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很恐怖!休班警配警棍 是對民眾的超限戰 請香港人提高警惕

大陸警察特別喜歡便衣「執法」,被「執法」的市民不知警察真假,不願配合,即遭暴打,並被強行綁架到不知什麼地方,事後難以追查,可能變失蹤人口。今後香港街頭也可能出現類似情景。更可怕的是,「休班警」可能刻意選擇人少的時間地點,例如半夜、很少人的街道、停車場、電梯內、廁所內等,對單個市民「執法」,現場沒有其他目擊證人,閉路電視也被警方操弄,於是被「執法」的市民可能隔天墮樓「自殺」,或成為海面浮屍。

近日,港警又出新招:警員休班、便衣時,可攜帶伸縮警棍,隨時隨地可抽出警棍打人。

這是一種超限戰戰術。共匪早在初創之時,已經頻繁使用兵民混雜、兵民難分的戰術,例如人海戰術、游擊戰、全民皆兵、兵化全民戰術等。

這些戰法,都不是正面的軍事對決,而是刻意製造兵民混雜、兵民難分的局面,利用這種局面來獲得不對等優勢。

非正式,且兵民難分,極易造成平民死傷、人道災難,所以這些戰術屬於超限戰。

共匪不敢直接派解放軍在香港大屠殺,只好絞盡腦汁想辦法“變通”。中常委坐鎮深圳,指揮匪警肆虐香港,已經是變相戒嚴、變相鎮壓。但如此鎮壓仍不能壓服港人、平息事態,所以共匪又出新招:兵化全民。

每個匪警,都是暴政鎮壓機器的一分子。暴政鎮壓機器可聚可散,聚則穿上警服,集中優勢兵力擊潰民眾;散則穿便服、配武器,滲入、融入平民大眾之中,隨時隨地可取出武器打殺平民,這就是“兵化全民”。

這顯然是變相鎮壓、紅色恐怖的擴大化。今後香港可能出現以下情況:

1.便衣警到處肆虐濫暴,事後難以追查。

大陸警察特別喜歡便衣“執法”,被“執法”的市民不知警察真假,不願配合,即遭暴打,並被強行綁架到不知什麼地方,事後難以追查,可能變失蹤人口。

今後香港街頭也可能出現類似情景。

更可怕的是,“休班警”可能刻意選擇人少的時間地點,例如半夜、很少人的街道、停車場、電梯內、廁所內等,對單個市民“執法”,現場沒有其他目擊證人,閉路電視也被警方操弄,於是被“執法”的市民可能隔天墮樓“自殺”,或成為海面浮屍。

這種事極難追查,即使事情敗露,由於“執法”的警員是便衣,官方可以推卸責任或找替死鬼。例如官方指此警員是“臨時工”,或歸結為警員個人品行問題,不是官方下令讓他乾的。

2.便衣警混入平民大眾中隨時“執法”,民眾防不勝防,社會人心惶惶,完全沒了安全感。

今後市民走在街上,在人群之中,言行可能都要謹小慎微,因為你不知道旁邊的一個人會不會就是“休班警”。如果你談論遊行示威,或批評警察,旁邊的一個路人可能突然變身成“休班警”,取出警棍對你暴打,要以暴動罪將你拘捕。你如果格擋或反抗,就是襲警;如果逃跑,就是拒捕;如果站在原地任由“休班警”打死,那就是“暴徒”被“就地正法”。

如果是穿警服的惡警,市民尚可以遠遠見到就避開;但便衣的“休班警”,民眾真是防不勝防、避無可避。

本來穿警服的惡警暴行已經造成人心惶惶、社會沒有安全感,現在還要再加碼,讓“休班警”穿便衣混入群眾之中,隨時隨地取出武器“執法”,民眾防不勝防、避無可避,這樣不僅會造成社會更加人心惶惶,而且容易導致人道災難。例如早前有便衣警在遊行群眾中突然取出手槍鳴響,這極易造成嚴重的人道災難。

而人心惶惶、紅色恐怖,讓民眾退縮不敢再出來,正是共匪鎮壓要達到的效果。現在共匪是用超限戰,用變相戒嚴、變相鎮壓的辦法,來達到這種效果。

3.民眾互相猜疑、失去互信,港人素質大陸化。

共匪自毛魔時代以來,發動群眾斗群眾、鼓勵群眾互相舉報,嚴重摧毀了大陸的人文道德,使大陸民眾互相猜疑、互相提防,人與人之間沒有互信,民眾一盤散沙離子化,從而無法對共匪統治構成威脅。

現在共匪正將這一招用於香港。

例如,如今香港大公司裡布滿共匪線人,員工甚至不敢公開談論政見,生怕會被舉報,然後遭受一系列的“專政鐵拳”。

官方、建制派又設立許多“舉報熱線”,鼓勵民眾互相舉報、互相出賣。

現在又有“休班警”便衣混入群眾之中“執法”,你不知道你旁邊的一個市民會不會是“休班警”,無法不猜疑,無法不提防,因此遊行群眾的互信和團結,會遭受嚴重打擊。

共匪要香港“二次回歸”,它就不僅是要摧毀香港的自由、民主、法治,要港人絕對服從那麼簡單;它還要摧毀香港的人文道德,讓港人素質大陸化,一盤散沙不能團結對抗共匪,這,才是共產黨的真正目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