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三女傑」怒對機關槍

武鬥開始了。起初,是“駕飛機”、吊梁、鋼鞭抽、罰跪等,多是造反派對“走資派”、“保皇派”實施的“刑罰”。雖然在開批鬥會和遊街時,總有幾個人背著“老套筒”,但裡面沒有子彈,作用也就相當於根燒火棍,不過是裝裝門面,增加點恐怖氣氛罷了。

不久,就有了外地武鬥升級的傳聞,雙方真槍實彈地對著干。我所在的區也發生了“槍打某某某”事件。造反派對著兩個人開槍,結果一槍穿傷兩個人。

武漢7.20事件後,我所在縣裡的造反派佔了上風,“保皇派”成了造反派的“下飯菜”,成天被批鬥、遊街、坐噴氣式。

很快,縣裡的造反派內部為爭“領導權”起了內訌,又分成了兩大派,兩派之間也大打出手。兩派經過一段時間的拉鋸戰,其中一派因實力雄厚一些,最終結束了“諸侯爭霸”和“軍閥混戰”的局面,實現了一統江湖。勝利一派的頭頭如願以償地登上了“王者”寶座。

但,縣城下面的區、公社裡,仍然有失敗一派的“餘黨”在鄉里串聯,試圖對得勢的一派發動反擊。最典型的是我們區的拖拉機站,據說敢跟縣裡的造反派對著干。縣裡的造反派就決定以武力解決問題。拖拉機站得知這一消息後,就利用自己能夠發電的優勢,在大門和四周的圍牆上布了電網,決心固守到底。

我所在的小鎮,是從縣城到區的必經之地。一天,聽說縣裡的造反派已經出動,消息一會兒傳遍了小鎮。公路兩邊聚集了一些試圖決心以血肉之軀捍衛毛主席的革命路線的造反派。當然,更多的是看熱鬧的人。

為阻止汽車通行,就從旁邊的稻場里搬來幾根木頭,放在公路的橋面上。又拉來一輛牛車,把兩個軲轆卸掉,把車也橫放在公路上的橋面上。還不放心,就又找來了兩幅毛主席巨幅畫像,放在木頭和牛車前面。

剛把路障設好,就從縣城方向駛來了三輛汽車,每輛車上都站著二、三十號荷槍實彈的造反派。第一輛汽車駕駛室的頂蓬上,架著一挺機關槍。我第一次看到這陣勢,肚子里像揣了個小兔子,撲里八咚的。

公路上擠滿了人,再加上前面有路障,汽車被迫停下來了。從汽車上跳下來五、六個年輕人,推開人群,跑到公路橋上,先把擋在木頭和大車前面的兩幅毛主席像丟在橋下的溝渠里,又把木頭和大車也扔到水裡。

汽車發動了。

突然從人群中竄出三位年輕女性,站在公路中間,擋住了汽車的去路。她們個個身著白襯衣,黃褲子,腰間系著一根“武裝帶”,頭上扎著兩根小“羊尾巴”,臉蛋紅撲撲的,看上去威風凜凜。就是手裡沒有“傢伙三”,讓人感覺實力對比懸殊。

這三位年輕女性,就是前面提到的鄰村裡的“毛澤東思想宣傳隊”的隊員,也就是演員。其中一位就是後來我的同學的父親被駕飛機時,騎到同學父親頸脖里的那位。我們叫不出來她們的名字,但都認得,因為她們經常到我住的小鎮上演戲。

機關槍對準了她們三位,三女傑毫不畏懼。汽車又向前挪動了一截,三位女性仍巋然不動。

這時,坐在駕駛室里的一個人從車窗上探出半截身子,掏出一把駁殼槍,也對準了她們,讓她們立即讓路,否則後果自負。這三位真算得上牛氣衝天,一點也不含糊,手挽著手,屹立在公路中間。

拿手槍的人看拿她們沒轍,就大聲嚷著“我們去捍衛毛主席革命路線,你們膽敢擋住我們,就是對抗毛主席”。

“你們把毛主席像扔到水溝里,這是赤裸裸地反對毛主席!”三位女性毫不示弱。

“我們有要緊事,再耽誤時間,我就開槍”。駁殼槍威脅道。

要奮鬥就會有犧牲,死人的事是經常發生的,只要我們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三位女性以毛主席的話回敬。又說“為捍衛毛主席革命路線,我們不怕死!”三位女性又一起背起了毛主席語錄“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

這下子可真的把車上的人逼急了,車上的人都端起槍,對準了這三位年輕女性,有“老套筒”、“三八大蓋”,還有幾把駁殼槍。

“今天不向毛主席他老人家請罪,你們就休想從這裡過去”!三位女傑的話擲地有聲,充滿豪氣。

汽車又發動了。其中一位“女傑”箭步沖了上去,跳到駕駛室外面的踏板上,衝著駕駛室里的那把駁殼槍,大有黃繼光堵槍眼的氣概。駕駛室里的那位“頭頭”的槍指著這位“女傑”的鼻子尖,命令她下去。

這樣僵持了一會,駕駛室拿駁殼槍的人,突然對著天空,嘣,嘣,嘣,連放三槍。霎時,看熱鬧的人也不分個東西南北,撒腿就跑。有的往東沙河方向、有的往公路旁莊稼地里,還有的往公路兩邊的磚瓦窯里,更多的人是往街上跑,黑壓壓的人群一會兒的工夫都逃得無影無蹤了。待我再回頭看時,汽車已沒了蹤影。

三位女豪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退下了“火線”。

後來聽說,區拖拉機站的人,在縣裡的汽車還沒有趕到時,也紛紛逃竄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共識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