(上訪),北京信訪辦、教育部。她們(當局)根據我們國家一貫規定都是來個公函,叫省處理,省下個公函叫地區處理,一直往下推以後,成了泡影。現在就是(經濟)很困難,我邊打工邊上訪,所以我們很痛苦。

他指,由於每個省的處理方式都不一樣,有些省的民辦教師獲得經濟補償,但大部分省份都沒有,他估計現時國內仍有數百萬被辭退的民辦教師在維權。文老師指,從事教育三十年,培育不少人才,但卻得不到社會的尊重,感到很失望,而自己已經七十多歲,為了爭取權益,即使維權成功的機會渺茫,但仍不會放棄,因為這不僅為了生活的保障,更重要的是希望爭取到一點點的尊嚴,但他恐怕在有生之年,不會維權成功。

文老師說︰我們上訪,我們現在處境是電話被監控、人被監控。譬如說前幾天,(貴州當地)教育局的分局副局長,打電話給我,問我在甚麼地方,叫我不要去上訪了。曾經有老師到貴陽上訪,被公安抓了拘留,這個維權路很艱難,要想成功很渺茫,我們縣、我們省,至全國的老師都沒有放棄。

多年來協助民辦教師維權的黑龍江省王老師對本台表示,民辦教師的問題一直未能解決,主要是政府缺乏監督的問題,要改善這個情況,就要從改變社會制度入手。

王老師說︰各地政府的官員,不是老百姓選出來的,所以說那些官員可以不對老百姓負責,我們老百姓對官員的監督,就是選舉他的權利也沒有,監督的權利形同虛設。地方政府的話,(認為)不是在我的任上造成的,是過去的事情,我不願意解決,我就拖。我們教師的人數是龐大的,要解決的話,當然也是要可觀的數目,種種原因就是造成這樣一個狀況,一直拖到今天。

民辦教師主要集中於農村小學任教,早在50年代,由於公辦教師人員數量及教育經費遠遠不足教育的需求,所以很多時候會由基層提名一些具備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知識青年,一方面從事教學工作,另一方面和其他普通農民一樣在田間勞動,國家按月給民辦教師發放現金補貼。

根據中國政府的統計顯示,1977年全國民辦教師人數有491萬。但從1979年10月開始,國務院採用轉正、辭退等方法,逐漸減少民辦教師的數量,但無法將所有的民辦教師轉為公辦教師。

不少被辭退的民辦教師已經從事教育工作十多二十年,他們在退休後生活難有保障。即使及後國家出台多個文件提供協助,但是不少地方政府遲遲不執行,導致很大規模的民辦教師因得不到國家支持而上訪維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