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陶傑:北京很害怕 反送中是「制度革命」

香港反送中運動已持續三個月之久仍未有消退的跡象。著名時事評論員陶傑反送中運動是“制度革命”,現在北京很害怕。他還認為今次運動的勝算較高,與2014年雨傘運動不同的是,和理非與勇武派配合得相當好。

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會響應“罷課不罷學”,舉行主題“被時代選中的香港人——‘反送中’運動何去何從”論壇,邀請時事評論員陶傑及劉銳紹,聯同客席主持時事評論員桑普,一同討論“反送中”運動的走向以及香港前景。

陶傑認為。今次反送中運動與其說是“時代革命”不如說是“制度革命”:“行政長官的代表性及立法會等等,已經到了下一代要大清算的時候。”

他又說,從一個很簡單的港人在台灣事件,演變成香港這20多年來制度的缺失問題,從住房、土地,到港人自治高度自治、普選問題,以及在梁振英時代積累惡化的問題,輪到由林鄭月娥去承受:“這個從社會科學角度來講都會發生的,即使沒有陳同佳,也會由一個偶發的爆炸點發生。”

陶傑指,北京做為社會科學的專家應對能力很強,但因為制度的演變無法應對新的挑戰,於是其應對的方式令這場運動急速惡化:“包括他委任的林鄭、各級官員以及整班同路人管理危機的能力質素和品格,於是令一號風球變三號,三號變九號,然後便十號風球。”

因此他強調今次引起反送中運動的責任完全在特首林鄭月娥以及背後統戰的利益集團身上:“一手造成,一手引起,一手惡化。他們沒有辦法和能力去處理。”

他說現在北京很害怕,因為有外國參與,美國國會關係法正醞釀出來,也是令本次反送中運動的成功率高了,如五大訴求已經成功爭取撤回修訂,這在過去是沒有的。

他解釋今次與03年反23條不同,當年北京沒有出面,但今次“是北京自己講明五大訴求不能退讓,將自己的國力及氣勢壓進去,但現在崩了一條,令現在年輕人覺得既然衝破了一道門,內城的其它們也可以衝破。”

身為主持的桑普表示,今次光復香港的運動,民意已很清楚,但現在要看北京的對策,一是可能繼續讓國安公安潛伏在警隊暴力執法,二是考慮推行緊急法宣布戒嚴,三是出動中國軍隊。他擔憂北京承諾一些事,是否會分化和理非與勇武派。

陶傑觀察今次反送中運動中,和理非與勇武派配合得相當好:“總結這三個月來看,我覺得勇武與和理非並無衝突,一長一短,一陰一陽,一剛一柔,這個很合乎中國道家太極的理念。與2014年不同,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願意付出代價犧牲,和理非的人不願和勇武割席,這個新的戰略搞到對方沒辦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