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共和國「菜刀維權」第一案:李文波

維權先行者李文波

如果一夥暴徒闖進你的家,洗劫財物,拘禁並毆打你的家人,你是否有權維護自己的公民權利,實施正當防衛?如果你因此被這夥人打死,而法院判你老婆死刑,殺人凶手卻逍遙法外,你會相信法律是公正的嗎?

其實這是一樁“菜刀維權”的真實案例:1966年8月25日,52歲的中國公民李文波,被迫舉起菜刀,反抗“紅衛兵小將”對他住宅、財產和人身的非法侵犯,並不幸殉難。

我初次聽說此人,是在“文革”中那個血腥的“紅八月”。文明古都北京籠罩在一片“紅色恐怖“之中,暴力抄家、批鬥、打人隨處可見,我所在的衚衕里,8月24日這天有三位婦女被紅衛兵打死。次日晚間,高音喇叭突然響起一段凄厲狂暴的女聲廣播:

革命的同志們,紅衛兵戰友們,在一片大好革命形勢下,階級敵人是決不甘心滅亡的,他們開始向我們瘋狂報復了!今天,當我們去×××破四舊時,一個反動資本家竟然抄起菜刀,砍傷了我們七八位紅衛兵小將!一位小同學生命垂危。革命小將們不顧傷痛,撲上去跟階級敵人英勇搏鬥,他的臭老婆和狗崽子,竟然也舉起菜刀向我們砍來……。這個老混蛋,最後在群眾的革命義憤下結束了他的狗命!同志們、戰友們,我們一定要提高革命警惕,堅決橫掃一切牛鬼蛇神!血債要用血來償!血債要用血來償!……

聲浪在漆黑的夜空中回蕩,令城市顯得更加恐怖,以致事隔44年,我對其內容至今記憶猶新。這一事件煽起了“血債血償”的暴力高潮,據研究者王友琴披露的統計圖表:李文波死後第二天,死亡人數從兩位數跳到了三位數;從8月25日到26日,被打死的人數增加了50%;26日到27日再次加倍;9月1日,死亡人數達到了最高峰。另據官方數字:在8月下旬到9月底的40天里,北京城裡打死了1772人(實際人數當遠超於此)。

當時並不知道這位“反動資本家”姓甚名誰,過了10個月才知道他叫李文波。第二年6月,“首都紅衛兵革命造反展覽會”在北京展覽館開幕。我在展會上見到了李家夫婦的照片,是作為階級敵人瘋狂報復的典型案例。記憶中李頭戴皮帽,一副老式圓餅眼鏡,消瘦且帶幾分怯懦;文字介紹說他是反動軍官、歷史反革命外加反動資本家。李妻是一位身材矮小、相貌普通得很難記住的家庭婦女,被法繩捆綁、背插“反革命殺人犯”的白招子,在警察挾持下無助地站在公判大會主席台上。同時還展出了“凶器”——一大一小兩把菜刀,以及五六位與李家夫婦“英勇搏鬥”的女十五中紅衛兵的微笑合影,有的人還纏有繃帶。

事後得知,李文波未砍傷任何人,卻選擇了跳樓自殺,重傷後被紅衛兵活活打死。他被中央領導當作階級鬥爭樣板點名,紅衛兵原擬召開10萬人大會併當場打死李妻,被最高當局制止了。作為回報,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於9月12日召開公判大會,以“66中刑反字第345號”判決書判處李妻劉文秀死刑,據說同時還判決已死的李文波死刑。“文革”結束後,同一法院作出“81中刑監字第222號”判決,宣判劉文秀無罪,並宣布對李文波不予起訴,而真正的殺人者及其後台卻未被追究。

“文革”結束後,有朋友說他認識李文波的兒子,我提出想訪問他,但未得到迴音。1998年有人在一篇回憶文章里,記載了一位當事者的懺悔:

欖桿市那個小業主和他老婆,其實很老實、膽小。那時候我們才上初中,年輕不懂事,三伏天把他們夫婦關在樓上,一整天不許吃飯、喝水、上廁所。老太太憋不住了,硬要下樓,被我們推倒還踢了幾腳。那老頭子一看急了,下樓理論,我們用棍子揍他,一打流血,他急了抄起了菜刀,把我們嚇跑了。實際上誰也沒有砍誰,我們說他反攻倒算,也不知道怎麼,後來就變成說他殺了人,把他給槍斃了。我在東北生產兵團入黨時,如實跟政委說過,他教我別說了,不然別人會說你立場不穩。

據王友琴的調查,李在1949年以前有產業,1966年時無正式工作。他做過文書工作,也曾以修理自行車為生,家裡沒抄出黃金、珠寶。與老舍、傅雷等世界知名的“文革”死難者相比,李文波只是小人物,他的營生在工商史上也毫無地位,但如果有一天編寫《共和國公民維權史》,他肯定是先行者之一。

1954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國家保護公民的合法收入、儲蓄、房屋和各種生活資料的所有權;公民的人身自由、財產和住宅不受侵犯。在那場“偉大領袖”發動的“革命”中,公民權利受到普遍侵犯,各派出所還奉命向和紅衛兵提供抄家名單。公民無從指望法律正義,更無權合法持槍保衛家庭,於是李文波選擇了“菜刀維權”。與今天的維權者相比,他揮刀時不及鄧玉嬌生猛,自盡時不如唐福珍慘烈。

“文革”年代有段豪言壯語膾炙人口:“天下者我們的天下。國家者我們的國家。社會者我們的社會……”。貌似“以天下為己任”,實則以“我”為核心、視“天下”為戰利品,漠視人的價值,從不尊重生命權、財產權這樣的基本人權。擺脫不了團體性以暴易暴的“血酬”傳統,也就走不出歷史周期律。

李文波夫婦死去44年了,隨著城市改造,他家所在的廣渠門內大街(舊名欄杆市)121號小樓已拆毀無存。歷史的傷口並未癒合,導致那場大悲劇的“紅衛兵思維”仍在持續,暴力拆遷與暴力維權的對抗愈演愈烈。近年又開始實行“菜刀實名制”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