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涉幫華為偷技術 中國教授紐約受審

——廈門大學教授在德州被捕 被控幫華為「偷走」矽谷新創公司的技術

毛波和他的德州律師理查德·羅佩爾(Richard Roper)離開法庭。(蔡溶/大紀元)

紐約東區聯邦檢察官以“共謀電信詐欺”罪名起訴中國廈門大學副教授毛波(Bo Mao),指控他幫華為“偷走”矽谷新創公司CNEX Labs的技術。毛波11日首次在東區聯邦法庭出庭,起訴文件揭示,毛波如何以第三方大學搞研究為名,將產品技術轉移給了華為。

36歲的毛波是廈門大學副教授,去年秋天到德州大學擔任客座教授,今年8月14日在德州被捕,在監獄裡被關了6天。德州的檢察官最初不讓他保釋,理由是他有逃跑和妨礙司法的重大風險,後來毛波同意在紐約應訴,並交了10萬美元保釋金後被暫時釋放。

毛波和他的德州律師理查德·羅佩爾(Richard Roper)離開法庭。(蔡溶/大紀元)

華為高層指示工程師冒充客戶

毛波涉嫌與華為合作“共謀偷竊”行為的曝光,先是由德州的一起民事訴訟引發的。

去年10月,加州聖荷西CNEX Lab公司在德州指控華為陰謀竊取該公司的固態硬碟(solid-state drive,SSD)計算機存儲技術。CNEX的律師指出,華為副董事長徐直軍指示一名華為數據存儲單元的“首席架構師”分析CNEX的技術信息。

這名華為工程師隨後在2016年6月冒充潛在客戶,與CNEX主管會面,隨後製作了一份關於CNEX技術的報告,交給華為的晶元開發部門、負責維護競爭情報資料庫的海思(HiSilicon)半導體。廈門大學教授毛波則在2016年底與CNEX公司接觸。

該案經過18天的庭審,今年6月27日陪審團一致認定,華為侵佔了CNEX的半導體技術。

民事案件剛完,刑事訴訟案隨即啟動。

華為利用公司贊助的大學教授竊密

根據德州聯邦法庭月前對毛波的刑事起訴書,CNEX的技術為SSD市場提供了一種新的商業模式,但在2016年6月以前,一家位於中國的電信集團公司1(華為)還沒有獲得CNEX開發的專有開放通道(Open Channel)技術。

在華為工程師2016年6月冒充潛在客戶套取CNEX技術之後。2016年10月17日,華為的美國子公司捐了10萬美元給德州大學,用於支持教授A的研究項目。毛波隨後在2018年赴該校從事相關研究。

2016年12月,廈門大學的毛波和德州教授A分別聯繫CNEX,聲稱為了研究目的要購買CNEX的專有技術。毛波聲稱他想“建立一個實驗平台並進行存儲系統研究”,請CNEX提供計算機存儲器板(SDK)。CNEX在與廈門大學簽署嚴格的保密條款後提供了SDK板。

起訴書指,由於當事人刻意隱瞞,CNEX不知道廈門大學不僅與華為合作,並且與華為簽訂了協議,提供所有研究測試報告。

然而,2016年12月20日,毛波和德州教授A之間的電郵通信,揭示了這種密切的合作努力。毛波在郵件中寫道:“我與CNEX的中國分公司取得聯繫,獲悉第一版的開放通道固態驅動器(Open Channel SSD)計算機存儲器板([S]DK)將於2017年第二季度發布,但如果美國方面現在可以提供SDK板,那就太好了,教授的助手可以把它帶到中國。”毛波並吩咐教授A“保留信用卡的收據和付款記錄,我會直接將費用轉給您。”

主板寄中國進行逆向工程分析

在收到CNEX的電路主板幾周後,毛波告訴CNEX因“學生處理不當”不慎損壞SDK板,要求再寄一塊,並附上受損照片為證,顯示該專用晶元的連接器已從板上拆下。

但一位“技術領域經驗豐富的專業人士”告訴FBI,“幾乎不可能以這種方式”意外地打破電腦板。

2019年初,CNEX要求毛波寄回受損的SDK板。一位專家檢查後告訴FBI,其SDK板的電阻器已經小心地從連接器上拆下,這與其“意外損壞”的說法相矛盾。此外,專家認為,寄回的SDK板上帶著電線、連接到已移除的連接器上,這一事實表明有人“試圖破解SDK板”。

實際上,專家證人將連接器描述為晶元的門戶,其中包含CNEX公司的專有源代碼。值得注意的是,在民事案審理過程中,(華為公司SSD應用部門經理)CC-1作證說“基於華為和毛波所在的廈門大學之間的合作項目要求,廈門大學需要向華為提供有關該項目開發的源代碼和設計報告,華為需要對此驗證交付。”

毛波被指控與華為“共謀欺詐”

2017年6月18日或21日左右,經銷商告訴CNEX公司,華為已經聯繫經銷商出售SDK板,該SDK板與CNEX提供給毛波的相同,並提供了產品編號。

CNEX大吃一驚,因為截至2017年7月,中國唯一獲得CNEX SDK板的只有毛波一人。於是該公司致電毛波,問他是否向華為提供了CNEX的機密信息,包括產品編號,毛波予以否認。CNEX的員工又問華為,怎麼知道他們的產品編號?華為也沒有正面回應。

值得注意的是,在CNEX在2017年7月13日通知毛波,停止向他提供後續的技術支持後不久,毛波在8月3日就向德州的教授A發郵件,說他們已在開放通道固態驅動器(Open Channel SSD)上工作了近4個月,要求“使用開放通道固態驅動器進行為期一周的評估”。

2017年8月27日,毛波向CC-1等華為員工發送“系統設計和系統初步結果”文件指出,他的目標是“利用華為與大學的技術合作,充分利用SSD中大學積累的經驗和成就,快速建立華為的技術能力,以應對SSD領域的新變化,並推進關鍵技術。”他在文件中關於SDK板的技術細節描述,與他和CNEX簽署的嚴格保密條款完全衝突。

2017年11月2日,華為員工緻信毛波,聲明華為將評估毛波所做的測試,然後進入毛波與華為第二階段的合作。

起訴書列舉了多份毛波的電郵指出,有理由相信,毛波設計了一項騙取美國技術公司的計劃,華為與廈門大學合作,共同商定侵犯CNEX商業機密的陰謀,並指控毛波與華為的合作是“共謀電信詐欺”。

法官決定下一次開庭日為11月13日。

刑事案移交紐約或有更多指控

8月14日毛波在德州被捕後,案件8月底被轉至紐約布碌崙的東區聯邦法庭,接手該案的是正在起訴華為和孟晚舟的檢控官所羅門(Alex Solomon),審案法官唐納利(Ann Donnelly)也是處理華為和孟晚舟案件的同一人。

這可能出乎毛波的意外。根據刑事起訴書,毛波在今年7月2日(民事案結後)的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我們從法律訴訟中學習,並希望它不會再打擾我們了。”11日他在布碌崙上庭時,要求知道為什麼案件會移交到紐約。

檢控官所羅門表示,毛波案與聯邦訴華為案有關聯,移交案件的動議中包含了大陪審團的信息,只有在案件公開時才會分享。這表明可能會有更多的指控。

毛波在保釋期間被限制在德州和紐約的旅行,晚上7點到早上7點之間必須待在德州家裡,允許電子監控,且不得進入任何中國的外交設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