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胡平:中共為什麼要把地主妖魔化?

在《血紅的土地——中共土改採訪錄》一書的《前言》里,作者譚松寫到:“在‘新中國’,有一個被強大國家機器徹底妖魔化了的形象——地主。長期以來,地主已成了貪婪、殘暴、奸詐、懶惰、剝削、壓迫、甚至‘毒蛇’、‘豺狼’的同義詞。在中共劃定的階級敵人‘黑五類’(地、富、反、壞、右)中,地主名列榜首,是為‘首犯’。”

這裡有個很重要的問題:早期中共領導人多數出生於農村,出身於地主富農家庭,他們難道不知道中國的地主根本不是他們妖魔化的那個樣子嗎?

他們知道,當然知道。

毛澤東在1936年對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親口講述過他父親從貧農到中農到富農的發家經過。毛澤東說主要是因為他父親當過兵,眼界寬,用心節約再加上勤勞,才逐漸攢錢買地發家的。由中共官方中央文獻研究室編撰的《毛澤東傳》寫到:毛澤東的祖父是個老實厚道的庄稼人,家境窘迫。毛的父親因負債被迫外出當兵,長了見識,也攢了點錢,因而贖回了家裡出賣的土地,苦心經營,逐漸成了當地的財東。《毛澤東傳》還進一步指出,毛澤東父親的發家史證明了,“在舊中國,靠自身奮鬥擺脫貧困的農民,大多克勤克儉,精明剛強,自然對從小目睹這一切的毛澤東產生了影響。”中央文獻研究室編撰出版的《劉少奇傳》告訴讀者,劉少奇的曾祖父還很窮,是靠著勤勞能幹,善於管理,才成為地主的。鄧小平的女兒毛毛在《我的父親鄧小平》一書里敘述了自己父親家的發家史,說其曾祖父早年十分貧困,由於儉樸勤勞,慢慢攢起家業,到鄧小平父親時就是地主了。

這就怪了,既然中共領導人明明知道地主絕非妖魔,為什麼他們還要把地主拚命妖魔化呢?對於這個問題,不少學者都給出了解釋。我這裡只說一點。

正因為中共領導人多數出生於農村,出身於地主富農家庭,他們深知,地主富農絕非妖魔;他們大部分是勤儉起家的,大部分人的發家過程比較乾淨,不是靠勾結官府或黑勢力,也不是靠欺凌壓榨鄉親。在舊中國的農村,社會流動性並不低,階級固化並不嚴重,階級分化也並不明顯,親族關係、鄰里關係以及由此形成的利益相互依存關係,再加上傳統文化和習俗的約束,多數農民對地主並沒有什麼自發的所謂“階級仇恨”。然而對高舉共產革命旗幟的中共而言,土改並不只是土改,不只是對土地的再分配,如果僅僅是為了土地的再分配,完全可以用“和平”的方式進行,因為在中共強大的武力面前,地主——至少是絕大部分地主——的土地被剝奪也無力進行反抗。問題是,對中共而言,土改更是階級鬥爭,是一個階級消滅另一個階級的革命,因此就必須採取種種手段去激化和強化階級仇恨,因此就必須把地主充分的妖魔化。馬克思主義本來就很看重暴力,把暴力視為社會進步的催化劑。中共出於趕超先進的焦慮,更是把馬克思主義的暴力元素推向極端。中共不但在宣傳上把地主盡量的妖魔化,更在實踐中對地主實行血腥的暴力,硬是製造出了所謂階級仇恨,製造出了你死我活的局面。在中共看來,只有這樣,才能一舉實現消滅封建地主階級的偉大革命理想。

幾十年過去了。隨著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徹底破產,隨著經濟改革的深入,中共當局自己也知道當年的土改搞錯了,私人擁有土地不是罪過,地富不是罪人。可是他們不敢公開認錯,因為他們害怕認不起:如果共產黨領導的“土改”都是錯的,那麼,它還有什麼是對的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