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專訪香港學生代表:我們一定要贏得這次「戰爭」

正在美國訪問的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張昆陽

香港反送中運動雖然被稱為沒有領袖的運動,但是還是有一些人在為推動這個運動做出很多的努力。目前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正在美國華盛頓進行遊說。本台記者王允專訪了代表團的發言人張昆陽。

記者:張先生您好,我想請問一下你們這一次來美國訪問的目的。

張昆陽:這一次來美國最主要是要推動美國的國會通過《香港民主人權法案》。然後我們明天會出席美國國會的一系列的聽證會去說明香港的情況,希望美國議員支持這個法案。

記者:除了行程上的這些安排之外,你們另外還要見其他的美國官員嗎?

張昆陽:我們也會跟美國國會很多不同的議員見面。我們也約見了不同的政府部門,比如國務院的官員見面。

記者:通過這次訪問,還有通過和這些官員見面,你們最想傳達的信息是什麼?

張昆陽:希望美國和其他自由世界都要支持香港,因為我們香港過去3個月面對的事情其實是香港有史以來都沒有面對的一個很重大的人道危機。比如說警察暴力的問題其實在過去3個月在香港是很嚴重的問題,但是我們香港沒有一個很有效的解決方法,因為我們的法庭,香港的司法部門沒有一個很公平公正的法律制度,就不可能去制衡香港的警方。所以我們也希望美國可以支持我們香港,禁止售賣一些武器給香港警察。另外就是要通過這個法案去幫助香港人,讓一些可能損害香港自由的官員會受到制裁。

2019年9月16日,醫務工作者在香港威爾士王子醫院伸開五指,表達“五大訴求”。

記者:你們來爭取美國的支持之前你們也去了歐洲,還去了澳洲。但是此前中央政府就一直在指控說是美國等西方國家在背後煽動、支持這場運動。您怎麼回應這樣一種觀點?

張昆陽:其實這是一個很錯誤的指控。我們知道整個香港的運動是因為送中條例誕生的。很多外國的比如說美國的一些商家他們很反感,他們很不喜歡這個條例。他們說如果你有這個條例的話,他們一些外國的商家有可能會退出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其實很簡單,(這)對香港的社會來說是個很致命的一個打擊。所以外國社會對於香港的事務從來都是有一定的話語權。如果他們認為,外國的聲音不重要的話,那是不是認為其實外國商人都可以馬上離開香港呢?肯定不是嘛。

記者:您是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的發言人。能否告訴我你們的這個代表團的代表性如何?在多大程度上你們代表了香港的大專學界?

張昆陽:我們其實是代表了香港所有大學的學生會。我們香港的學生會都是民選,就是一人一票選出來的。所以我們所有大學的學生會加起來代表的是整個香港的學界,可能超過差不多10萬個大學生。

記者:但是這一次香港返送中運動最大的特點是去中心化,be water,也就是說沒有一個中心。那您覺得您的這個代表團在多大程度上具有這種代表性呢?

張昆陽:我們當然知道香港的運動是沒有大台。其實我們一直都會很支持這樣的做法,因為如果有大台的話是非常容易被香港政府或者說共產黨去打擊一些頭號人物,那整個運動就會散了。這是不好的事情。但是我們現在是不是代表一個大台?這也不是。很簡單,這個運動裡面不止學生,學生裡面其實有很多不同的中學生、大學生。所以,我們就是學生會自己,我們代表的就是學生會。當然我們現在有一個聲音,我們很肯定的說這個聲音也是要跟很多香港的示威者過去3個月所支持的一樣。一兩個星期之前我們有30萬人上街,走到美國領事館前面去支持美國立法通過這個人權民主法案。可以看到其實香港人民都是很支持的。只是我們現在學生會有一個代表團親自飛到這裡來去進行一些遊說的工作。

記者:我們知道現在反送中運動已經進行了3個多月,但是港府至今在5大訴求當中只接受了第1項而且還沒有實現。那麼在未來的一段時間您覺得這個反送中運動會如何進行下去?

張昆陽:香港的反送中運動肯定是不會很容易就會解散的,因為我剛才說過,現在香港人民意志很堅定,因為他們都覺得這一次是一場戰爭。我們會覺得這是一場為了保護我們香港自治和爭取民主的戰爭。5年前雨傘運動我們輸了,我們敗了。5年後我們捲土重來,這一次我們一定要贏。這個運動已經超過了雨傘運動的79天,現在已經100多天了,但是我們現在很堅定要堅持下去,因為5大訴求,缺一不可。

2019年9月9日,香港抗議者在地上寫下“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抗議標語。

記者:雖然說你們說一定要贏,但實際上現在暴力的現象也很嚴重。有運動的一方施加了暴力,也有警察所施加的暴力。那您如何看待其中的暴力現象?

張昆陽:香港有不少的民調數據反映的就是香港人對於示威者暴力的接受程度提高了,對於警方的暴力所接受的程度是越來越低。所以不可以很簡單地說,兩方都有暴力所以兩方都不對。因為很明顯的,警方的暴力是另外一個層次,他們是無差別地去攻擊示威者和市民,令到香港前線的示威者他們不得不用一些武力去保護自己和保護一些和平示威的人不被警察毆打。

記者:我們也有得到一些資訊,說是中國大陸有派人喬裝混入反送中的運動隊伍當中。但是這些只是一些傳說,我們沒有得到證實。我想從您這兒能否得到一些資訊?

張昆陽:我覺得共產黨在背後會做什麼,其實我們也不知道。我們知道它可能會做很多的統戰,而且它可能背後會有不同的一些人工作,可能他們想瓦解整個運動,但我們不害怕這個事情。就算有可能會有一些公安混進了香港警察隊伍,但這個不是重點。重點就是在於香港現在的示威者是很團結,他們很堅定。堅持下去這個才是重點。

記者:感謝您,張先生。

張昆陽:不用謝。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