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當德國遇到台灣:政治司法軍事篇

1913年德國和中華民國建交,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雙方第一次斷交;1921年兩國復交,1941年再度斷交。從此雙方再沒有任何正式外交。儘管如此,兩國實質上有既深且廣的交流。

軍事合作:明德專案

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的陳郴教授對"冷戰時期德國在海外的軍事顧問"有深入的研究。他對德國之聲記者說:"當年蔣介石非常希望恢復兩國的外交承認"。但因種種原因,蔣的願望始終未實現。儘管如此,蔣還是促成了"明德專案"。

1963到1975年當時的西德先後派了24位軍事顧問來台;台灣也曾派25人次到西德,接受軍事訓練。"明德專案"的德國顧問和當時來自日本的所謂"白團"以及"美軍顧問團",並列台灣的三大外國軍事顧問團。陳郴稱,"明德專案"的德方負責人孟澤爾(Oskar Munzel)將軍是蔣中正非常欣賞的軍人典範,他曾經參加過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在二戰中獲頒騎士鐵十字勳章。

蔣中正的二兒子蔣緯國可謂是超級"德國軍事迷",1938年甚至曾經參加過德國合併奧地利的軍事行動。蔣緯國在擔任中華民國陸軍裝甲兵司令期間,曾經成立兩個裝甲司,後來實在因為台灣的島嶼地形不適合發展裝甲戰術,裝甲司才縮編為裝甲旅。

法律源自德國

前大法官李震山在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稱,"台灣的法系屬於大陸法系,和日耳曼法系是一脈相成的"。台灣的民法典、刑法是以德國和瑞士的民法典為範本。憲法和行政法也大致源自於德國。特別是1947年12月25日正式實施的中華民國憲法,不論是形式還是內容,相當程度地等同於德國威瑪憲法。原因是其中一位制憲者張君邁曾經留學德國,是他將威瑪憲法引進的。

李震山強調,隨著時代的演進,後來的商法、著作權法等,明顯受到美國的影響,但有關原理原則還是以大陸法為基礎。

分裂國家模式

早些年在台灣每當有人提起世界上的分裂國家時,總會想到東、西德。有些人希望比照東西德模式,海峽兩岸可以同時進入聯合國;有些人則希望循著東西德模式,海峽兩岸最終可以統一。

分裂與統一、轉型正義是共同話題

前西德總理威利·布蘭德1970年在波蘭的華沙猶太隔離區起義紀念碑前下跪一事,感動許多台灣人。布蘭德主張通過交往,促進雙方的合作,這項主張獲得許多嚮往統一的台灣人的認同。反對和中國大陸統一的台灣人則堅稱,如果海峽兩岸無可避免走向統一,無論如何要統一在民主、法治、自由、人權的基礎上。

小選區兩票制

台灣駐德代表謝志偉告訴德國之聲,台灣在決定採用"單一選區兩票制"之前,參考了許多國家的制度,特別是德國和日本的制度,後來台灣相當程度的參考了德國的制度。

李震山則透露,當初台灣會注意到德國的小選區與比例代表混合選舉制度,原來是為了解決"萬年國會"無法定期改選的棘手問題;當時國民大會、立法院和監察院中有許多1947年從中國大陸選出的國會代表。

德國採用一區兩票制

這些人數十年沒有改選,缺乏正當性,因此有人打算引入德國的"兩票制",一方面讓國會可以全面定期改選,展現新民意,二方面讓一些老代表擔任不分區代表,以此解決國會無法新陳代謝的問題。2005年台灣再度修憲,正式實施"單一選區兩票制",一直運用至今。

轉型正義

李震山還稱,兩德統一後,德國政府對前東德共產黨員、情治人員,法官以及過去政府的機密資料,都有非常好的處置。台灣從中得到許多啟發,因此在成立轉型正義委員會、黨產委員會時參考了許多德國經驗。李震山稱,落實轉型正義的目的是:告訴人民真相在那裡,以及提醒大家未來不能重蹈覆轍。

謝志偉也稱,"德國轉型正義的做法,對台灣影響很大。雖然有許多地方不能相比,但是本質上一樣"。今年初習進平在"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時,德國政府表達"德國政府無法接受用武力威脅台灣的做法"。而且在今年的世界衛生大會上,德國代表提醒大會"世界衛生的防護網上不應該有地區被遺漏",間接的支持了台灣想參與世界衛生大會的立場。謝志偉非常感激德國的作為,並稱兩國在自由、民主、法制、人權等議題上有共同的看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