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早對美國發動冷戰 川普反擊中國民主進入轉折 習近平頭上烏雲驅不散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近期撰文表示,中共對美國的冷戰早已開始,無良西方學者推崇中共模式標誌著全人類思想文化的倒退,還宣傳中共不是美國的敵人。中共篡政70周年紀念日在即,北京打造“閱兵藍”,然而外媒報道一個問題成為習近平頭上一團烏雲。此外,美國專家撰文用在中國大陸親身經歷表明,美中關係變冷從根本上看並非貿易戰所致,中共對美國的敵意由來已久。美國需要還擊為其它國家樹立榜樣。

魏京生:無良西方學者推崇中共模式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在自由亞洲電台撰文表示,所謂的中國模式,也就是專制政治管理下的市場經濟模式,成了許多第三世界國家羨慕的榜樣,也成為一大批西方學者推崇的發展模式。是民主自由好還是專制獨裁好,居然成為無良學者們細心討論的一個問題。這標誌著全人類思想文化的倒退。

蘇聯在冷戰中失敗的教訓是什麼呢?除了政治壓迫導致普遍不滿外,就是經濟發展遲緩,難以滿足人民不斷增長的物質需求,最終導致人民的起義和黨內的背叛,共產黨失去了一黨專政的權威和體制。

從二十多年前開始,共產黨和全世界資產階級結成了新的聯盟。學者們吹噓的資產階級天生熱愛民主,成了個現代大笑話。在美國為共產黨遊說,幫助共產黨逼迫政客們傾向中共的主力,不再是中國大使館,而是大企業的遊說公司和美國政客。

美國民主體制的弱點,被中共很好地利用了。金錢在政治中的過分影響,是導致民主在這場冷戰中失敗的主要原因。在中共的成功策略打擊下,很多有良心、有原則的政治家,要麼藏起了自己的良心;要麼失去了參政議政的資格。

中國的人權民主事業不再受到國際社會的關心,進入了被冷落的低潮期。而中國共產黨的壓迫剝削卻進入了高潮期,包括逐漸蠶食西方的民主,造成全球民主也進入了倒退期。

不用戰爭手段打敗敵人,就叫做冷戰。在現代詞語體系中,冷戰是相對於熱戰的一個概念。

中共和被資本家們收買的政客,沒有發動戰爭,沒有使用大炮軍艦等等的所謂熱戰手段,就戰勝了他們的敵人。這就是冷戰。

美國人在無良學者的誤導下,以為共產黨不是敵人。而共產黨每天向它的黨員和人民宣傳的卻是:美帝國主義和民主自由是他們的敵人。

北京打造“閱兵藍”習近平頭上一團烏雲驅之不散

海外中文媒體《看中國》編譯報道,中共正準備10月1日慶祝建政70周年,北京附近的污染企業將被關閉,自助加油站將停業,煙花將被禁止燃放。共產黨盛大慶祝的紅海洋,必須要有“閱兵藍”的映襯,但盤旋在習近平大閱兵上空的一團烏雲卻驅之不散。

圖:2015年9月3日,習近平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的閱兵儀上揮手。

然而,北京的後院並不安寧。香港民主抗議活動的興起,使人們擔心“一國兩制”模式只不過是一種旨在壓制基本言論自由的緊身衣。

位於華盛頓的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一篇文章稱,北京希望香港的抗議活動能停止,抗議者的憤怒被平息。雖然北京方面希望香港當局做出恢復秩序所必需的事情,但他們認為如果有必要,就會自己出手解決。北京希望加強對香港的控制,防止它再次陷入不穩定狀態。

現在,香港問題就是盤旋在習近平大閱兵上空驅之不散的烏雲。

專家:早在貿易戰前,中共對美已存敵意

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時報編譯報道,專註於美中關係和亞洲政策的華盛頓顧問和分析師奧斯汀·羅威9月11日在“外交政策”網站上發文表示,他曾在2008年作為一名高中生首次來到中國大陸。當時被中國的發展模式所吸引,也被當時的“中國例外主義”(Chinese Exceptionalism,又稱中國例外論、中國特殊論、中國國情論)的突出觀念所影響。這種意識形態無論是在中共政府的宣傳中還是街頭小販的討論中,隨處都能聽到。

“我早年對中國的看法反映了當時美國政策界以及美國在華主要企業的看法。但現在,這種看法發生了變化。”羅威說。

許多外國人也意識到,從他們跨入(中國)邊境那一刻起,就遇到了幾乎不可避免的監控。恐嚇、缺乏隱私保護,美國駐中國大陸外交官在2017年和2018年遭遇聲波攻擊,還有更糟糕的事情。中共利用簽證、商業許可批准和專業證書作為政治工具,獎勵那些遵守中共政府路線的個人和公司,同時驅逐那些不服從者。

羅威表示,近年來,中共對外國人、特別是外國企業的歡迎程度遠低於其聲稱的水平。與此同時,中共當局一方面在中國境內對美國公民和企業做了無數件令人無法接受的事,另一方面卻在動用其宣傳機構全力運作,反倒宣稱中國公民和公司在海外正受到不公平待遇。

羅威建議,美國可以有很多潛在的回應方式,這是一項顯而易見且迫切需要的措施,它可以為志同道合的國家樹立榜樣。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