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慘劇頻生的新疆監獄:一位逃亡者的自述

新疆再教育營、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野阿訇教育中心等一系列中國新疆獨有的「機構」,已成為當局對新疆少數民族穆斯林採取強制手段的代名詞。一位今年3月經多個國家逃亡到塞班島的漢族人孔元峰,通過自由亞洲電台,講述了他在新疆監獄工作及被羈押的經歷

南疆阿克蘇溫宿縣神木園下行74公里處一山凸口,設置了拉鐵絲網牆,以防維族人越境。(孔元峰提供/記者喬龍)

新疆再教育營、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野阿訇教育中心等一系列中國新疆獨有的“機構”,已成為當局對新疆少數民族穆斯林採取強制手段的代名詞。一位今年3月經多個國家逃亡到塞班島的漢族人孔元峰,通過自由亞洲電台,講述了他在新疆監獄工作及被羈押的經歷。

新疆再教育營羈押了超過一百萬少數民族穆斯林,受到外界普遍關注。由於相關消息受到封鎖,因此穆斯林受到非人道對待的個案曝光的十分有限,偶爾有成功外逃的新疆少數民族,通過親身經歷,對外界披露發生在新疆再教育營內的殘酷現實。不過,中共官方通常予以否認,並指是謠言。

今年3月上旬,從中國逃亡美屬塞班島的孔元峰,2001年9月在廣東打工期間,正逢廣東警方展開所謂的嚴打行動,他因與人打架被判刑10年,2002年6月,孔元峰被從廣東清遠監獄轉移到新疆農三師四十四團金墩監獄。刑滿釋放後,被要求留在阿克蘇從事經濟建設。獲釋後,孔元峰曾多次因在微信群發表批評政府的言論而被拘留。

孔元峰逃亡塞班島六個月後,首次打破沉默接受媒體專訪。他本周四(9月12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說:“我是2019年3月9日來到塞班島,我從新疆的阿克蘇坐火車到烏魯木齊市,從烏魯木齊市到河南鄭州,回老家辦理了護照,從西安飛廣州,從廣州到韓國,3月9日來到塞班島。”

現年37歲的孔元峰說,他在新疆曾多次被拘留,被捕理由是在網路發表不滿政府的言論。他還披露阿克蘇市看守所、戒毒所內關押了眾多被從東南亞等國遣返的少數民族:“裡面關押的都是政治犯,他們是逃到馬來西亞、越南,還有跑到泰國的,抓回來以後,全部關到戒毒所。戒毒所後面關押的是恐怖分子,裡面的犯人吃不飽,每天帶著腳鐐,後腳跟露出骨頭。夏天有蒼蠅(在傷口)飛來飛去。晚上睡覺時,被子上都是虱子。我在看守所關了6個多月,每天都吃不飽。”

孔元峰在新疆累計坐牢8年10個月,出獄後他曾在一工程隊開挖土機或從事一般性勞動。去年一個偶然的機會,孔元峰隨包工隊進入喀什疏附縣女子監獄。他說該監獄羈押了約五百名所謂恐怖分子,其中絕大部分是維吾爾族人:“我在2018年8月16日前後幾天,在喀什女子監獄。我看到了監獄裡面大概有四、五百名女犯人,每天吃飯的時候,都是排著隊。她們還在監舍外邊打掃綠化帶,還有人在排練節目,搭建舞台的架子。”

孔元峰說,在新疆的勞改農場,刑事犯外出勞作時,由全副武裝的武警看守,每100名犯人中,配有6名犯人管理員。他們手中拿著紅、黃兩種顏色的小三角旗,如果犯人衝過紅旗範圍,武警就會開槍射擊。如果無意超越小紅旗,武警則鳴槍警告,所有犯人抱頭蹲下,違規者將被電警棍點擊,直到求饒為止。

他說:“只要你不聽話,他們就用皮管子抽你,皮管子內帶著鋼絲,大拇指一樣粗。最少抽打10下,最多達200下。如果再不聽話,就把你固定在水泥地板上,兩個手伸開,腳由腳鐐固定在水泥板上。用電警棍電你,再往上潑冷水。”

阿克蘇通往吉爾吉斯斯坦的邊境公路,沿途不準拍照,每十公里一個檢查站。(孔元峰提供/記者喬龍)Photo:RFA

在新疆教育營內不少人突然失蹤,一位逃離中國的穆斯林今年5月份對本台披露,北疆地區有五百多名學者、演員、企業家失蹤。另一位曾被歐洲議會邀請作證的哈薩克族卧彌爾別克,對本台講述了他在新疆集中營內的親身經歷時說,很多哈薩克族、維吾爾族年輕人在集中營內失蹤。而在街道上,幾乎見不到哈薩克族和維吾爾族。

孔元峰說,在阿克蘇看守所附近,還有一座墳場:“阿克蘇看守所圍牆外邊是一個墳場,就是埋犯人的墳場。附近還有一個流浪人救助站,意外死亡的人都埋在墳場。”

新疆當局的高壓政策,導致維吾爾族等穆斯林少數民族設法外逃。孔元峰說,在阿克蘇溫宿縣與吉爾吉斯斯坦交界,在2014年,當地曾發生500多人越境逃離新疆事件,其後當局在邊境線上設置鐵絲網圍牆(見圖),防止維吾爾族人外逃。在溫宿縣神木園下行74公里,距離吉爾吉斯斯坦邊境線30公里處,當局已設置了第一道鐵絲網圍牆。在通往吉爾吉斯斯坦邊境線的一條70多公里長的公路上,有6個警務站,沿線禁止拍照,每到檢查站,武警就會檢查途經者手機,一旦發現可疑,立即抓人。

總部在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周四對本台表示,新疆當局為了防止維吾爾人逃離中國,在新疆漫長的邊境線上,設置了大量崗哨,部署了數不清的鐵絲網圍牆:“中國政府一方面採取抓捕、強制關押、送進再教育集中營進行政治洗腦,另一方面又擔心人們以非正常手段逃離國境,嚴防任何人離開中國。投入大量資金建立鐵絲網圍牆,防止偷越國境。”

對於逃離新疆希望到美國尋求政治庇護的原因,孔元峰說:“我在新疆多次被抓,沒有網路言論自由。公安很容易找到我。每次拘留完,還要我去社區學習。社區的黨委書記每一次看到我就說我是一個老油條,每次都讓我寫檢討書、悔過書、保證書,我是恐懼中國共產黨,恐懼新疆的公安,我一定要逃出來。”

孔元峰說,他希望獲得美國政府的政治庇護權。

孔元峰在新疆阿克蘇看守果園。(孔元峰提供/記者喬龍)Photo:RFA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