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維權 > 正文

伊力哈木獲三大獎提名 女兒:中共將他判刑是個錯誤

新疆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女兒菊爾•伊力哈木7月16日在第二屆促進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上講話(視頻截圖/美國國務院)

歐洲議會下屬的歐洲復興組織星期四提名維吾爾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為歐洲最重要的人權獎薩哈羅夫思想自由獎的候選人。在此之前,伊力哈木還被提名角逐歐洲另一個人權獎哈維爾獎以及諾貝爾和平獎。伊力哈木2014年被新疆法院以“分裂國家”罪名判處無期徒刑。他被提名這些重要的獎項對他的家人和維吾爾民族意味著什麼呢?本台記者陳愛珍請到現在旅居美國的伊力哈木的女兒菊爾來談談她的感受。

記者:您的父親再次獲得代表歐洲最高人權獎的歐洲議會薩哈羅夫思想自由獎的提名,做為伊力哈木教授在海外的唯一直系家屬,您對本次提名有什麼感想?

菊兒:這是第二次提名了,我並不驚訝,但是還是十分開心、十分激動的,並且對這次的結果抱有更大的期望。我認為,這個獎項不一定會對我父親的被釋放能做出多麼大的改變,但是它可以幫助我父親,可以讓他更安全。我不知道現在能夠做什麼去讓中國政府能釋放我父親,但是我知道,持續讓外界關注我父親的案件能增加我父親安全的可能性。

這個提名我覺得也代表歐盟對維吾爾事件的關注,對這一點我是非常欣慰的。我認為過去這兩年維吾爾人所遭受到的這一切還沒有得到足夠的關注。我希望不論是歐盟也好美國也好,能有更多的國家採取行動,不論是為我父親或是為維吾爾人現在的困境,能做出更多的貢獻和幫助。

記者:在今年年初,美國國會議員就提名伊力哈木教授為諾貝爾和平獎的候選人,接著又獲得了歐洲的哈維爾獎和這一次的薩哈羅夫獎的提名。這三項大獎的提名有它特殊的意義。在您看來,它們的國際影響會是什麼?

菊兒:諾貝爾獎的提名其實是第二次了,但這一次影響力比較大、更為廣為人知的原因是,這一次是通過十幾位(美國國會)議員以及政府代表人所做出來的提名,所以有更廣泛的影響力。對於這一點,我深感欣慰,我認為有更多的人值得獲得這個獎項,我父親也非常非常值得獲得這個獎項,因為我覺得他本身就是和平的象徵。我父親過去這麼多年以來為了維漢之間的理解,或是說我們經常講的創造一座橋樑、一個紐帶(而努力),以及致力於各民族之間彼此尊重等。我認為,這個獎項可以幫助中國政府更好地了解到他們把我父親送到監獄是個非常大的錯誤,也希望這能影響到他們的決定、讓他們重新考慮他們對我父親的這個判決以及現在對維吾爾人的壓迫,若能有一定的改變那就最好的了。

記者:您剛才講到您父親一直在為漢人和維吾爾人之間的和平而不斷地努力。

菊兒:對。

記者:那麼伊力哈木教授創辦網路媒體“維吾爾在線”,報道新疆的真實情況,來自中國政府的壓力和打壓行動一致持續不斷。是什麼精神或者說是某種信念支持著伊力哈木教授堅持走下去呢?

菊兒:我父親是個特別特別勇敢的人。在我爸爸受到中國政府壓迫的時候,我才剛上高中。因為我父親怕我受到太多影響,所以我被送到了寄宿學校,但我每星期還是會回一次。即使一星期的一次,我還是能看到我父親的壓力。很多時候我能感覺到他很想跟我聊天,但一個是我年紀太小、怕影響我的生活,並且那個時候我處於青春期,我並不懂很多事情。

我當時並不知道他為什麼總是感覺很孤單、感覺無處發泄的樣子,畢竟我還很小。我還會抱怨為什麼父親沒有多多地關注家庭,而是經常敲鍵盤、經常去見記者等,我也會抱怨,但我現在想一想,我現在在做的事情,我能理解當初我父親的感受,我也能感受到他的那種孤獨、那種孤軍奮戰的感覺,當然我可能更幸運一些,我現在不算是完全的孤軍奮戰,我在這兒起碼能保證我的安全。

但是我父親當時是完全沒有保障,他知道他自己隨時隨地會被抓走、被判刑,但是他還是非常樂觀。他在其中一個採訪中說過,我知道我會被抓走,但應該不會被判太久吧,應該十來年、二十年就會被放出來的,中國政府沒有那麼差的。對這句話我印象非常深刻。很遺憾,無期(徒刑)!我也沒有想過會這麼嚴重,我父親可能也沒有想過。

但是,我非常確信的是,哪怕是我父親提前知道他會被判無期,他還是會做同樣的選擇,因為他真的是一個非常非常誠實、非常非常勇敢、而且真的是很大胸襟、很大胸懷的一個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