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黑龍江女碩士慘遭迫害 九死一生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澆冷水。(明慧網)

黑龍江省伊春市碩士研究生、法輪功學員顏廷珍,自2001年曾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萬家勞教所、前進勞教所遭受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九死一生。

顏廷珍,今年44歲,家住黑龍江省伊春市五營區。1998年她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取了東北林業大學植物學科國家重點開放實驗室的碩士研究生。不幸的是,她在23歲時就患上了很嚴重的貧血、冠心病,說話發不出聲音、渾身無力等。

2001年,顏廷珍開始修煉法輪功,在法輪功的博大法理中,她的身心得到了凈化,生命找到了歸宿。她好像生平第一次發現原來人可以這樣快樂地活著,她的身體也健康起來了。

進京為法輪功鳴冤遭綁架

2001年1月23日除夕,中共製造“天安門自焚”的假新聞來矇騙中國百姓、煽動仇恨。在法輪功修煉中受益的顏廷珍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公道話。

顏廷珍到北京以後,被中共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到天安門派出所的鐵籠子里。當時北京的天氣在零下14度左右,警察為了折磨法輪功學員,把窗戶打開。晚上顏廷珍就坐在鐵籠子里的瓷磚地上打盹。

當天晚上,顏廷珍等幾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押送到北京西城看守所,一下車後每個人都必須馬上抱頭蹲著,不能抬眼。每個警察全副武裝,每人手裡握一根警棍。顏廷珍的動作稍微遲疑一些,就被一警察用手掌對準她的後腦的穴位砍了兩下,她頓時就暈了過去。

第二天,顏廷珍被分流到北京市景山派出所。警察騙到了她的地址、姓名後,就把她關押在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拘留了37天。顏廷珍家人還被動力區國保大隊勒索了2,500元。

殘忍的灌食

2005年6月30日凌晨5點,哈爾濱市動力區文政派出所王毅等三人受動力區國保大隊長張國芳指使,到顏廷珍家抄家,抄走法輪功真相資料25張。顏廷珍被綁架至動力公安分局,當天下午,被送往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

顏廷珍為抗議這種非法行為,便開始絕食反迫害。看守所所長趙鳳霞指使犯人便對她進行灌食迫害。

獄醫用鉗子把她得嘴撬開,四個犯人鉗住她的雙腿雙手,用煤氣管道用的紅色粗膠皮管,一直插到她得胃裡。因為管子很粗,從管子插到食管里的那一刻開始,那一口氣一直提不上來。她窒息得臉憋得青紫,心臟已經漲到極限,一秒鐘像一個小時一樣漫長。那一刻覺得離死亡只是咫尺之間,管子只要晚拔出一分鐘,感覺就活不了了。

在哈爾濱萬家勞教所被迫害

2005年7月21日,顏廷珍被警察綁架到臭名昭著的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在勞教所體檢時,由於她剛被灌食迫害過,身體極度虛弱,處於休克的狀態,躺在勞教所地上。勞教所見此拒收,動力公安分局的女指導員想盡各種辦法說服勞教所收下她。

進到萬家勞教所里,顏廷珍被分配到了“集訓隊”,這是勞教所迫害最殘酷的一個大隊,那裡一般關得都是“不被轉化”(不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

到了“集訓隊”的第一件事就是勞教所要求法輪功學員寫所謂放棄修煉的“三書”(“認罪書”、“悔過書”、“保證書”),顏廷珍一笑拒絕,隨後警察對她動用各種酷刑。

蹲刑

顏廷珍被迫蹲在地上,只能蹲在一塊磚的面積內,要保持軍蹲的姿勢,身體直立起來,兩隻手背過去,兩腳成四十五度角,兩隻腳後跟要靠在一起,而且顏廷珍的鞋被警察換成了小兩碼的高跟鞋,兩個腳後跟裸露在外邊。

在這樣的情況下進行蹲刑,她得雙腿一會就麻木得失去了知覺,而且她還被包夾(看管法輪功學員的犯人)楊秀梅看管著,動作稍一走形,就會被包夾叫罵。

保持這樣一種畸形的姿勢,身體會非常得痛苦,時間長了,心臟難受,就會憋得喘不過來氣。遭受這種酷刑,一般人挺不過幾個小時就受不了了,而顏廷珍就這樣一分一秒地忍受、不妥協。顏廷珍蹲了3天,每天從早上4點起床一直蹲到半夜12點。

一個警察發現顏廷珍蹲著的時候,處於近昏迷的狀態,於是她向隊長申請,讓她每蹲兩個小時,可以休息20分鐘。當顏廷珍蹲到第10天的時候,她的左腿突然間就不好使了,整條腿沒有了知覺,走路時得用另外一條腿拖著走。

坐鐵椅子、小凳

2005年8月1日,勞教所換了另外一種迫害方式──坐鐵椅子來迫害顏廷珍。這種酷刑是把人的腿腳和手臂24小時都束縛在鐵椅上,漸漸地腿腳就失去了知覺。而且鐵椅會把人身上的熱量全部吸走,人的身體會如冰塊一樣冰冷。

中共使用的酷刑刑具:鐵椅子。(明慧網)

8月4日,顏廷珍的腿已經腫得很粗,她的左腿失去了知覺,他們就把顏廷珍從鐵椅子上放下,改成讓她每日坐塑料小凳。每日從早4點坐到半夜11點或12點,持續坐到10月30日。

坐塑料小凳時,雙手放在膝蓋上,不能動,腿不可以伸出去而要保持一個姿勢。時間長了,臀部和凳子接觸的部位會磨出水泡,疼痛難忍,慢慢結痂,再磨、再長,慢慢地臀部就坐出了繭子。

電擊

2005年8月27日上午8點半左右,集訓隊副隊長趙餘慶立功心切,一上班就將顏廷珍雙手向後、懸空地吊在警察宿舍窗戶的護欄上,並用大號的電棍專電顏廷珍的敏感部位:頭頂、手指尖、脖子、腋窩等皮膚細嫩的部位。顏廷珍被電昏死過去兩次,警察折磨了她一上午,見她不屈服就作罷了。

弔掛。(明慧網)

大掛

2005年10月31日,在所長盧振山的指使下,大隊長吳洪勛和副隊長姚福昌對顏廷珍具體實施迫害。他們知道顏廷珍心臟病很嚴重,怕她死了,每次上刑前都要給她服上治療心臟病的藥物。

早上他們上班時,就把顏廷珍的雙手向後懸空掛起。兩隻胳膊承擔了身體所有的重量,一會,她得兩隻胳膊就麻木得沒有知覺了。在“上大掛”時,因兩隻胳膊向後背著,心臟憋氣憋得很難受,時間一久,心臟上不來氣,就要處於休克的狀態。

晚上他們下班時,就把顏廷珍綁在冰冷的鐵椅子上,讓她在鐵椅子上坐一宿,第二天還是如此;並揚言要對顏廷珍這樣天天“上大掛”,直到她走出勞教所為止。只有她寫了“三書”,他們才停止迫害。

“上大掛”酷刑。(明慧網)

姚福昌對她說,這是所里辦公室決定的,“死了也白死!”

站刑

萬家勞教所針對法輪功學員寫了攻擊、誹謗法輪功的邪惡言詞及“守則後三條”,強迫法輪功學員每天洗腦背誦。許多法輪功學員抵制,於遭到酷刑迫害。

顏廷珍不背,被強制罰站。10分鐘後集訓隊副隊長姚福昌過來讓她蹲下,她不蹲,姚衝過去抓住她的頭猛地向後拽下去,顏廷珍的腰當時就扭傷、不能動了,每天只能躺著,一周後才稍有恢復。

第二次被非法勞教

顏廷珍被釋放後於2011年11月13日再次被哈爾濱市公安局綁架,並第二次被非法勞教,這次的勞教期限是1年半,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前進勞教所進行迫害。

顏廷珍在哈爾濱前進勞教所里再次遭受辱罵、電擊、暴力毆打、潑冷水、長時間做奴工等迫害。

2013年1月29日晚8點,一隊隊長王敏將顏廷珍叫到辦公室,她讓顏廷珍蹲在兩個辦公桌的中間,顏廷珍在這裡整整蹲了一宿。第二天早7點,王敏來到辦公室看顏廷珍還不屈服,便左右開弓地扇她的臉。

顏廷珍的心臟病當時就發作了、人不能動了。王敏看她暈倒在地,不但沒有趕快去施救,而是拎著她的腿像拖死屍一樣往洗漱間里拖。在拖拽的過程中,她的頭在地面上磕打著。

酷刑演示:拖刑。(明慧網)

到了洗漱間,王敏把所有的窗戶打開,扒光顏廷珍的上衣,只剩下胸罩(當時是冬天最冷的時候),警察向顏廷珍的頭部、身上一盆盆地不斷潑冷水,而且還對顏廷珍連打帶踢。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明慧網)

後來看顏廷珍半天不喘氣了,警察才害怕起來。醫生檢查後發現她的心臟病很嚴重,警察這才作罷了。

第二天,警察還強迫顏廷珍上車間,顏廷珍根本無法走路,一步一挪,去車間只需五5鐘的路程,顏廷珍卻挪了近半個小時,好不容易挪到車間門口,又累得撲通一下昏死過去。

當時是早晨7點30分,正是早飯時間,法輪功學員看到顏廷珍躺到地上,想要把她背進車間,被看管顏廷珍的警察從志秀罵道:“你們沒見過心臟病人嗎?”經此折磨後,顏廷珍什麼也吃不下,從此吃啥吐啥,膽汁都吐了出來……

在中共統治的社會中,無數的品學兼優的大學生只是為了向政府說句真話,只因為相信用“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一個好人,卻被中共打成人民的公敵,並在名譽上、經濟上、肉體上遭受非人的迫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明慧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