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陶傑:群組和囚室

在歐洲的瑞典和荷蘭,在日本的北海道坐火車,看見車廂的人獨自倚窗靜靜地閱讀,窗外掠過森林湖泊,白雲藍天。你會明白,為何在這樣的所在,人際之間有私隱,君子之交淡如水,從來不翻天覆地的沉溺傾軋、崇尚鬥爭。

群組如何可以洗腦?因為一個“群”字。

一個小學一年級的新生,開學第一天,來到新環境。新的學年、新的同學、新的課程和夥伴,一切都陌生。

還記不記得小學一年級開學第一天,你的緊張、孤獨和惶惑?你會眼角偷看周圍乖巧的同學,他們聽老師的口令,率先取出哪本教科書、打開哪一頁、取出哪種文具、抄黑板上的標題。只照著老師的口令做,你不肯定有沒有錯,見到周圍的同學也做一樣的事,才覺得放心。

這是人生最早的“群組安全意識”。不要以為離開了學校,長大了,有了點錢,就已經“性格獨立”。原來人的一生很難擺脫“群組”:一個人的思考和判斷,要有一個群組許多人一齊發聲附和,才增加自信。同理,這個群組裡,一個意念,如“外國勢力”;一句口號,如“外國勢力向他們派錢”,只要一個人提出,先後周圍有三個人和應重複,身為第四人的你,會傾向相信。

因此群組需要感情的取暖。心理學家發現:一齊重複叫一句口號時,人的大腦掌管“語言重複”(repetitive)的部分,與“語言分析”(analytical)的另一部分,是相隔的。借用一頗為坦率的評語:男人在做愛射精的時候,通貫同一器官,是不會同時排出小便的,因為輸精管最活躍運作時,輸尿管就會閉上。

情緒發泄和理性思考,屬於兩個相隔的房間。因此,極權之滋生,需要一個喜歡聚集飲食喧騰、畏懼獨處思考慎靜的民族;二需要一個缺乏邏輯思維的文字傳統。聚在一起,飲宴唱K,歡騰和諧;不習慣理性辯論,否則三分鐘對人不對事,拳頭相向。

在歐洲的瑞典和荷蘭,在日本的北海道坐火車,看見車廂的人獨自倚窗靜靜地閱讀,窗外掠過森林湖泊,白雲藍天。你會明白,為何在這樣的所在,人際之間有私隱,君子之交淡如水,從來不翻天覆地的沉溺傾軋、崇尚鬥爭。

而這種社會,接收了氣質與他們完全相反的另一些失敗國家的移民,而該等移民一旦安頓好一家大小貪戀其潔凈安寧的永久居留權和護照,即耐不住“坐移民監”的寂寞,要找回他們的群組繼續作同類的喧騰和鬥爭。Enough is enough,此刻陰陽開始割決,但願這個美麗的地球,將來永遠屬於能慎獨、好思考、愛寧靜,因此也愛好和平的真正的人。

因為世界上總有很多人,將群組活成了一座集體的囚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