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盧峰:警隊恐襲市民法理難容

我們對這種以權力暴力壓人的策略非常痛心,堅決反對。大量事實及經驗說明,市民的抗爭意志非常強韌,在暴力威脅下,在濫用法律權力恫嚇下也沒有退縮,數以萬計市民不理警方的反對通知書堅持在831「遊行」就是最好證明。若果北京、林鄭政府錯估形勢,繼續只以濫捕、濫暴回應市民訴求,她們面對的將是無止境的抗爭和亂局。

林鄭政府及警隊的濫捕、濫暴情況已完全失控。上星期的最後幾天,多位區議員及立法會議員忽然被捕,罪名是阻差辦公以至襲警,可實質上這些議員、政治人物在抗爭現場扮演的是“和事佬”的角色,希望紓緩前線警員與抗爭者之間的對峙氣氛,減低直接肢體衝突的機會,避免出現受傷的情況。警隊連這些調停人也不問情由予以拘捕,一方面反映他們那份權力獨大的倨傲,另一方面也顯示政府高層及警方鐵了心只想盡用手上權力壓制市民的呼聲,連紓緩降溫的做法也不接受並加以懲罰。

政府的潛台詞是,催淚彈、水炮車、真槍實彈、拘控是她們處理今次香港史上最大危機唯一的做法,任何人都不要擋住他們的“鐵拳”。

831警暴比721更可怖

正是基於這樣的心理狀態,警隊在星期六831的清場、驅散行動中把濫權、濫捕推到極端地步,防暴警察在多個地鐵站特別是太子站對市民發動無差別虐打及拘捕行動。大批沒有編號、樣貌難辨的速龍小隊成員衝進月台及列車,見人就打,近距離以胡椒噴霧、催淚水劑射向困在車廂內的乘客、市民。網上片段顯示,多位市民被打得頭破血流,並且得不到及時治療;還有市民因為受“速龍”們的瘋狂襲擊而瀕臨情緒崩潰,激動痛哭不已。

涉事地鐵車廂及月台則形同“戰場”,情況比721元朗白衣人恐襲的情況更可怖,更令人震驚及反感。可怕的是,721元朗白衣人恐襲還可以施壓促使政府及警方加強執法,拘捕行凶者;831多個地鐵站無差別襲擊市民的“速龍”本身正是執法人員;他們不但有全身保護裝備及大批具殺傷力武器,有公安、警察條例等法律保障令市民難以追究,在政治上還有中港政府最高層撐腰,不怕受到指摘懲處。正是在北京及政府縱容袒護下,正是在不受法律或任何機構制約下,這些執法者在行動時越來越失控,終於變成向無辜市民發動恐襲的暴徒。

831出現的街頭抗爭無疑比以往激烈,抗爭者動用汽油彈以及在鬧市燃燒大量雜物也是不當、鹵莽的做法,對居住在附近的居民、路人、警察及抗爭者自己都構成巨大危險,必須收斂制止。但制止、追究縱火等危險抗爭行動不等於警察可以無紀律、無差別的攻擊在地鐵站月台上及車廂內的市民,因為當中有大量無辜乘客,誤傷的機會極大之餘更可能引起人群胡亂走避互相踐踏,造成重大傷亡。

濫捕濫暴令抗爭無止境

警方發言人說,執勤的警務人員能用專業眼光分辨出示威者及無辜市民,誤傷的機會不大;她又指很多抗爭者透過更衣“喬裝”市民,再混在人群中掩護自己,逃避警方的追捕。發言人的解釋實在荒唐得誰也騙不了。抗爭市民不像冒充抗爭者的警員那樣有特別的配備或記號,他們沒有什麼特別印記,身上也沒有刻上任何記號,說“速龍”們能在電光火石間(不到一秒)從大量乘客中分辨出抗爭者,根本不可能。

而且,正如立法會議員尹兆堅所言,抗爭者也是市民,即使真有違法行為也沒理由受到他人亂棍狂毆,未知罪行就身受重傷。警方發言人想騙誰呢?難道她認為市民都是傻子嗎?

暴力的惡性循環正在上升;抗爭者用上燃燒彈、火陣的確危險及鹵莽,但更可怕的是林鄭政府及警隊不斷將打壓的力度升級,無約束濫用手上的權力與暴力,並把打擊面不斷擴大,把更多不同階層、背景、專業的市民當成敵人,把努力在街頭紓緩矛盾減少傷亡的人視為罪犯,還擺出一副不屈服就打壓到屈服為止的強硬姿態。

我們對這種以權力暴力壓人的策略非常痛心,堅決反對。大量事實及經驗說明,市民的抗爭意志非常強韌,在暴力威脅下,在濫用法律權力恫嚇下也沒有退縮,數以萬計市民不理警方的反對通知書堅持在831“遊行”就是最好證明。若果北京、林鄭政府錯估形勢,繼續只以濫捕、濫暴回應市民訴求,她們面對的將是無止境的抗爭和亂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