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外包藥品給中國是戰略漏洞 美聚焦供應鏈問題

 「基本上我們將整個藥品行業都外包給了中國」,美國退休准將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提醒說,「這是一個戰略漏洞。」 因擔憂藥品成為中共超限戰的一部分,美國社會越來越警惕中共控制全球藥品供應鏈的問題。

圖為美國一家藥房的藥劑師正在為客戶選購藥品 

 “基本上我們將整個藥品行業都外包給了中國”,美國退休准將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提醒說,“這是一個戰略漏洞。”

因擔憂藥品成為中共超限戰的一部分,美國社會越來越警惕中共控制全球藥品供應鏈的問題。

亞當斯曾擔任美軍情報官30年,也曾擔任韓國軍事武官和美國駐北約副軍事代表,現已退休。他表示,他相信中國(中共)清楚洞悉其建立藥物原料行業的戰略意義。

“我認為,他們確切地知道他們正在做什麼,他們是精明的戰略家。他們這樣做,是在挑選他們的未來行業,他們有一個計劃。”亞當斯周四(9月12日)告訴NBC新聞。

國會關注中共控制全球藥品產業鏈問題

國會近期也一直在關注中共控制藥品產業鏈的問題。兩位加利福尼亞州的眾議院民主黨議員亞當·希夫(Adam Schiff)和安娜·伊舒(Anna Eshoo)近期撰寫一篇評論文章警告,“如果(美中)關係進一步惡化,中國(中共)政府或試圖尋找‘壓力點’,利用超大槓桿或強制改變美國的政策。”

他們表示,擔憂藥物成分供應成為漏洞,讓中共有機會通過削減供應或控制價格、導致美國藥品的成本激增或藥物短缺。

“我們不應該被任何外國政府挾持。”他們表示,國會將很快就此舉行聽證會。

“我們需要擺脫對外國的壟斷依賴——對炭疽、青黴素、高血壓等抗生素藥物成分的外國依賴。”國會眾議員伊舒告訴NBC。

造成美國對中國產藥品依賴的原因眾多,源頭可以追溯到2000年美國支持中共入世貿。因為中國製藥品的標準往往低於美國的安全標準,存在嚴重健康隱患,而由於簽證、中國公司拖延檢查時間等原因,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也不能對中國產藥品實行有效的安全監督。

美商業公司大量依賴中國產藥物

美國國會下屬機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7月31日舉行的聽證,就邀請專家探討美國以及全球對中國產原料葯、仿製葯和生物製品的依賴會如何威脅美國國家安全和全球安全。

美國國防衛生局的副主任克里斯托弗‧普瑞斯特(Christopher Priest)在作證時表示,如果中共限制向美國提供原料葯,會導致美國民用和軍用藥品的嚴重短缺。

他說,現行的法規限制美國國防部購買中國產的成品葯和其它醫療產品(比例不足2%),但美國的商業部門卻大量使用中國的原料葯(即藥物的活性成分)來生產美國市面上的藥品。據悉,美國市場上大約80%的原料葯都來自中國、印度等國家。

中國已成為許多重要醫療藥物的主要來源,包括青黴素、抗凝劑肝素和手術用藥。如果中國和美國之間發生爭端,這種供應將會受到威脅。如果供應鏈被切斷,重要藥物將發生短缺。

黑斯廷斯(Hastings)研究中心的高級顧問羅斯瑪麗‧吉布森(Rosemary Gibson)表示,美國人使用的藥物中,90%是仿製葯;而數以百萬的美國人不知道的是,他們服用的處方葯為中國生產,這個連他們的醫生也不知道。

“美國對中共數千種藥物成分和原料葯的依賴,已對美國的健康安全和國家安全造成威脅。”吉布森說。

全球藥品供應鏈從2000年後東移到亞洲

吉布森(Rosemary Gibson)和辛格(Janardan Prasad Singh)去年發表的新書《中國處方葯:揭露美國對中國藥品依賴的風險》(China RX: Exposing the Risks of America’s Dependence on China for Medicine)中解釋了導致美國依賴中國製藥商的原因。

中國公司通過經常以低於市場的價格,及竊取競爭對手的技術和偷工減料等方式,排擠掉許多重要的國外製葯工業同行,甚至逼得他們相繼破產倒閉。但致命的是,這些中國產藥物達不到美國的藥物安全標準。

“不符合美國標準是中國公司故意採取的競爭策略。只要他們沒有被抓住,他們就會繼續贏得合同。較低的價格會阻礙在美國進行生產,若被迫進行全球採購,那就得冒著產品質量差的風險。”吉布森和辛格寫道。

如常用藥青黴素,中國公司以低於市場價在全球傾銷,導致美國、歐洲和印度的青黴素發酵廠都紛紛破產。美國的最後一個青黴素發酵廠於2004年關閉。

早在20世紀90年代,美國、歐洲和日本是全球藥品和維生素關鍵成分的重要供應來源,提供了全球90%的供應量。

而供應鏈發生東移的源頭是2000年,時任美國總統柯林頓將貿易最惠國待遇與中國人權脫鉤的同時,還通過了《美中關係法》給予中共正常貿易夥伴待遇,包括降低進口關稅以及表態支持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

隨後,中國產藥物開始大舉進入美國市場;而另一方面,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FDA)卻並沒有對此做足防禦。

中共的欺詐性藥物生產 FDA應對乏力

藥廠都害怕FDA的嚴格檢查,不過這裡存在一個空子,FDA對美國國內藥廠的檢查力度以及懲罰程度高于海外的類似企業。 

吉布森和辛格的新書揭示,位於美國國內的藥廠抱怨他們經常接受FDA的檢查,但那些把生產轉移到中國的美國企業幾乎不用接受類似的檢查;但美國國內的藥品公司高管對不公平的競爭環境的抱怨聲,卻被集體消聲。

從柯林頓政府放鬆對華貿易限制後,至少有714家中國工廠開始為美國製造藥物和原料成分,FDA每年僅檢查其中的15家。到2007年時情況更為嚴峻,因FDA的檢查預算被削減,縮減對外國工廠製藥的檢查更首當其衝,連一年15家都達不到。

2008年中國出現奶粉三聚氰胺、肝素摻假等惡性公共健康事故後,促使FDA在北京設立第一個海外辦事處,希望應對中國產藥品輸入美國的安全性問題,但發現處理問題遠非想像中的那麼簡單。

FDA檢查員檢查的第一個案件——對美出售肝素的上海第一生化葯業有限公司,結果發現“該廠從未生產過任何肝素,是一家‘皮包’工廠”。該公司是從一家不知名的工廠購買肝素,然後把它自己的名字印在運往美國的鋁桶上。

最致命的是,FDA在檢查藥廠時必須提前通知中國的當地政府機構,常存在溝通困難以及普遍存在的長期拖延問題。

在美國只需要10到15分鐘即能獲得的數據查閱請求,在中國通常需要等待數天時間。“你知道它們(中共)正在篡改數據,它們只向你展示它們想要展示給你的東西。”一名業內人士告訴吉布森和辛格。

而且即便美國想加強對中國藥廠的檢查,也受限於中共政府的簽證刁難。2015年,美國政府問責局(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的年度報告指出,FDA國外辦事處人手不足,大部分缺口在中國,因FDA從中共政府獲得簽證有困難。

報告說,FDA希望將其在北京辦事處的監察員增加至26人,這本是兩年前就希望達到的目標。但目前,只有10名全職員工在北京辦事處。因嚴重缺人手,FDA有時甚至依賴中國受檢企業提供翻譯,調查結果的真實性自然令人質疑。

難怪在FDA北京辦事處開張10年後,其網站刊出的介紹中如此總結:“海外的工作是一個複雜而微妙的過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