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港台娛樂 > 正文

55歲張曼玉罕見落淚 真的美人只負責活出她自己

作者:

9月20日是張曼玉55歲生日,謹以此文,祝她生日快樂。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於事,於人,於繚繞不散的記憶,皆如此吧?

近日,當消失已久的張曼玉重新出現在公眾視野時,仍有一如既往的坦蕩與率真。

但老於世故的人,我們從他們那裡看不到一派天真。

在錄製《少年可期》時,談到她喜歡的音樂節,一貫言笑晏晏的人,忽而感傷落淚:「因為唱歌,我失去了很多朋友。電影的朋友完全不接受我,他們罵我,不許我再玩這個遊戲。我覺得不公平,所以,我還要玩下去,我還要玩到我說我不玩的那天(為止)」。

張曼玉夠任性嗎?至情至性,人人都可以,但講到「任性」,其實是需要資格的,有強大的能力為其兜底,這「任性」才顯得底氣十足,瀟灑至極。

就像作家韓松落對她的評價:「這是屬於她的特權,演過許多好電影之後,才可以唱一首不那麼悅耳的歌;當了一輩子絕代佳人之後,才可在真人秀里揮霍一下自己的人品;嘗試過人生的種種榮耀之後,才可以體面地開攝影展。任性之前,要做足貢獻;任性之後,開心就好。」

我們總以為開心唾手可取,其實,很多時候,這是一場漫長的「交易」,你要交付你的痛苦,你的迷惘,甚至要捱過宛如耶穌受難一般的幽暗時光,你才能迎來光風霽月。

張曼玉18歲時以香港小姐亞軍的身份出道,標誌性的小虎牙,配以清甜的微笑,青春正盛,但完全不懂演技為何物:

「我入電影圈的時候,於我而言,拍電影只是個遊戲,我對它一無所知。」

而無知無畏總是要付出代價的,所以,她青澀嬌憨的少女時代獻給了為數不少的爛片。

也因為正趕上香港電影市場異常繁榮的時期,所以那時的張曼玉可以一年拍12部電影,人稱「張一打」,而花瓶之名也一冠數年。

那時香港娛樂圈對她的評價是,「她給觀眾的印象,除了美麗之外,實在沒有什麼值得一提的。」

但好在她及時領悟:既然註定要吃演員這碗飯,她不可以淪為笑柄。於是,厚積薄發的她漸漸在演技上磨礪出光彩。

多年前,楊凡想拍亦舒的《玫瑰的故事》。師太亦舒一向眼光挑剔,但她欽定張曼玉來演玫瑰,「我不管她會不會演戲,只要她走出來,我就要看。」

電影拍完,楊凡跟這個女演員也沒有別的聯繫方式,只有她的CALL機號。她鄭重其事地向他許諾:「我永遠會準時覆機,準時接通告,說到做到。」

她一旦堅定了自己所走的路,遂成為了「拼命三娘」一樣的演員。

成龍拍攝《警察故事》時,張曼玉拒絕用替身,結果頭被撞破,血流如注,只得去醫院縫針。

而遇到「鬼才」王家衛,是她人生的一個重要轉機。

從《旺角卡門》開始,她的演技有了實質性的突破。

張曼玉如此形容這部電影帶給她的成長與影響:「在王家衛之前,做演員對我而言就意味著做反應,毫無原因地狂喊,像孩子一樣哭,蹦蹦跳跳,而拍《旺角卡門》時,我要尋找感情的深入點。從這開始,我就開竅了,我也決定將拍電影作為自己的事業。」

世事一旦醍醐灌頂,修行路上開始柳暗花明。

憑藉此片,張曼玉首次獲得了香港電影金像獎提名,她的演技一發不可收,各種獎項也紛至沓來。

在這之後,一張張漂亮的成績單,足以被濃墨重彩地寫進中國的電影史:

天妒紅顏,死於人言可畏的阮玲玉,潑辣機敏、風情萬種的金鑲玉,靈動俏皮、魅惑妖冶的青蛇,家國為重,端莊典雅的宋慶齡,內斂含蓄、寂寞蝕骨的蘇麗珍......

風采殊異的角色,在她細膩精準的把握下,和各具神韻的動人演繹下,被賦予了真實和鮮活的靈魂。

在《阮玲玉》中,女主人公跌宕起伏的命運,受控於愛情時左衝右突的掙扎,被人言所困時的抑鬱難抒,都被張曼玉處理得精妙入微。

在銀幕上,她的華彩隱遁,我們看到的就是一個活生生的被侮辱被損害被吞噬的阮玲玉。

1992年2月,張曼玉憑藉《阮玲玉》榮獲第42屆柏林電影節最佳女演員,成為華語影壇首位在歐洲三大國際電影節中獲得演員榮譽的影星。

著名導演賈樟柯曾對此給予高度評價:「對演員宿命的認同,讓她好像靈魂附體,這一刻我把她當做中國所有天才女演員的結合體。」

而2000年,搭檔影帝梁朝偉出演的《花樣年華》,對她則是又一次巨大的挑戰。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世界華人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9/0922/1346012.html

港台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