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1萬噸豬肉只夠吃1.5小時 中國人是有多愛豬肉?

豬肉成了最新頂流,三天兩頭上微博熱搜。最近的一個熱門話題是#中央儲備凍豬肉擬投放1萬噸#,不到一天閱讀量就超過2億。原因大家都知道,主要還是因為供應緊張,豬肉價格大漲。

農業農村部數據顯示,2018年至9月23日,白條豬肉平均出廠價為19.71元/公斤,到了今年9月8日,白條肉的平均出廠價達到34.52元/公斤,上漲75%。

這個漲幅意味著啥呢?DT君做了個簡單的換算,一頭450kg重長白豬在2018年的價格只能換一部64G版的“丐版”iPhone XS,但在今年,用同樣一頭豬換來一台頂配iPhone11 Pro Max之後,庫克還得另外再找你2500元錢。

不過DT君注意到,在本輪豬肉價格普漲的同時,牛羊蛋禽類價格其實也被帶著一起漲了,但只有豬肉話題的熱度能夠“經久不衰”。對於中國人來說,豬肉到底有多重要,才能一次又一次地成為“流量明星”呢?

1

中國人有多愛吃豬肉?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豬肉生產國和消費國,這並不讓人意外,但這個“最大”的程度,還是讓我們震驚。

2017年,全球豬肉產量為11103.4萬噸,其中近一半由中國貢獻,達到5544.9萬噸,這個數字是第2名美國的4.8倍,第3名德國的10倍。

即使中國已經生產了這麼多的豬,還是不夠,每年都需要大量進口。根據海關總署的數據,2018年中國對外出口了4萬噸豬肉,但進口量達到119萬噸。

DT君進行了一個相對粗糙的計算,在不考慮損耗的情況下,結合豬肉產量、出口量和進口量,2018年中國豬肉消耗量超過5500萬噸。也就是說,如果往市場里投入1萬噸儲備豬肉,大概只夠撐一個半小時。

與其他肉類的對比,更體現出我們對豬肉的依賴。根據統計局調研數據,2017年中國人均消費豬肉20.11公斤,而人均牛、羊肉消費量只有1.87公斤和1.33公斤。

如此高的豬肉消費量背後,是中國人長久以來對豬肉菜肴的鑽研和理解。

在大多數地區的餐桌上,一定會有幾道以豬肉為主角的硬菜。比如廣東地區的烤乳豬和豬肚雞,前者皮脆肉香後者滋補養身;浙菜中的東坡肉和梅菜扣肉,無疑是豬肉菜肴當中兼備形與味的上品;川菜里的回鍋肉和炸酥肉,口味火爆且下飯。

除了豬肉,豬內臟以及豬血也貢獻了肚包雞、爆炒腰花、醬爆豬肝、酸菜豬血等系列作品,廣西地區甚至還有豬眼睛、豬鼻筋等料理。

在各大菜系中,豬都體現出它對於中國人味覺的極大統治力。

2

豬肉怎麼就霸佔了中國人的餐桌?

要追溯豬肉統治的開端,得從商開始說起。

在商周時,甲骨文中出現了“豕”字,這是關於豬最早的文字記載。周朝關於豬的記載比較多,代表養豬事業已經初具規模。而經過秦、漢兩朝的技術精進,再有從晉到宋的農業發展和人口增長,養豬大業不斷茁壯發展①。

但直到北宋時,豬肉還沒有在居民飲食結構中稱霸,阻礙它登頂的是羊肉。當時的社會風尚是貴羊賤豬,大家認為羊肉具有滋補作用,而久食豬肉容易得病,蘇軾的《豬肉頌》中也寫道“價賤如泥土”“富者不肯吃”。

北宋宮廷的肉食消費就以羊肉為主,根據《宋會要輯稿》的記載,宋神宗時,一年御廚支出羊肉43.45萬斤,豬肉只有4131斤——二者相差百倍②。

但普通百姓還是很愛吃豬肉的,撐起了僅次於羊肉的巨大消費量。北宋的東京城裡有一條小巷就叫做“殺豬巷”,集中了很多的殺豬作坊。而東京民間殺的豬,從南熏門進城“每日至晚,每群萬數”。

到了南宋,豬終於迎來上位的機會。

一方面,在政治和環境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中國人口、農業、經濟重心從黃河樞紐向南傾斜到長江樞紐。從地形上來說,南方缺少了適合放牧牛羊的場地,更適宜於可以圈養的豬,給養豬提供了客觀條件。

另一方面,宋朝不斷膨脹的人口規模也加快了豬肉的上位速度。宋朝時期,中國人口首次突破1億,明朝甚至突破了1.5億。迅猛增長的人口需要大量的糧食和肉,豬就顯得十分重要,它既能提供速生、價廉的肉,還能為農作物提供穩定的積肥。

有研究者甚至認為,“人們首先把糧食生產放在首位,要保證基本的溫飽,因此積肥有時顯得比吃肉更加重要”。

總之,從人口遷移、經濟考量到營養層面的影響,中國人養豬越來越多,豬肉的歷史地位也得到了顯著提升。雖然在元朝時期養豬事業遭受了一些曲折,但從明到清又重新恢復了興旺的水平②。

豬肉在中國人肉類消費結構中的優勢地位逐漸牢不可破,中國人喜歡食用、善於食用豬肉的歷史也就此穩定下來。

3

養豬致富

在這樣穩定的巨量消費下,養豬成為一門比我們想像中更好的生意。

天眼查數據顯示,截至9月,中國共有超過140萬家以豬為業的公司,而且在近10年保持每年10%左右的高速增長。

這個事業實在太旺,還吸引了不少知名的互聯網公司。

養豬名聲最響的應該是網易。江湖傳言,2008年,丁磊在吃火鍋時,服務員將一盤顏色可疑的豬血倒入鍋中,讓丁磊大為光火併有了養豬的念頭。於是2009年開始,網易正式投身養豬業。7年後第一頭“丁家豬”正式上市,第一和第二頭分別拍出11萬和16萬元的天價。

(圖片說明:丁磊為“丁家豬”打造了一場直播盛宴,並且與財經作家吳曉波暢談養豬心得)

2018年2月,阿里巴巴宣布將用ET大腦實現AI養豬,京東數科也推出了“豬臉識別”技術,不甘寂寞的騰訊雖然沒養豬,但也種上了黃瓜。

田間地頭裡的互聯網公司越來越多,其實也說明,養豬早就擺脫骯髒、惡臭的固有評價,成為了一門體面而賺錢的生意。

尤其是在這輪讓愛豬群眾叫苦連連的漲價周期中,這個產業顯得更加金貴了。從2019年初到現在,中國豬產業指數收盤價從716元迅速增長到1284元(截至9月17日),甚至在4月底一度躍升至1549元。指數的大幅提升,意味著生豬養殖、生鮮供應鏈、豬肉產品等供應鏈公司的股價,都在該時間段內有一定幅度的提升。

而以養豬為業的A股上市公司,比如溫氏股份、牧原股份,在市場預見今年的豬肉價格將有顯著上漲的趨勢後,它們的股價分別從今年初的29.01元和26.15元,大漲至現在的72.3元和38.29元,市值也攀升到2042.5億元和1558.3億元。優質的豬概念股票在今年成了股民發家致富的得力助手。

看到豬市現在如此金貴,還有熱心的網友幫忙算了一筆賬:“中國養豬大戶”牧原股份市值最高達到1563億元人民幣,按照1200萬的存欄量來算,每頭豬市值超過1.3萬元;騰訊音樂市值224.5億美元(約合1614億人民幣),月活用戶約2.4億,每個月活用戶只值675元,還不到一隻豬的1/20。

不過,熱愛豬肉的DT君比較樂觀地認為,在這輪“最強豬周期”之後,生豬養殖的門檻還會不斷走高,中小規模的養殖企業也會在這一輪的周期中陸續退出市場。網易味央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陳利祥就表示:這次非洲豬瘟又帶來了一次行業洗牌,中國養豬業的整體規模化和集中度會有所提高,進而提高養殖效率,穩定住市場上的豬肉價格。

這樣一來,消費者們就又可以放心地食用安全且低價的豬肉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微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